2012年8月31日 星期五

Day 129 - 我不要跟父母一樣3

接續
Day 127 - 我不要跟父母一樣
Day 128 - 我不要跟父母一樣2



當我不自主的排斥/反抗/怨恨父母時,我停止並且回到呼吸。


我了解到雖然我不希望像父母一樣,但是由於我一出生就傳承了父母的無意識/潛意識心智,並根據這些建構起了我的性格/人格,所以雖然我刻意發展出與父母相反的性格,但是本質上所接受和允許的恐懼/情緒反應/行為模式/程式系統是一樣的。


我了解到如果我不希望像父母一樣,那麼我必須要透過自我寬恕來停止所有本質上和父母共同接受和允許的恐懼/情緒反應/行為模式/程式系統。


我了解到父母是我的一面鏡子,如實的反映了我內在接受和允許了什麼東西,所以我反抗父母其實是在反抗我自己,在支持自己與自己分裂。當我認為父母的觀念/表達方式是錯的而我的才是對的時,這裡已經反映出我的內在有對錯的分裂存在了,而我可以透過自我寬恕停止/解構這個分裂。


我了解到越與父母對立就越給父母力量,就越支持父母的表現,而我就與自己更分離了。


我了解到我與自己的分離,支持了我與父母的分離/對立,並支持了這個世界中的分離/對立,所以我不只對我的體驗有責任,這個世界中發生的每一個體驗都如同我,我都有責任去停止/改變。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透過寫作、自我寬恕來停止我的無力感/挫折感/負面體驗,並且對於我寬恕過的部分進行自我修正,確保不再重蹈覆轍,又重新參與/建構舊模式。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負起改變自己體驗的責任,而不是透過指責別人造成了我的負面體驗,對別人發怒,來希望別人改變/為我的體驗負起責任。

2012年8月29日 星期三

Day 128 - 我不要跟父母一樣2


接續 Day 127 - 我不要跟父母一樣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當我對姪子發怒時,其實我對他'無理取腦'一點辦法也沒有,面對姪子的表現我是無力指導的,所以我才用暴怒/發洩情緒的方式來企圖達成我的目的 - 讓他安靜下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姪子無理取鬧,因為他沒有照著我的期望去表現,所以我認為他是無理的/是錯的,而對他生氣。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當我對姪子發怒時,其實是我對自己的體驗不滿意,但我相信自己不知道怎麼改變/沒辦法改變,如同我相信自己沒辦法不受心智意識系統的控制/奴役,所以企圖用生氣/發怒的方式來改變我的體驗/改變現狀,但即使如此我還是在心智意識系統的控制/奴役之中,仍然受到想法/能量的驅動。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我不知道怎麼改變/沒有辦法改變’的想法,並且體驗到無力感/挫折感,而沒有在想法/能量浮現時,立即回到身體呼吸,回到當下這裡,停止參與想法和情緒,等到情緒通過後再對剛剛的想法/情緒/記憶/內在對話進行自我寬恕,實際的負起責任改變自己的體驗/改變世界如同我的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對姪子暴怒/發洩情緒之後,看到了姪子驚嚇大哭和尿褲子的反應,感到愧疚/自責,批判自己不應該像爸爸這樣子把脾氣發洩到小孩子身上/小孩子是無辜的。
而不是立即停止並回到呼吸,等待情緒通過,並且進行自我寬恕。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看到’生氣 -> 向別人發怒 -> 看到對方的反應而感到後悔 -> 愧疚/自責’是一整套心智模式,而我接受和允許了這個模式控制/影響/支配我,並且透過身教傳承給姪子學習。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被程式化成為我的性格/人格,並且相信這些就是我。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我是心智意識系統,而系統只能表現以前學過的的程式,所以我作為系統也只能表現出從父母那傳承/學習的程式而已,無法自由的/沒有限制的表達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作為父母傳承/教育小孩子成為心智意識系統,而不是站起來負起責任,了解並停止在這裡存在/發生的一切分裂,了解並停止心智意識系統,支持自己作為一體平等的生命並且傳承/教育小孩子成為生命。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父母作為心智意識系統傳承系統給子女,這個世界世世代代就是這樣延續/演化而來的,而人類還沒有真正的作為生命活在地球上過。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心智意識系統必須要依靠生命才能夠生存,就像心智意識系統必須要依附在物質身體上,擷取身體的資源轉化成能量才能維持自己的生存;如同世界金錢系統必須要依附在動物/大自然/人類/地球上,飼養/宰殺動物、砍筏樹林、壓榨人力勞工轉換成為金錢/能量,才能讓世界金錢系統/心智意識系統運作和生存。

Day 127 - 我不要跟父母一樣


由於從小被爸爸權威的管教,被打罵是每天在發生的事,在成長的過程中我不只一次的對自己或對別人說:'以後長大我一定不要像爸爸一樣,脾氣那麼壞,動不動就生氣,這樣跟他一起相處的人太痛苦了'。
而發展出與爸爸表達方式相反的性格,盡量壓抑著脾氣,避免與別人發生衝突,做個好好先生。
有一天我在帶兩歲多的姪子時,那時候我心情不好,而姪子也在’無理取鬧’,於是我一直壓抑的情緒終於受不了爆發出來發洩到姪子身上,對他大聲的怒吼,造成他極大的驚恐而大哭並且嚇出尿來。
對於這個件事的發生我馬上就後悔了,而不斷的愧疚/自責,我竟然做跟爸爸一樣的反應/舉動在傷害小孩子。
當然在學會了自我寬恕後,我也寬恕了這個記憶,並且去了解/解構關於生氣的心智結構,現在仍然持續進行中。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由於從小到大在家裡父母帶給我不開心/不自由/痛苦的體驗,而對父母產生排斥/反抗/怨恨,認為父母的觀念/表達方式是錯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定義父母對待我的方式是錯的/不好的/負面的,而採取與父母相反的觀念/表達方式來建構我的性格,並且認為我所建構的性格是對的/好的/正面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父母是我的一面鏡子,如實的反映了我內在接受和允許了什麼東西,所以我反抗父母其實是在反抗我自己,在支持自己與自己分裂。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小孩是我的一面鏡子,如實的反映了我內在接受和允許了什麼東西,所以當我在對小孩子發怒時,其實我是在對自己發怒,與小孩子無關,因為是我接受和允許憤怒存在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與父母是對立的,而沒有了解到我站在某一個立場與父母的立場對立時,越對立就越給父母力量,就越支持父母的表現。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與父母的對立反映了我內在的分裂,所以越與父母對立,我就越與自己分離。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看到我與自己的分離,支持了我與父母的分離/對立,支持了這個世界中的分離/對立。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我傳承了父母的無意識/潛意識心智,並以父母的無意識/潛意識心智為基礎,透過從小觀察父母/其他人的表現,而建構起我現在的性格/人格,所以雖然我與父母的性格是相反的,但是本質上所接受和允許的恐懼/情緒反應/行為模式/程式系統是一樣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討厭/排斥爸爸脾氣壞,所以我選擇做個好脾氣的人,但是我卻和爸爸一樣在不順心時/對姪子的表現無能為力時,就用暴怒/發洩情緒的方式在對待姪子。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怪罪姪子無理取鬧而將壓抑的情緒發洩到姪子身上,而沒有了解到當我在發洩情緒時,我是在逃避面對/走過在這裡發生的事情,指責是姪子造成我發怒的,而沒有站起來負起自己的責任,去了解到我為什麼接受和允許這樣的情況存在,既然這個情況不是我想體驗的,那麼我就作為指導原則來指揮自己停止/改變它,並且實際觀察/走過我修正的後果,直到我對同樣的情況不再有反應,直到在這裡發生的一切是我想體驗的為止。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如果我想體驗到什麼,那麼我就必須給出同樣的東西,所以如果我想要作為生命體驗/表達生命,那麼我就給予生命,直到我/其他人如同我全都成為生命為止。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即使我給予別人正面能量/想法,或許我會因此暫時接收正面能量,但是由於能量/想法是屬於心智意識系統的,所以我仍然是在支持心智意識系統,我仍然給出恐懼/分裂,所以我終究得體驗/面對恐懼/分裂的後果,直到我站起來停止分裂/恐懼/能量/想法,並且與一體平等/對全體生命最好的原則校準,直到將一體平等/對全體生命最好的實體化在物質世界為止。

(待續)

2012年8月28日 星期二

Day 126 - 路上看美女2

接續 Day 125 - 路上看美女

當我走在路上又不自主的/自動的’尋找美女’來看時,我停止並回到身體呼吸。
我了解到當我不自主的/自動的在進行某些行為時,我正作為心智意識系統在行動,而不是我在呼吸中在這裡作為主導原則指揮自己的行動。
我知道我想透過看美女來獲得一些賞心悅目/興奮/美好的感覺,如同想要獲得正面能量體驗。而不管我有沒有獲得好的感覺,我都已經失去了自己的主導原則,而是去自動化的執行’尋找/觀看美女’的程式。
我承諾自己在路上行走時,致力於每一刻在身體呼吸,臨在於我的身體/周圍環境,確保我在這裡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行走,確保是我在走每一步的。

當我覺察到我已經尋找/欣賞美女,並且體驗到賞心悅目/興奮/美好的感覺,或者沒有什麼感覺時,我停止並回到身體呼吸。
我了解到這些藉由看美女而獲得/體驗到的美好感覺,不是憑空而來的,而是心智意識系統從身體擷取/轉化而來的,所以我在執行’尋找/觀看美女’的程式時,我也正在傷害自己的身體。
我了解到雖然有時候看美女並沒有因此體驗到什麼好的感覺,但其實我是被心智能量驅動而去進行’尋找並且欣賞美女’的動作,我是被中性能量驅動,而這個’尋找並且欣賞美女’的模式已經變成我本質的一部分了,就像空氣一般的存在。
我承諾自己透過寫作去了解我為什麼仍然允許自己自動化執行’尋找並且欣賞美女’的動作,並且對所覺察到的想法/記憶/能量/圖像/字語進行自我寬恕,讓欣賞美女不再是個自動化/程式化的動作,而是欣賞別人如同我在這裡的表現。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每一刻在身體呼吸,去覺察每當我有想法/能量反應時身體的感受。

當我想要漂亮些,或者害怕變醜時,我停止並回到身體呼吸。
我了解到美&醜只是我接受和允許了思想/定義/記憶/能量/圖像/字語而不是生命。
我了解到當我想漂亮些時,我是想要吸引眾人的目光,獲得別人的注意/關注,如同這樣就能獲得正面能量體驗/更容易生存。
當我害怕變醜時,我是在害怕不被別人注意,如同害怕沒有競爭能力,如同害怕負面能量體驗,如同害怕不能生存,如同害怕死亡。
而這些機制是同時存在的。
我了解到由於我接受和允許一切的美&醜存在我之內並且反映到這個世界上,一切的美&醜其實都是我,所以我害怕變醜,其實是在害怕我自己。
我了解到我對於美&醜的認知/想法/態度/反應,會影響周圍的人,支持這個世界仍然維持在二元分離的審美觀下,支持生命繼續受迫害/壓抑。
我承諾自己透過寫作、自我寬恕、自我修正,來了解並停止對於漂亮的渴望/變醜的恐懼,支持自己/別人如同自己回歸生命之美。

2012年8月26日 星期日

Day 125 - 路上看美女

和一般人一樣,從小到大我就會喜歡/欣賞/注意漂亮的人。記得國小一年級時,我就會有意識的區分一個人美或醜,那時候就知道班上有幾個比較漂亮的女生,不過只是單純的區分美醜,而不太有什麼興奮或開心的能量反應。
隨著年紀增長,對於看美女的能量反應就大了許多,走在馬路上會自動的尋找’漂亮的/好看的’人看,當然只敢偷偷的/不讓對方知道的看。有時候看到某些美女,真的會有賞心悅目/興奮的感覺,有時候其實沒有顯著能量反應,只是忍不住/自動的去做看美女的動作而已,如同這個機制已經成為我的本質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由父母傳承的無意識心智/潛意識心智、世界/社會/父母/同儕的價值觀、我的生活經驗,而形成了我對美&醜的認知和對美&醜的反應模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美與正面的/好的/優越的連結在一起,將醜與負面的/不好的/自卑的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美的人可以吸引眾人的目光,獲得別人的注意/關注,如同獲得正面能量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美的人是比較有競爭力的/優勢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想要/希望變得更美,如同變得更有吸引力,如同變的更容易獲得正面能量,如同更容易勝利,如同更容易生存。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我身體的圖像來定義自己,害怕我變醜,如同害怕不被別人注意,如同害怕沒有競爭能力,如同害怕負面能量體驗,如同害怕不能生存,如同害怕死亡。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一切的美&醜都存在我之內並且反映到這個世界上,一切的美&醜都是我,所以我害怕變醜,其實是在害怕我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我對於美&醜的認知/想法/態度/反應,會影響周圍的人,支持這個世界仍然維持在二元分離的審美觀下,支持生命繼續受迫害/壓抑 - 例如:動物的皮草是美的、植物園藝要修剪成特定的型狀是美的、瘦子是美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走在路上時,會不自主的/自動的尋找相貌姣好/身材好/衣著清涼的女生看,而這個'尋找美女’已經變成了一個自動化的機制,在其中我沒有任何的主導原則,我不在這裡。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心智中對美女的定義,立即/快速的區分她美不美/吸不吸引我,而這整個過程/背後的運作機制我一點覺察也沒有,如同這個機制已經成為了我本質的一部分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看到一個吸引我的女性的身體圖像後,會忍不住/自動的看看她的長相,來進一步確認/評判她是否符合我心目中美女的標準。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希望)藉由看美女來獲得賞心悅目/興奮/美好的感覺如同正面能量體驗,彷彿多看一眼我就能多得到/賺到一些好的感覺,而沒有領悟到這種一下子就消逝的正面能量,是在餵養心智意識系統的,同時我也沒覺察到這些好的感覺/能量是如何的從身體擷取/轉化而來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想看美女,卻只敢偷偷的看,不敢讓對方知道我在看她,以免造成尷尬或被認為色狼,如同體驗到負面能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內在的表現和外在的表現是分離的/不一致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走在路上時,會根據我對美醜的標準/定義/喜好,自動的分析/評判路人外表圖像的美醜,而沒有在呼吸中走路,沒有與路人如同我一體平等。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與我分離的身體圖像來定義一個人,而沒有了解到我與這個人是一體平等的生命。

(待續)

2012年8月24日 星期五

Day 124 - 說謝謝

我平常和別人互動時/email回信時,常常會習慣性的說謝謝,似乎不說就會覺得怪怪的。
跟別人說‘謝謝’對我而言是一個自動化執行的模式,因為從小父母/學校/社會/宗教就是這樣教導的。

例如現在家中,當大人給姪子東西或者幫他做一件事時,大人會教他就要說’謝謝’,這樣才是有禮貌的好小孩。有時候我帶姪子時,在我認為是單純的在互動過程中,他沒有照著’有禮貌的模式’說謝謝,我也認為他沒有必要說謝謝,但被我爸爸看見時,我會因此被爸爸要求必須要教導小孩子有禮貌。

有一次姪子跟一群小朋友在玩時,被其他小孩’命令’去拿一個玩具過來,姪子立即回應:’好~謝謝’,這個謝謝並不代表真的感謝或者有任何的意義,而只是一個自動化的反應。
這種被教育成的'有禮貌性格',說謝謝已經變成了一種制式化的反應模式,可以符合社會的禮貌規範,讓我們可以在社會的價值觀中生存,而不是生命作為活著的字語在表達自己的感謝。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被教育成要把’請/謝謝/對不起’這類的字語掛在嘴邊,因為這樣子就是有禮貌,就可以被社會接受,可以在社會生存。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父母/學校/社會/宗教的教導,和觀察別人的表達/自己的記憶/經驗,而形成了’有禮貌的性格',相信有禮貌是好的/對的/正面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謝謝與好的/對的/正面的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為了被別人接受,為了在社會生存,而選擇作一個有禮貌的人,常把謝謝掛在嘴邊。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為了在和別人的互動中體驗正面能量,而選擇作一個有禮貌的人,常把謝謝掛在嘴邊。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說謝謝作為操控別人來滿足我正面能量體驗/確保個人利益或生存的手段,而不是真正的感激別人如同我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跟別人說謝謝是必要的/理所當然的,如果不說就會覺得怪怪的,有一股不得不說的動力。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有禮貌的性格來定義自己,而害怕失去這個自我定義,如同害怕死亡。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失去有禮貌性的性格與恐懼連結在一起,所以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恐懼恐懼本身。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跟別人說謝謝成為一種自動化/程式化的模式,每當我透好有禮貌的性格向別人說謝謝時,我已經失去了指導原則/自主權,而屈從於性格/心智意識系統的指揮。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擔心/害怕如果我不說謝謝如同沒有禮貌,別人會給予我負面的評價/回應,而使我體驗到負面能量或者影響到我的生存。所以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害怕體驗到負面能量/害怕不能生存。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別人對我的看法,害怕我不能符合別人/社會的價值觀,而造成我體驗到負面能量或影響到我的生存。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不說謝謝/沒有禮貌/別人對我的看法/不能符合別人或社會的價值觀/負面能量/不能生存,與恐懼連結在一起。所以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恐懼恐懼本身。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覺察到每當我在說謝謝時,背後的動力是恐懼 - 害怕體驗到負面能量/害怕不能生存如同害怕死亡,而不是我作為活著的字語在表達對別人如同自己的感謝。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我認為所謂有禮貌的行為,其實背後隱藏的是恐懼,我與別人是分離的,我害怕被別人傷害,所以我透過說謝謝可以保護我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我在說謝謝時,是在謝謝別人支持我作為心智意識系統,而不是謝謝別人支持我作為一體平等的生命。

我承諾自己去覺察在和別人互動/寫email的過程中,我如果想要執行有禮貌的性格而說謝謝時,我停止,回到身體呼吸,並且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運用常識來看看我此時需不需要說謝謝。

我承諾自己停止利用說謝謝來操控別人來滿足我正面能量體驗,或者保護自己避免別人造成的負面能量體驗。

我承諾自己如果已經習慣的執行有禮貌的性格而向別人說謝謝時,我去了解自己除了想要正面能量體驗/確保自己的利益或生存,或害怕負面能量體驗/害怕不能生存之外,是否還有隱藏的心智結構/能量,並且進行自我寬恕。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將說謝謝作為表達自己對別人如同自己支持一體平等的生命/對全體生命最好的表達,而不是謝謝別人支持我/我們維持在社會價值觀之中,作為心智意識系統的表達。

Day 123 - 猶豫要不要花錢

最近想要在Eqafe買產品,每當要買時,就會猶豫/考慮要不要買,並思考著我買了之後有時間看嗎?盤算著我買了之後這個月就多花的多少錢?
在買其他東西時也常常有這樣的情況,會因為要多花錢,而猶豫/考慮要不要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想到要多花錢了/似乎超支了/存款會變少,就會猶豫/考慮要不要花錢,並且體驗到不確定感/沒有安全感/匱乏感/恐慌。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花錢時,擔心未來會不會有突發事件造成我沒錢/缺錢來應急,或者擔心我的存款會不會變少,所以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未來如同害怕死亡。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沒有錢/害怕錢不夠/害怕花錢/害怕未來沒保障。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沒有錢/錢不夠/花錢/未來的保障與恐懼連結在一起,所以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恐懼我自己的恐懼。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必須擔心金錢的問題/必須存錢,這樣未來才會有保障,而沒有看到我正在用擔心/恐懼/沒有安全感在創造我的未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以買Eqafe的產品作為觸發點,觸發我擔心’花太多錢/超支/存款變少’的想法,和擔心/不確定感/沒有安全感/匱乏感/恐慌/恐懼(沒有錢)的情緒。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買東西時,會被恐懼驅動,而猶豫/考慮要不要買,並思考著我買了之後這個月就多花錢了/超支了/存款會不會變少。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因為害怕多花錢/害怕沒有錢,而被恐懼影響我要不要買東西,在這之中我並沒有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將使用金錢作為表達自己的一種方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多花錢/害怕沒有錢,卻沒有實際的去檢查自己的財務/存款的收支,只是憑藉著記憶中模糊的印象而將對錢的恐懼附加到當下這裡的情境。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花錢時優先考慮到的是產品是不是太貴了?而不是去考慮我這樣花錢是不是在支持我走向一體平等/對全體生命最好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花錢時優先考慮到的是會不會影響到我個人的利益/生存,而無法將全體生命的利益納入考慮。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因為害怕多花錢/存款變少,而選擇下次再買好了,形成了被恐懼驅動讓我一直拖延想做的事情。

當我在花錢時如果體驗到恐懼/擔心/不確定感/沒有安全感/匱乏感/恐慌等情緒,或者害怕花錢/害怕存款變少時,我回到身體呼吸等待能量通過。 我了解到每當我在被恐懼/擔心/不確定感/沒有安全感/匱乏感/恐慌等情緒驅動著我怎麼花錢時,我正在用這些情緒創造著未來,而這樣的未來肯定是我不想體驗的。 我了解到每當我在被這些情緒驅動著我怎麼花錢時,我不只影響到自己,還會影響到世界上的其他人,如同我在支持/接受/允許這些情緒/機制也存在其他人之中。 我承諾自己實際的去查看我的存款/收支狀況,而根據我的經濟情況來判斷/決定怎麼花錢,而不是憑藉著對於存款/收支的記憶,而進行猜測然後引發情緒和想法。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去花錢,將花錢作為表達自己的一種方式。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將錢花在支持一體平等/對全體生命最好的上面,而不是只是為了我個人的利益/生存,被能量驅動而(不)花錢。
我了解到我做的每個行動,我花的每一塊錢都是有相應的後果的,創造著相應的未來,而我真正想體驗的是全體生命如同我都能夠過著平等幸福/富裕的生活。
我了解到當只有一部分的人可以過著幸福/富裕的生活,而其他的人不行時,這裡就存在著不平等,這裡就存在著抱怨/指責/貪婪/偷竊/戰爭/饑荒/貧窮。
所以我承諾自己實際的行動去推廣/支持可以讓全體生命都能夠活出平等幸福/富裕的新系統 - 平等金錢系統,在沒有生存的恐懼/壓力下,人們不用只將注意力花在賺錢上,而可以重新學習過生活/學習一體平等/學習什麼是對生命最好的。

2012年8月22日 星期三

Day 122 - 與權威的關係4

接續 Day 121 - 與權威的關係3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當權威不能滿足到我的希望/期待時,不能夠幫我獲得我想要的/渴望的/需要的體驗時,不能夠幫我解決問題/困難/痛苦時,我會怪罪/抱怨/指責他們,希望權威為我的體驗負起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指揮/改變自己的責任交給了權威,而沒有站起來負起指揮和改變自己的責任,在這之中我如同承認自己是沒有力量的/卑微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權威沒有幫助到我表示他一定有什麼地方有問題/有錯誤,而沒有了解到是我接受/允許/創造自己的體驗,所以我自己就是問題/錯誤的根源。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對犯錯的權威生氣,因為權威的錯影響到了我的生存,讓我體驗到了負面能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習慣性的指責/抱怨別人造成我的負面能量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企圖透過生氣來讓權威為我的體驗負起責任,幫助我得到我想要的/渴望的/需要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我其實是在對自己無力/自卑/不負責任感到生氣。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無力/自卑/不負責任/生氣存在,並且控制/影響我。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無力/自卑/不負責任/生氣投射和發洩到權威的身上,讓自己不用改變,不用負責任。

我承諾自己停止信任/崇拜/依賴一個與我分離的權威,停止盲目的相信權威的意見/看法/觀點是對的。當我在聽權威的意見/看法/觀點時,我用常識來檢驗這些是否是對全體生命有益,或者只是只對我/權威有益。
我了解到當我盲目的信任/崇拜/依賴權威時,我已經放棄了自己的責任,我在期待權威為我負責,帶給我正面能量體驗。

我承諾自己停止期待/要求一個與我分離的對象/權威來為我的體驗負責任,而是我每一刻在呼吸中為我的體驗/我的世界負責任。

我承諾自己停止期待成為權威,如同我期待比其他人更有力量/更優越,我了解到如果一個權威不能夠支持/幫助其他人如同自己回歸一體平等/向物質世界校準/實踐對全體生命最有益的,那麼這樣的權威是為了自己個人的利益在虐待生命。

我承諾自己停止將我的體驗,尤其是負面能量體驗,歸咎到別人身上,期待別人為我的體驗負責,而是了解到我的體驗是我接受/允許/創造的,只有我有能力且必須為自己負責。
所以我承諾自己致力於透過寫作、自我寬恕、自我修正、在身體呼吸,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為自己/我的世界負起責任,如果有我不喜歡的體驗,那麼我就修正它,向物質世界/一體平等/對全體生命最有益校準,並且用常識自我誠實的檢驗修正的後果,因為我了解到對體生命最有益的必定也對我最有益。


在這之中,我承諾自己停止因為權威沒有幫助/滿足我而生氣,然後被生氣驅動去抱怨/指責權威的錯誤。或企圖透過生氣讓權威可以為我的體驗負責任,來改變我的體驗,達成我的目的。
我了解到我之所以生氣其實是在對自己無力/自卑/不負責任感到生氣,我是在害怕自己的生存/利益受到影響,是我接受和允許生氣/恐懼存在並且控制我的。

Day 121 - 與權威的關係3 - 信任權威

接續 Day 119 - 與權威的關係
接續 Day 120 - 與權威的關係2

另一種和權威的關係,是對權威的信任/崇拜/依賴。像是某個時期我將權威投射到公司主管和靈性導師身上,認為他們見解高超,實修實證,言之有物,而非常的相信/聽從他們的意見,認為他們可以幫助我得到我想要的(例如:錢、快樂/幸福的生活、......)。
但是跟他們想處久了之後,發現他們沒有辦法幫助我得到我想要的,或者不能幫助我解決問題/困難/痛苦,所以認為他們一定是有什麼地方有錯誤才沒辦法幫助/滿足我,繼而去尋找他們錯誤之處並且抱怨/指責他們,對他們的錯誤/無能感到生氣。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信任/崇拜/依賴一個與我分離的權威如同一個外在的指引,認為他們見解高超,實修實證,言之有物,而非常的相信/聽從他們的意見,認為他們可以幫助我得到我想要的(例如:錢、快樂/幸福的生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信賴權威的知識/訊息/意見,並成為我心智意識系統的知識/訊息/意見,來指引自己過生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力量/主導權交給一個與我分離被我認為是權威的對象,並期待/認為權威會為我的體驗負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期待權威可以幫我獲得想要的金錢/幸福/快樂,如同正面能量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力量/主導權交給與我分離的如同權威的心智意識系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我放棄自己的責任,將如何在這裡體驗自己的責任交給了權威/心智意識系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我沒有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自己的指引,指揮自己過生活,並為我所創造的後果和體驗負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聽了權威的
意見/看法/觀點之後,並沒有用常識來檢驗權威的意見是否是對全體生命有益的,而就盲目的接受/相信。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跟別人比較,而認為對方比我優越/有力量的如同權威,而我是比對方卑微/無力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期待權威能夠幫助我也成為權威,讓我也比其他人優越/有力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權威的意見/看法/觀點是對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作為權威相信我的意見/看法/觀點是對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一個世界系統,在其中需要權威來告訴其他人什麼是對/錯的。


(待續)

2012年8月20日 星期一

Day 120 - 與權威的關係2

接續 Day 119 - 與權威的關係

我了解到雖然從小被父母用權威來控制/壓制我,讓我被教育成順從/屈服權威的乖小孩,但這也是我接受和允許自己被程式化,將力量交給心智意識系統/將力量交給父母的後果。
而我承諾自己致力於透過寫作、自我寬恕、自我修正、每一刻在身體呼吸,一步一步的解構和停止我與權威的關係,並且作為權威重新編寫/活出自己生命的劇本。

我了解到我之所以害怕權威,表面上是因為害怕被權威控制而失去自由,但實際上由於我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作為心智意識系統,被心智意識系統控制/指揮/支配,所以我早已經不自由了,權威只是我不自由的一個外在投射,我害怕不自由其實是在害怕我自己。而害怕權威將使我更無法自由。
我承諾自己當我面臨一個權威人士,而升起懼怕/厭惡/排斥反應的時候,我回到身體呼吸,並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指揮自己和這個人士互動,當中如果還有任何想法/內在對話/情緒/記憶浮現時,我進行自我寬恕。

我了解到和權威保持距離,就是和權威如同我自己保持距離,就是和自己分離。
我承諾自己利用和權威如同我自己分離的關係作為指標/跳板,透過自我寬恕幫助自己停止分裂,回歸一體平等。

我了解到當我認定某個人是權威,懼怕/厭惡/排斥某個權威時,我已經定義自己是無力的/自卑的,而沒有在身體呼吸,沒有活在物質世界這裡。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每一刻在身體呼吸,活在物質世界這裡,作為自己的權威/力量/指導原則,指導自己的生活/表現,學習和實踐一體平等/對全體生命最有益的。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覺察並停止為了個人的利益而利用權威或者任何方式來企圖控制我的生活/我世界裡的其他對像如同我自己。
我了解到當我為了個人利益而企圖進行控制時,我已經承認了我與這裡是分離的,我對於在這裡發生的情況是沒有力量去主導的,所以只好犧牲別人的利益來達成我的目的,而無法顧及全體生命的利益。

Day 119 - 與權威的關係

記得小時候和父母有衝突時,父母會用權威來命令/壓制我,讓我順從他們的意志,一開始我會覺得他們要求我做的常常他們自己都沒做到,或者他們要求我不能做的他們自己卻常常那樣作,讓我搞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也會試圖反抗他們,但最後在權威的力量下作為小孩子的我也只能屈服了。
從反抗然後屈服父母的權威,漸漸的變成跟父母保持距離,和形成了我對權威的看法/模式/關係。


  • 懼怕/厭惡/排斥權威,只要遇到被我認為是權威的人士,就會跟他們保持距離。
  • 害怕在被權威的管制下我會不自由。
  • 由於反抗/排斥權威,所以後來在大學社團/社會工作中有機會當領導者/管理者位置時,也極力的避免用權威的方式來對待下屬,而是傾向用平等/尊重的方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生命的主導權/力量交給了一個與我分離的權威,讓與我分離的權威可以控制/影響/支配我,而沒有了解到是我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主導權/力量/尊嚴/自由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生命的主導權/力量交給了心智意識系統,讓心智意識系統佔據權威的位置來控制/影響/支配我,而沒有允許自己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活著的字語,如同我作為權威來編寫/活出自己生命的劇本。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權威,害怕在權威的控制下我會不自由,而沒有了解到當我把主導權/力量交給一個與我分離的權威/心智意識系統時,我已經失去生命的自由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討厭/害怕被控制,但卻允許自己作為心智意識系統為了個人的利益/生存,企圖控制我的生活/我世界裡的其他人。卻沒有了解到當我企圖控制任和與我分離的對象時,我已經與這裡是分離的,我對於在這裡發生的情況是沒有力量去主導的,所以只好犧牲別人的利益來達成我的目的,無法顧及全體生命的利益。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當我為了個人的利益而利用權威來控制其他對像時,我背後的驅動力是恐懼,我在害怕著事情不能照著我的期望去發生,我在害怕著無力感,我在害怕著負面能量體驗,我在害怕著不能夠生存,如同害怕死亡。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權威,如同害怕心智意識系統,如同害怕自己,如同害怕被控制,如同害怕失去自由意志,如同害怕失去自由,如同害怕負面能量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小時候和父母相處的記憶,而形成了懼怕/厭惡/排斥權威的性格,只要遇到權威人士,就會跟他們保持距離。而沒有看到是我自己相信/設定他們是權威的,是我給與他們力量/權力,是我定義自己是無力的/卑微的/不自由的,這是我自己寫的人生劇本,是我作為活著的字語活出的人生劇本,所以只有我自己有能力來修改/重寫人生劇本。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權威,而將權威與負面的/不好的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記憶而先入為主的懼怕/厭惡/反抗/排斥權威,使我透過心智意識系統局限的眼光來看待權威人士,與權威人士分離了,而不能真正的了解這個人如同我自己,與這個人進行實際的溝通交流。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記憶而先入為主的懼怕/厭惡/反抗/排斥權威,不僅懼怕/厭惡/反抗/排斥權威人士,也懼怕/厭惡/反抗/排斥自己利用權威來來對待別人,而是傾向用平等/尊重的方式來與別人相處。
卻沒有看到我所謂的平等/尊重是用來逃避/反抗權威的方式,在其中我的目的是為了避免體驗負面能量/希望體驗正面能量,是為了我個人的利益,而不是為了對方如同我如同生命的利益著想。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為了和別人維持表面上和平/尊重的關係,而在有些時候不敢真實的表達自己,壓抑/扭曲了自己真正想說的話,只因為害怕與對方發生衝突,如同害怕體驗到負面能量/害怕失去正面能量體驗,而沒有看到外在的和平實際上是為了掩飾內在的恐懼。


(待續)

2012年8月18日 星期六

Day 118 - 對權威/眾人說話會緊張


之前有段時間常常參與靈性/宗教課程,課程中有些時候每個人都要發言/表達一些自己的看法/經歷,而每次快輪到我發言時,就會開始緊張,心跳加速,此時也聽不見其他人在說什麼了,只有沉浸在自己緊張的情緒中。
在緊張的情緒中,推演著待會我要怎麼表達,擔心老師/師父會不會說我哪裡做/說錯了,在意其他的同學會怎麼看待我的表達,完全的迷失在心智中而無法注意到現實這裡的情況。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待會要輪到我表達/說話的時候,會感到緊張,並且體驗到心跳加速。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被緊張驅動,而進行思考/推演要怎麼向眾人表達自己,而不是我在呼吸中在這裡作為活著的字語來表達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等待表達時感到緊張,因為不知道待會老師/師父如同權威會怎麼說我,如同我在害怕未知/害怕未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未知/未來與緊張/恐懼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眾人面前表達/說話會感到緊張。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老師/師父如同權威者面前說話會感到緊張,因為老師/師父代表著一個外在’對/錯’的標準,而我害怕犯錯/被認為我是錯的,如同我的自我定義被否定了,如同害怕體驗負面能量,如同害怕死亡。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希望權威能夠告訴我對/錯的標準,讓我有個依據/方向去進行,這樣子我就不會在權威面前犯錯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希望權威給我指導,告訴我標準,這樣子責任就在權威身上,而我就不用替自己負責任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希望我的表達是被權威/其他人認同的,如同希望體驗正面能量;害怕我的表達被權威/其他人否定,如同害怕體驗負面能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優越感&自卑感來建立老師/師父/權威與我的關係。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定義老師/師父如同權威是比我優越的,而我在老師/師父如同權威面前是自卑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信任放置到了一個與我分離的權威身上,讓權威有力量/權力可以審判我的對&錯/定義我是誰,而沒有允許自己信任自己如同生命,了解到在這裡的一切就是我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權威對我說的話來定義我自己,當權威認同我時我體驗到了正面能量,當權威否定我時我體驗到了負面能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企圖透過老師/師父/權威/其他人對我的看法來定義我是誰,在意/害怕別人對我的看法,而不是了解到在這裡的一切都是我內在的反映,其實我在害怕自己對自己的看法。

我承諾自己當還沒表達/說話前感到緊張的話,我回到身體呼吸,讓緊張的能量通過,不被緊張驅動去思考/推演我該說什麼話,而是自己在呼吸中在這裡作為主導原則表達自己。

我承諾自己當在權威/眾人面前說話感到緊張時,我回到身體呼吸,讓自己慢下來,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進行表達/說話。
我了解到此時的緊張是因為在意別人的看法,不知道待會別人會怎麼評價我(害怕未知/未來),如同害怕犯錯/被別人認為我錯了(害怕體驗負面能量/害怕死亡),而實際上我是在害怕自己的看法。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停止將信任放置在權威身上,而是把力量拿回來,信任每一刻在身體這裡的呼吸,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作為自己的力量來源,了解到在這裡的一切就是我自己。
我了解到當我將信任放置到權威身上時,我已經定義了權威是比我優越的,而我是比權威卑微的。

2012年8月16日 星期四

Day 117 - 犯錯

接續 Day 116 - 拋棄/冷落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定義'離開某個比我弱小的對象'是錯的,如同'不照顧某個比我弱小的對象'是錯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定義'強勢者不去照顧弱勢者'是錯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定義'帶給別人負面能量體驗'是錯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我做錯事了,並對於我所犯的錯感到抱歉/愧疚,而想要做些什麼來彌補我所犯的錯,或者對我所犯的錯進行自我批判如同自我懲罰。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父母/師長/社會/宗教的教導,認為我必須為我犯的錯感到愧疚,進行認錯/懺悔,這樣做才是'對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不管是彌補犯錯,還是對犯錯進行自我批判/懺悔,其實都是一種逃避自我責任的方式,允許了自己一次次的重覆執行被設定好的模式/程式,沒有允許自己站起來指導自己停止整個'犯錯'的模式 - 相信自己犯錯了,為自己錯感到愧疚,然後企圖彌補犯錯/進行自我批判/為犯錯懺悔。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我會害怕體驗到我所認為'錯的事情',如同害怕體驗到負面能量,而想要避免犯錯來避免負面能量體驗,
而沒有看到在相信對錯的二元性下,因為害怕犯錯/避免犯錯,又無法不犯錯,而對犯錯感到愧疚,而去彌補/自我批判/懺悔,其實沒有辦法免除負面能量體驗,而是停止這整個模式,才能停止負面能量體驗。

我承諾自己去覺察何時我會執行'犯錯'的模式,並且致力於停止'犯錯'的模式/對錯的二元性。
我了解到為犯錯感到抱歉/愧疚,而去進行彌補/自我批判/懺悔的行為,其實是在認同'犯錯'的模式,是在給自己下次一犯錯開後門,無法停止犯錯。
我了解到為犯錯感到抱歉/愧疚,而去進行彌補/自我批判/懺悔的行為,其實是在害怕體驗負面能量,而只有透過自我寬恕來停止整個模式,才能真的停止負面能量體驗。

2012年8月15日 星期三

Day 116 - 拋棄/冷落

平常我們出門單獨把小狗留在家裡時,或者把牠單獨關在一個房間時,牠就會吹狗雷,我認為這是牠可能覺得被我們拋棄/冷落了,而’傷心/抗議’的一種表現,所以每次回家就會看到牠灑了一拋尿在家中以示抗議。
後來每次我要出門時,都會先拿零食給牠吃再跟牠掰掰,想讓牠知道不帶牠出去,並不是在懲罰牠,而是不行帶牠出去,讓牠別傷心。
(根據觀察不管有沒有給零食,牠的表現其實都差不多)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解讀小狗是因為覺得被我們拋棄/冷落,而用吹狗雷/尿尿來表達牠的'傷心/抗議’。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被拋棄/冷落時,會體驗到傷心/沒有能量/無力的感覺,並且將這種’傷心/無力’表現在身體行動/行為上。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定義'離開某個比我弱小的對象(例如姪子,小狗)',不能夠如他所願的一直陪在他身旁,就是拋棄/冷落他,並因此體驗到不忍心/愧疚感。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離開某個比我弱小的對象(例如姪子,小狗),與拋棄/冷落連結在一起,與不忍心/愧疚感連結在一起,而使我與’離開’是分離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定義姪子/小狗是比我弱小的,而不是將姪子/小狗視為與我一體平等的生命。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對於比我弱小的對象,被我'拋棄/冷落'時,我會因為不忍心/愧疚,而會想要安慰/彌補他。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企圖使用零食安撫小狗的情緒,讓牠不要有負面能量體驗,而沒有看到其實是我解讀牠會傷心,而想避免體驗到對牠的不忍心/愧疚感,如同我想要避免負面能量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緊抓著’以前被喜歡的女生拋棄/冷落,而感到傷心/沒有能量/無力感,進而轉為憤恨,批判對方對我造成的傷害’的記憶不放,並且將這對記憶定義為負面的/不好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拋棄/冷落存在。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我可以拋棄/冷落某個與我分離的人,而體驗到對他的不忍心/愧疚感,並企圖透過行動來彌補/安撫對方,來消除/緩和我的不忍心/愧疚感/負面能量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我比某個人強大/有力量,所以有能力可以拋棄/冷落對方。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我可以被某個與我分離的人拋棄/冷落,而體驗到了傷心/難過/沒有能量/無力感,進而對於傷害我的人感到憤恨,並且被傷心/難過/沒有能量/無力感/憤恨驅動我的表現/行為。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我比某個人渺小/沒有力量,所以我可以被拋棄/冷落。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作為心智意識系統可以拋棄別人/被別人拋棄,而沒有領悟到作為一體平等的生命是無法被拋棄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領悟到當我作為心智意識系統而活時,我已經拋棄了自己/其他人如同我自己/整體生命。

我承諾自己以後如果不能帶小狗出門時(或者與姪子離別時),停止將’拋棄/冷落’的模式附加在這裡的情境上,而是我呼吸中進行我的動作/行動。
我看到了’拋棄/冷落’的模式是我根據記憶所建構起來的心智模式/解讀,不是真實在這裡的情況。

我承諾自己如果我與小狗/姪子/某個對像離別時,我體驗到了不忍心/愧疚,我了解到這是’拋棄/冷落’的模式啟動了,我正作為心智意識系統在執行這個程式,而沒有作為主導原則指導自己行動,所以我回到身體呼吸,等待情緒能量通過,指導自己的行動,將離別作為與我一體平等的表達,並且進行自我寬恕。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透過寫作、自我寬恕、自我修正、在身體呼吸,停止拋棄生命,並實際的支持平等金錢系統的建立,支持自己/別人如同自己回歸一體平等的生命。

2012年8月14日 星期二

Day 115 - 在父母面前的表達3

接續 Day 113 - 在父母面前的表達
接續 Day 114 - 在父母面前的表達2


我承諾自己去了解我跟’權威’的關係,與權威相關的心智結構/記憶,並且透過自我寬恕進行解構。

我承諾自己當在父母面前,我查覺到自己習慣性的使用冷酷、內斂、拘謹、壓抑的性格來表達自己/和父母互動時,我回到身體呼吸,致力於站出來作為主導原則來指導自己的表達,並對於所浮現的想法/記憶/能量反應進行自我寬恕。

我承諾自己當在和別人溝通/互動時,如果我對於不用冷酷、內斂、拘謹、壓抑的性格來表達自己覺得尷尬/不自在/很奇怪時,我回到身體呼吸等待這些情緒通過,然後作為主導原則指揮自己表達,而不讓這個性格繼續實體化。
我了解到當我覺得不這樣表現自己是很尷尬的時候,我是在害怕失去/改變自我定義/性格,不知道失去/改變自我定義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如同我在害怕未知/害怕死亡。
我了解到當冷酷、內斂、拘謹、壓抑的性格出現時,我是在渴望/想要獲得別人的認同。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停止利用冷酷、內斂、拘謹、壓抑的性格來保護自己,來避免犯錯,來獲得別人的認同。
我了解到避免犯錯/獲得別人的認同,是為了體驗到正面能量,而冷酷、內斂、拘謹、壓抑的性格實際上讓我體驗到大量的負面能量 - 對於壓抑/扭曲自己的表達感到憤怒/挫折/無力感;如果不用這種方式表達自己會覺得很尷尬害怕失去/改變自己的表達方式 - 所以相信這種性格可以幫助/保護我,是一種自我欺騙。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透過自我寬恕來停止’害怕犯錯/相信我是錯的’,並且利用同樣的眼光來審視/批判別人。我了解到我透過'對錯'的眼鏡來審視/批判別人的同時,我也在審視/批判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要完全不犯錯/完全是對的,是不可能的,而'對錯'只有在某種的觀念/條件下才會成立,不是絕對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如果沒有每一刻在這裡呼吸,不能在所有方面都做到對全體生命最好的/以全體生命的利益為考慮,那麼真正的’對’仍然還不存在。
 

我承諾自己如果我仍然用冷酷、內斂、拘謹、壓抑的性格來表達自己,那麼在表達後,我透過寫作去了解我仍然接受/允許/隱藏了什麼樣的心智模式/結構/根源,並對其進行自我寬恕。

我承諾自己當我對於自己的表達方式進行自我批判時,我立即停止,回到身體呼吸,並且進行自我寬恕。
我了解到自我批判不會讓我達到/符合我理想中的表達方式,只有我作為主導原則站出來指導自己才能改變我的表達方式。

我承諾自己負起表達自己的責任,當我對表達沒自信/自卑/恐懼時,我回到身體呼吸等待能量通過,然後作為主導原則指揮自己的表達。
我了解到當我對表達沒自
/自卑/恐懼時,我在害怕說錯,害怕被別人批判/否定,而其實是我在批判/否定自己,我是在害怕自己。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真實的表達自己,透過寫作、自我寬恕、自我修正、在身體呼吸,支持自己作為活著的字語內外如一的表達自己。
我了解到當我內外不一致時,當我壓抑/扭曲表達時,如同我在對自己不誠實/欺騙,會因此體驗到對自己的憤怒/挫折/無力。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停止將對自己的憤怒/挫折/無力感投射到別人身上,而抱怨/指責/批判別人,而是利用憤怒/挫折/無力感的情緒作為指標/跳板,去了解並停止自己/別人如同自己接受和允許的分裂,支持自己/別人如同自己回歸一體平等。

2012年8月13日 星期一

Day 114 - 在父母面前的表達2

接續 Day 113 - 在父母面前的表達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使用冷酷、內斂、拘謹、壓抑的性格/表達方式來與父母互動。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使用冷酷、內斂、拘謹、壓抑的性格/表達方式來與某些人互動。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覺得如果我不用冷酷、內斂、拘謹、壓抑的性格/表達方式,來與父母/某些人互動,而是真實的表達自己的話,我會覺得很尷尬。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冷酷、內斂、拘謹、壓抑的性格/表達方式來定義我自己,認為我就是這樣子,而如果要放棄/改變我的表達方式的話,會覺很奇怪/很不自在/很尷尬。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失去/改變我的自我定義,認為如果我失去/改變了自我定義的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如同害怕未知,如同害怕死亡。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被尷尬的情緒驅動,而使自己不得不用冷酷、內斂、拘謹、壓抑的性格來表達自己/與人互動,而沒有允許自己作為主導原則指揮自己的表達。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緊抓著’小時候很和堂兄弟姐妹們在室外玩得很開心時,突然注意到在室內的父母可能透過窗戶看得到我這樣的表現,於是我收斂我的表現並且躲避父母的目光’的記憶不放,並且將這段記憶與尷尬/恐懼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夜色下偏暗的場景,畫面正中間有個小窗戶,裡面很亮,而父母在窗戶裡面’的畫面,與這段記憶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這段記憶,與'不敢在父母面前真實的表達自己/在父母面前真實的表達自己會很尷尬'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父母/別人的眼光如何看待我,而沒有看到我是根據自己的記憶/經驗來解讀父母/別人會怎麼看待我,所以其實是我在害怕自己的眼光/解讀,如同我在害怕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由於不敢真實的表達自己,明明內在很多聲音,但是由於害怕真實的說出來會影響到自己的生存/利益,而壓抑/扭曲自己的表達,形成了內外表達不一致。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內外表達不一致,如同自我不誠實/自我欺騙,而對自己感到憤怒/挫折/無力。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體驗到的憤怒/挫折/無力感投射/發洩到父母/別人身上,指責/抱怨/批判是別人的錯造成了我的負面體驗,而沒有允許自己為在這裡發生的體驗/事情負起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使用冷酷、內斂、拘謹、壓抑的性格來保護自己,相信這種性格可以免除我的負面能量體驗,而沒有允許自己去看到實際的情況 - 對於壓抑/扭曲自己的表達感到憤怒/挫折/無力感;如果不用這種方式表達自己會覺得很尷尬;害怕失去/改變自己的表達方式 - 全都是我害怕體驗的負面能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希望能夠熱情/熱絡/開放的與別人互動,而對於我常常使用冷酷/內斂/拘謹/壓抑的方式與人互動進行自我批判。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熱情/熱絡/開放的表達,與正面的/好的/對的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冷酷/內斂/拘謹/壓抑的表達,與負面的/不好的/錯的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我批判自己在表達上老是做不好,因為我總是無法達到/符合期望中的表達方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自我批判可以改變/改進我的表達,而不是實際的站出來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指導自己改變/改進我的表達方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作為主導原則、活著的字語在這裡表達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話說了也沒用而選擇不表達自己/沉默,只在內在不斷的對話、生悶氣。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話說了也沒用,與不表達/沉默連結在一起,與無力感/挫折感/生氣連結在一起。
 

(待續)

2012年8月12日 星期日

Day 113 - 在父母面前的表達

小時候父母給的是權威教育,不聽話、不讓他們滿意、違反他們的意見,就常常要接受打罵、批判、嘲諷、碎碎唸。
因此漸漸的在父母面前,我不太表達自己以避免犯錯,
或者認為說了也沒用,而會用一種冷酷、內斂、拘謹、壓抑的方式來表達。
久了這種冷酷、內斂、拘謹、壓抑的表達方式變成了一個我的主要性格,會覺得如果在某些人面前我不用這種方式表達的話,會覺得很尷尬。

相關的記憶:
小時候很和堂兄弟姐妹們在室外玩得很開心時,突然注意到在室內的父母可能透過窗戶看得到我這樣的表現,於是我收斂我的表現並且躲避父母的目光。

記憶的畫面:
夜色下偏暗的場景,畫面正中間有個小窗戶,裡面很亮,而父母在窗戶裡面。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小時候父母給的權威教育,害怕不聽他們的話、不讓他們滿意、違反他們的意見,而遭受打罵、批判、嘲諷、碎碎唸,並因此形成了在父母面前,我為了避免犯錯而不敢真實的表達自己,取而代之會用一種冷酷、內斂、拘謹、壓抑的方式來表達/包裝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父母是權威,因為他們比我有力量,提供我生存的資糧環境,可以主宰我的生死/自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主&從二元性來建立和父母的關係。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我用冷酷、內斂、拘謹、壓抑的方式來表達/包裝自己,可以保護我的生存,可以讓我避免/減少犯錯,讓我不用體驗到別人的打罵、批判、嘲諷、碎碎念如同負面能量,而沒有允許我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表達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犯錯,相信我會犯錯而害怕被別人認為/認出我錯了,將’錯’與負面的/不好的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使用冷酷、內斂、拘謹、壓抑的性格來避免犯錯,期望因此而讓我是對/好的,如同期望被別人認同,如同期望體驗正面能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從父母傳承下來的無意識/潛意識心智,和小時候常常被父母批判/否定,而形成了我'對於表達沒有自信,不敢/不會真實的表達自己'的性格/模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被父母批判/否定。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女性自我害怕被別人批判/否定,需要別人的欣賞/認同。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真實的表達自己,害怕如果我真實的表達自己,會影響/危害到我的生存,如同害怕死亡。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表達與恐懼/沒自信/自卑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抱怨父母造成我'對於表達沒有自信,不敢/不會真實的表達自己',而將真實表達自己的責任推給了父母,沒有為自己負起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當我抱怨是父母造成了我'對於表達沒有自信,不敢/不會真實的表達自己'時,我已經定義了不能自信表達/沒有真實的表達自己是錯的,反之能夠自信表達/真實的表達自己是對的,而沒有對於為什麼允許自己老是'犯錯'/為什麼接受這種對錯的二元性存在負起責任,反而將責任透過抱怨轉移到了父母身上。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批判/否定與我分離的其他人,企圖透過批判/否定別人來建立我的優越感/生存價值,並且害怕別人也用同樣的方式來看待我,害怕別人也批判/否定我,而沒有了解到我是在自我批判/自我否定,我在害怕我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記憶/經驗/知識而定義什麼是對的/錯的,然後根據自己認為對的觀點,來批判/否定別人錯的觀點,而沒有看到對與錯都是屬於自己心智內的定義,都是我自己的解讀。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對&錯的二元性存在,形成了自己認為對/錯的觀點,並且和別人對/錯的觀點衝突,造就了世界的現況。


(待續)

2012年8月11日 星期六

Day 112 - 對不負責任的人生氣2

接續 Day 111 - 對不負責任的人生氣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抱怨別人不負責任,而沒有了解到當我在抱怨別人時,我把自己該負的責任推託到別人身上,沒有去了解自己接受和允許了些什麼才造成這樣的體驗,並且停止它們,所以其實是我自己不負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抱怨別人/男人/女人不負責任,並且因此生氣。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抱怨父母/總統/政府/企業家不負責任,並且因此生氣。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不負責任與負面的/不好的/錯的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緊抓著'我們碰小狗的頭套牠低吼/吠我們'的記憶不放,並且連結著恐懼。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這個記憶,而擔心/害怕被小狗咬,所以提心吊膽的替他拆頭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我所不了解/不熟悉/不能控制的人事物,如同害怕未知。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被我不了解/不熟悉/不能控制的人事物傷害,如同害怕被傷害的痛,如同害怕體驗負面能量,如同害怕死亡。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所有我不了解/不熟悉/不能控制的人事物,其實都是我自己,所以我是在害怕我自己。

我承諾自己當'對不負責任的人生氣'的性格/模式啟動時,我回到身體呼吸,不繼續實體化這個性格/模式,而抱怨別人,對別人生氣。
我了解到當我在抱怨別人時,我把自己該負的責任推託到別人身上,沒有去了解自己接受和允許了些什麼才造成這樣的體驗,並且停止它們,所以其實是我自己不負責任。

我承諾自己生氣的情緒出現時,去覺察/了解我背後還接受和允許了哪些恐懼,並且進行自我寬恕。
我了解到背後的恐懼和害怕自己的利益/生存受到影響有關,而企圖利用生氣改變事情的發生/避免事情再度發生。
我看到了生氣是在逃避/遮掩恐懼的一種方式。

我承諾自己當’別人都不幫我/都我在做’的內在對話出現時,我回到身體呼吸,不繼續被生氣驅動而去抱怨/批評別人不負責任,而是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實際行動去請求別人的幫忙,或者了解別人不幫忙的原因。

我承諾自己當我害怕被小狗咬/攻擊的時候,先不進行與小狗的互動而是回到身體呼吸,等待恐懼通過後再行動,並且透過寫作繼續去了解我背後的心智結構/根源,然後進行自我寬恕。

我承諾自己當生氣/恐懼的情緒出現時,我除了回到身體呼吸、自我寬恕之外,也以笑/嘲笑自己的生氣/恐懼,在笑的時候我拿回了主導權,不再被生氣/恐懼驅動和控制。

Day 111 - 對不負責任的人生氣

我要替小狗把頭套解下來,以便讓牠進籠子裡送牠去洗澡。幫小狗拆頭套的過程中,因為小狗之前不喜歡我們碰牠的頭套而低吼/吠,所以我擔心/害怕在拆頭套時小狗又低吼/吠我進而咬我,所以提心吊膽的在進行動作。
女朋友本來說樣幫我的,卻都沒動作而在做自己的事情,這觸發了我生氣的情緒,並在心中進行內在對話:都不幫我/都我在做。

觸發的記憶:


  • 爸爸抱怨媽媽沒有盡到家庭主婦的責任把廚房打掃乾淨,造成爸爸的腸胃不好,並因此對媽媽發脾氣。
  • 媽媽抱怨/刻意挖苦爸爸沒有盡到男人賺錢養家活口的責任,並且帶著生氣的情緒。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緊抓著"爸爸抱怨媽媽沒有盡到家庭主婦的責任把廚房打掃乾淨,造成爸爸的腸胃不好,並因此對媽媽發脾氣"的記憶不放,並且將這個記憶與負面的/不好的/錯的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緊抓著"媽媽抱怨/刻意挖苦爸爸沒有盡到男人賺錢養家活口的責任,並且帶著生氣的情緒"的記憶不放,並且將這個記憶與負面的/不好的/錯的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這兩個記憶與'對媽媽不負責的態度感到生氣'的性格/模式連結在一起,並且歸納出'要對不負責任的人生氣'的性格/模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受到這兩個記憶、'對媽媽不負責的態度感到生氣'的性格/模式、'要對不負責任的人生氣'的性格/模式的影響/控制,而抱怨別人的不負責任,並且對不負責任的人生氣。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女朋友說要幫我的忙卻沒有而只在做自己的事情’作為觸發點,觸發了’都不幫我/都我在做’的內在對話,並且連結著'真不負責任'的想法和生氣的情緒。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被生氣驅動我的表現/表情/行為,而沒有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並且去了解女朋友沒來幫我的實際原因。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當我對不負責任的人生氣時,其實背後還有個恐懼存在 - 害怕自己的利益/生存受到影響,而企圖改變事情的發生/避免事情再度發生。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當我抱怨女朋友不負責任而生氣時,其實背後我還害怕著小狗可能會低吼/吠/咬我,進而造成我受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當爸爸抱怨媽媽沒有盡到家庭主婦的責任把廚房打掃乾淨,造成爸爸的腸胃不好,並因此對媽媽發脾氣時,其實背後爸爸還害怕著自己的身體健康受影響,如同害怕生存受影響。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當媽媽抱怨/刻意挖苦爸爸沒有盡到男人賺錢養家活口的責任,並且帶著生氣的情緒時,其實背後媽媽還害怕著自己沒有金錢的保障,如同害怕不能生存。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個人的利益受損,害怕生存受影響,而利用生氣來掩飾自己的恐懼,透過抱怨/指責別人的錯誤來企圖得到/實體化自己想要的/渴望的/需要的。


(續待)

2012年8月10日 星期五

Day 110 - 忘記約定時間

連續兩次,和朋友約好時間在Skype上面聊聊,然後時候到後我卻忘記了在做別的事,等超過約好的時間半小時左右才猛然想起來,然後才趕快的打開電腦,上Skype向朋友道歉。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和朋友約好時間談話後卻忘記了,等到過了一陣子才想起來這件事。並且以這個情境作為觸發點,觸發了’啊!我忘記今天的約談了’的想法,和先是震驚/不知所措,然後轉成緊張、著急、愧疚、不好意思的情緒,並體驗到了心跳劇烈/加速。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被震驚/不知所措/緊張/著急的情緒驅動,而趕緊打開電腦上skype找朋友。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過程中,企圖去猜想朋友可能會怎麼反應/待會我們可能怎麼互動/我如何解釋我的遲到,並伴隨著緊張/著急/愧疚/不好意思的情緒。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被緊張/愧疚/不好意思的情緒驅動,而在見到朋友時趕緊先向他道歉。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遲到/失約與不好的/負面的/錯誤的連結在一起,而對於遲到進行自我批判認為我錯了/我對不起對方/我對對方不好意思。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討厭/害怕遲到,當我可能/已經遲到時,會感到緊張、著急、焦慮、有壓力,並且被這些情緒驅動而想盡快到達目的地。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遲到與緊張、著急、焦慮、有壓力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遲到,因為這樣對對方不好意思,害怕對方因此不開心如同體驗到負面情緒,害怕對方覺得我不好/不對,如同害怕不被認同/害怕被否定,如同害怕體驗到負面能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遲到與愧疚/不好意思/不開心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別人遲到而我在等待時,有時會感到不耐煩/焦慮/生氣。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遲到與不耐煩/焦慮/生氣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這裡與時間連結在一起,而允許了自己被時間奴役/控制。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想要在某個時間點內達成某個目標,因而使自己陷入壓力、緊張、焦躁、著急的情緒。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達成某個目標/到達某個地方作為我的生命動力,驅動我來行動,而沒有允許自己在這裡作為主導原則指揮自己行動。

我承諾自己下次和朋友skype約談時,用一些方法來提醒自己約談時間,例如鬧鐘、便條紙。

我承諾自己下次面臨'我遲到了'的情境時,如果有任何的想法/情緒生起,我回到身體呼吸,確保自己不被想法/情緒驅動我的行動或進行更多的思考/想像,而是我作為主導原則指揮自己的行動。

我承諾自己下次面臨了朋友遲到的情境時,我如果必須等待,那麼我在呼吸中等待,而不允許任何想法/想像/情緒來指揮我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