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5日星期二

Day 347 - 換了個位置就換了個腦袋


大部分人常會在自己的位置上遭遇一種情況,那就是會遇到自己不願意做某些事情,但是基於這個位置上的壓力而不得不做的兩難抉擇,例如某個警察被上級長官要求去鎮暴,但其實這個警察心中並不想這麼做的,甚至這樣做會讓自己的良心備受煎熬,但基於這個位置的壓力而不得不去做,否則就會丟了工作而失去收入的來源;或者某個工廠老闆,即使知道用了黑心的原物料來製做食品是會危害消費者健康的,但為了確保工廠的競爭力還是選擇了黑心。
因為我們活在這個世界系統中,如果不依照著系統運作的規則,自己的位置就會被另一個人所取代掉,而自己則面臨生存的壓力,或者甚至無法生存,因此為了生存還是得去尋找世界系統中的另一個位置待著。



從這個角度來看或許可以說明一個有趣的現像 - 為什麼常常會說某個人換了個位置就換了個腦袋,言思行跟以前相比完全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因為他只是在乖乖的在自己的位置上做這個位置該做的事情,這樣子才能夠確保自己的生存,而這個位置擺上哪個人並不重要,不適任就換一個聽話的,以扮演好這個位置的角色並確保世界系統的運作。

所以一個人即使做了國家的總統、行政院長,即使說出來的話很荒唐,發表的談話跟他上任前的政見完全不一致,做出來的決定非常的不合理,他其實只在這個時空條件中的這個位置上承受這個位置的壓力並做他"該做/不得不做"的事情,就像我們其他人也在自己的位置上不得不做某些事一樣,而誰讓他/逼他站在這個位置上做這些事的?是這個世界系統!和所有創造和支持這個系統的人們,那就我們所有的人民、所有的人類、所有的共同創造者!

於是我們人類活在自己創造的困境中,就像是不斷的追逐經濟成長,以為錢能夠帶來幸福,但實際造成的後果卻是人民普遍的不幸福指數越來越高,生存壓力越來越大,自殺率也因為錢的因素節節攀升。
誰該負責呢?誰該被指責呢?是這個國家的統治者,或者是共同創造/支持這個世界系統的人們,選擇了放棄自己的力量與權力,將其交付給了自己創造的世界系統,任由這個系統中位居統治者位置的人來支配自己的生活,然後再歌頌或抱怨這個統治者。
所以是我們繼續支持某一個人站在統治者的位置上說著浮華不實的話,做著看似荒唐的決定,是我們把權力讓給他的,因為我們創造了這個不公平的世界系統,我們不滿意卻不肯修正它,讓世界系統來決定我們的生死,並且持續迫害著有生命的地球和地球上的其他生命,我們就是這樣活在自己創造的困境中的。

那麼有解決方案嗎?

"自我治理的平等權, 而不需要外在人為的政府控制去妨礙和控制社會的生命力及其每一個組成部分。這樣的自我治理權應該被整合進更大的社會整體和憲法形式之中,以維護更大整體的完整性,如此在一個真正的共和治理形式中,每一個個體在他或她的平等生命權中是被整個社會與政治結構所支持和保護的,如此連同每一個被大力地保護的權利, 則社會的完整性永遠不會被破壞。"

在這條法案中陳述了我們不需要將力量與權力交付給世界系統和其中的統治者,而是提倡所有人民有平等的自我治理權,也就是每個人為自己想過什麼生活做決定與負責任,並且為生活在同一個國家/地區的人們共同想過什麼生活做決定與負責任。因此權力與責任不再會只在某個領導者身上,而是在所有人的身上,如同這才是真正的民主。

而平等生命基金會提出的生活收入保證提案正是修正現在不公平的世界系統,實踐自我治理平等權的新系統,截取內容如下:

"當我們考量如何得以設計出一個可以永久執行的改變的時候,我們必需考慮到許多此刻正在面臨的問題,尤其是,我們顯然的在我們自己的定義和接受的如其所是的階級結構之中,將我們自己鎖在對世界的掌控力量之外,而我們每一個人如何得以回到自己的力量去主導這個世界,令其到達一個可以利益全體而非只是少數人的不同的現實結果。

相當明顯的是,在此時刻僅有平等的這個點可以令我們號召自己,而由此我們可以開始修補我們至目前為止造成的破壞,這個點就是平等的責任,一個我們可以立即的分擔在這個星球上每一個人的決定的承載的點,一個我們不必要去爭論、爭取或者查問的點,因為這是我們每個人可以在自身中領悟和決定去行動而成為問題解決的一部份的一個點。

依照這個瞭解和我們的共同責任,我們已為改變寫下了提案,我們不需要領導者,我們需要的是一個集體的,不再支持如此不幸與悲慘的世界的協議,因為我們不需要它,沒有人因它而更好或更有智慧,所以我們必須來改變這個我們嘗試去教育我們自己和彼此的教導的內容,經由聲明放棄我們的苦痛,經由放棄所有生命的苦痛, 為了生命高於所有事物價值之上的一個不同的世界,而令金錢回到它應該總是從屬於服務生命的位置。"



請共同研究和參與實踐生活收入保證提案,讓我們共同創造一個能夠平等支持所有生命的世界系統,讓我們可以在世界系統中的任何位置享受自己,而不再需要承受來自世界系統的生存壓力,不用再以"我們來這邊學習人生課題"的藉口來合理化生命的痛苦,這一點也不必要,請加入我們!

2014年4月11日星期五

Day 346 - 鳥籠中的自由



我們生長在地球上,這裡有一個世界系統被加諸在這顆有生命的星球上,創造這個世界系統的不是哪個神或佛或任何神秘的力量,而是所有的人類。所有的人類透過在生活中每一刻的言思行,共同交織創造/推動了世界系統的運作。


在整個世界系統中每個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位置,有總統、革命領袖、大老闆、富豪、明星、宗教/靈性導師、政客、商人、農人、上班族、黑道、奴隸、童工、流浪漢、罪犯、.......。不論自己喜不喜歡目前的位置,我們都在自己的位置上過著每日的生活。


每個人/位置有自己特定活著的目標、理由、責任、和壓力。顯然的,很多人並不滿意目前的生活,也就是不滿意目前自己在世界系統中的位置,或者對於這整個世界系統並不滿意;但仍有人在這個世界系統中是滿足的、快樂的;當然也有人也不管那麼多,反正應付每天的生活就夠了。然而不論如何,每個人都在世界系統中作為一個小元件,盡責的推動世界系統的運作。



大部分人常會在自己的位置上遭遇一種情況,那就是會遇到自己不願意做某些事情,但是基於這個位置上的壓力而不得不做的兩難抉擇,例如某個警察被上級長官要求去鎮暴,但其實這個警察心中並不想這麼做的,甚至這樣做會讓自己的良心備受煎熬,但基於這個位置的壓力而不得不去做,否則就會丟了工作而失去收入的來源;或者某個工廠老闆,即使知道用了黑心的原物料來製做食品是會危害消費者健康的,但為了確保工廠的競爭力還是選擇了黑心。
因為我們活在這個世界系統中,如果不依照著系統運作的規則,自己的位置就會被另一個人所取代掉,而自己則面臨生存的壓力,或者甚至無法生存,因此為了生存還是得去尋找世界系統中的另一個位置待著。


在這之中有個有趣的問題可以探討,那就是我們活在這個世界系統中真的有選擇的自由嗎?還是其實只能在有限的範圍中去做選擇?每個人/位置的差別只在與選擇的限制較少或較多罷了。例如金字塔頂層階級的人們,或者某些可以自給自足、與世無爭、物質和精神滿足的人們,他們的位置限制較少選擇較多;但有些位置的人們則選擇很少,甚至沒有選擇,例如那些第三世界的奴隸、童工們、被賣去做妓女的女孩們。
因此,在這個世界系統中的自由/選擇是有限制的,而自由的程度則是看位居系統中的什麼位置而定。但如果看看這個世界系統的實際運作方式/本質:衝突、控制、競爭、適者生存、......,我們可以了解到為何人們那麼渴望/提倡/追尋自由了,甚至創造了宗教、靈性來催眠人們這些實際在發生的衝突、掙扎只是幻象,我們的本來面目是完滿、是愛、是自由,因為這至少給了每日在自己位置掙扎的人們一點活著的希望,或者可以讓我們活在靈性/精神/心智的滿足中而不用去看看/了解世界系統和物質世界中真實發生了什麼事。


如文章一開始所言,是所有的人類共同創造這個世界系統的,很奇怪的是人類為什麼要創造一個讓自己和所有生命活得不自由,或有限自由的世界系統,而不去創造可以讓所有生命都無條件活在平等自由的系統呢?
因為我們不了解自己作為創造者是怎麼創造每日的生活/這個世界系統的,我們與自己的創造物分離了。而只能在自己的位置上用抗爭/革命、順從/臣服、忽視/冷漠的態度和方式來面對並延續這個世界系統,如同延續自己和所有生命的體驗。
我們將自己侷限在只能/只想追求在世界系統中有個較好/較優越的位置,而不是去改變世界系統如同我們整體的生活方式,讓自己不論處在這個世界系統中的哪一個位置都可以是自由與滿足的。

(待續)

2014年4月5日星期六

Day 345 - 正面思考的背後是恐懼


接續 Day 343 - 尋求現時政治系統的解答 的這段內容,進行自我寬恕


看完了她的回信,我了解到一點:是阿,當面對問題時,對抗、轉移注意力/正面思考、或者逃避/冷漠一直是人們的處理方式,然而問題卻仍然在那邊,並不斷的在累積成為更大的問題,因為人們除了這些方式外不知道還能怎麼做了,於是只能在問題發生時一股衝動去尋求短暫的解決,卻沒查覺正在製造/累積更多的後果到未來之中,而真正的解決方案從來沒有被找到。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沒有了解到當一個被解讀為錯誤/負面的事件發生時,用一個正面的想法/想像來回應已經發生的後果不會是徹底的解決方式。因為在此時,一個後果在物質實像中發生了,而自己的心智將這個後果評判/解讀為是負面的,然後又根據自己如同心智小我的習性/價值觀/知識,立刻在心智中創造一個正面的想法/想像,企圖用一個自己希望/喜歡看到的想法/想像去替換掉自己不願意看到/害怕的已發事件。
如同自己做為創造者用了逃避/轉移注意力/壓抑的方式來面對自己的創造物,繼續在心智中創造正面與負面、對與錯的分離幻象/衝突,並在物質實像顯化相應的後果。這樣做的背後其實是在害怕面對真實的自己,因為如果了解自己真正的本質和所創造的後果,那麼就會了解到只有自己能夠改變自己而不得不改變了,所以自己作為心智小我企圖轉移注意力來確保自己不用看到自己真正是誰而不用改變。


因此,當我看到一件事情發生時,而我將這件事感知/解讀為是錯誤/負面的,然後開始企圖把注意力轉移到正面思考/想像時,我停止並呼吸,停止參與心智中負面到正面的注意力轉移,而是將注意力轉移到自己/身體的呼吸中,幫助自己回到這裡。
我了解到在這之中,什麼是"錯誤/負面的"是心智小我的解讀/評判,而"逃避負面的/追求正面的"正是心智小我的習慣模式,此時我專注的並不是在這裡實際上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發生?而是專注在我作為心智小我想要看到什麼?
而我了解到當”我想要甚麼/正面的”存在時,”我害怕甚麼/負面的”也同時存在,這全部都同時存在個人的心智中,如同這全都是我自己,我無法只要好的不要壞的。
因此,我了解到在這個全體生命是平等的物質地球中,在這裡所有的發生的後果/體驗都是我,我無法只把自己分離/侷限進好的/正面的,而無視或逃避那些壞的/負面的自己。
所以後果既然已經發生了,根據一體平等為原則,我承諾自己以利用這個機會去了解自己是怎麼創造/參與/實體化這個整個體驗的?然後進行自我寬恕和修正,確保自己心智中的資料向物質實像的資料校準,如其所是、平等如一的呈現,不再透過賦予正面或負面的能量評價到物質實像中,而繼續創造心智世界和物質世界的種種分離。

2014年4月4日星期五

Day 344 - 自我正義滋養著罪惡

接續 Day 343 - 尋求現時政治系統的解答 的這段內容,進行自我寬恕

看完了她的回信,我了解到一點:是阿,當面對問題時,對抗、轉移注意力/正面思考、或者逃避/冷漠一直是人們的處理方式,然而問題卻仍然在那邊,並不斷的在累積成為更大的問題,因為人們除了這些方式外不知道還能怎麼做了,於是只能在問題發生時一股衝動去尋求短暫的解決,卻沒查覺正在製造/累積更多的後果到未來之中,而真正的解決方案從來沒有被找到。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自己沒有了解到當一個被解讀為錯誤/負面的事件發生時,去指責、批判別人,或者口頭/行動上去爭論誰對誰錯、誰比較有理、誰輸誰贏並不會是徹底的解決方式。因為當這樣做時自己已經在心智中將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歸類劃分好了,並只根據自己認為對的觀點/信念來自我定義,堅持著對的觀點/信念,與所謂錯的觀點/信念站在相反/對立的立場上衝突著,這時找出真正的解答不再是重點,重點被轉移到了"我必須是對的/我要贏"上面。而沒有看到所有對與錯都只是每個人自己的心智之中存在的幻象,當我們投射到"敵人"身上和其對抗時,其實是自己內在的二元性價值觀在互相衝突著,因此越執著對的/正義,就越滋養錯的/罪惡。
在這樣的背後其實是自己在害怕改變自我定義、害怕放棄自我侷限,而企圖想要擊敗/壓制/說服"敵人"來確保自己是對的而不用改變。
既然我們做為創造者創造了自己心智中對與錯的價值觀,即使看到了這樣的二元性價值觀會不斷的在自己的內在和外在世界創造二元性的衝突,卻仍然不願意改變自己,那麼創造物/後果也不會改變,而會和秉持著相同價值觀的人們繼續互相投射、繼續共同創造衝突的戲碼。而反映著我們整體存在本質為何的地球/物質實像,正如實顯現著地球/我們整體的本質,在對與錯戰爭不斷的循環中漸漸的壞敗毀壞。

因此,當我看到一件事情發生時,而我將這件事解讀為是錯誤/負面的,開始給予批判、指責,要求別人負起責任,甚至已經跟別人進入了爭論對錯輸贏的模式而體驗到怒氣時,我停止並呼吸。
我了解批判、指責、爭論對錯輸贏是心智小我的基於二元分裂價值觀的運作模式,而憤怒正是證明我正參與了心智小我的運作,正被心智小我所驅動/控制,企圖透過憤怒來改變自己反對/不想看到的情況,在這時我將主導權交給了心智而沒有站起來主導自己。所以我承諾自己主導自己先停止參與心智小我的習慣性模式,不再給心智小我力量,透過平穩緩和的呼吸讓自己慢下來,讓自己從心智的能量波動穩定到物質這裡。

我了解到要改變創造物/結果必須先改變創造的出發點,那就是先改變創造者自己。所以我承諾自己藉由這個機會去探討/研究自己內在接受了什麼樣分裂的價值觀/自我限制並進行自我修正,幫助自己更了解自己、與自己更親密。也因此我可以給自己機會學習從更廣闊的視野去尋找對全體最有益的解決方案,而不再將自己侷限在自以為對的價值觀與衝突的後果中。

2014年3月28日星期五

Day 343 - 尋求現時政治系統的解答



前陣子我在Youtube上看到了Russell Brand的一個訪談,我不熟悉他是誰,只知道是個英國的明星/名人。在這個訪談中看到他提出來不少很酷的觀點,一針見血的指出現行政治系統所衍生出的種種問題,像是:當前的政治只服務非常少數的人,政客們只服務大財團卻漠視人民的需求;現行的政治系統在製造越來越多的貧窮、剝削全世界的窮人;政治系統不應該破壞地球、不該製造大量的貧富差距、不該忽視人民的需求;即使政黨不斷在輪替但是相同的問題仍舊繼續存在;革命/改變正在各地發生,需要一個能夠服務地球和全人類的新政治系統......。

其中,當主持人問他說到底想怎麼做的時候,他提到了想要一個可以平等重新分配財富的新系統,可是他還不知道該怎麼做。看到他這麼說我立即想到了平等生命基金會提出的生活收入保證提案完全可以符合他的需求,正是他提出所有問題的解決方案。
於是我在想:一個有知名度和號召力的明星/名人、他了解這個世界的問題、正在尋求新政治系統/解答,那把生活收入保證提案提供給他不就剛剛好!

於是我連繫了某位Desteni的人,把Russell Brand的訪談視頻貼給她看,同時把我的想法跟她說,請問她的意見,她回答:"......查過了Russel Brand的背景,顯示他可能仍只是被精英人士用來將大眾的注意力持續轉地移到革命反抗現行系統上,而不是真正的要提出解答。然而試試把生活收入保證提案提供給他也沒有損失,而事實上已經有傳達給他了,但沒有回應......"。

看完了她的回信,我了解到一點:是阿,當面對問題時,對抗、轉移注意力/正面思考、或者逃避/冷漠一直是人們的處理方式,然而問題卻仍然在那邊,並不斷的在累積成為更大的問題。如同人們的注意力持續的專注在/被轉移到延續問題上而非尋求對全體有利的解答上,因為人們除了這些方式外不知道還能怎麼做了,於是只能在問題發生時一股衝動去尋求短暫的解決,卻沒查覺正在製造/累積更多的後果到未來之中,而真正的解決方案從來沒有被找到。

所以,還是得回到出發點上,當種子是二元對立、對錯、輸贏時,那麼所長出的樹幹、葉子、花蕾、果實也只能是二元對立、對錯、輸贏的。
那麼如果出發點/種子是一體平等對全體最有益的原則,會長出甚麼樣的樹幹、葉子、花蕾、果實?
從人類的歷史/意識/記憶中我們可以了解到一體平等對全體最有益的原則是從來沒有在地球/物質世界被實踐過的,一直以來我們唯一知道的生活方式就是二元對立、對錯、輸贏,即使在宗教和靈性領域中也是如此,所以低頻的地球永遠無法顯化成為高頻的天堂/淨土。

現在,生活收入保證提案正是以一體平等對全體最有益為原則來設計的解決方案/政治系統,為了自己、所愛的人、其他的全部生命好,停止延續舊模式,請大家給自己機會來參與、實踐,來共同創造和驗證看看是否能帶來改變?能帶來什麼程度的改變?加入我們!

2014年3月26日星期三

Day 342 - 當人權遭到踐踏時



人們一直以來都把自己的權力交給少數幾個人來負責管理/帶領自己,在這樣的情況下,昏君與明君永遠都有可能會出現,而基於人類維護自我利益的本性和歷史的證明,昏君出現的機率的高出許多,這裡昏君簡單定義為:沒有能力或不願意平等的去考量全部人民的福祉並謀求全體的最大利益。

當大多數的人民被昏君統治/壓制得受不了了,就會開始抗議/叛亂/革命來爭取自己的權益、確保自己的生存,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失敗。然而即使革命成功了,人民會繼續沿用舊模式將權力交給少數幾個人去統御/管理,於是人們不斷的在重複歷史,即使換了不少表面形式 - 帝王制、共產制、民主制、......,但從本質上和實際運作的結果來看是沒甚麼差異的 - 金字塔階級、少數人統御/管理大多數人、少數人擁有大部分的生存資源可以享樂而其他大多數的人們只能競爭求生存的不公平現象。
這對人類來說是理所當然的,貧與富是理所當然的,戰爭與和平是理所當然的,興衰成敗是理所當然的,沒錯,只是這樣的理所當然裡有生命不斷的在犧牲,如同人權被踐踏也是理所當然的。
所以也可以說人類從來沒有從歷史中真正的學到些什麼,所以繼續用同樣的方式來"創造"新生活,而人類所謂的創造其實也只是在重新複製歷史而已。

如果我們可以放下那個理所當然,開始以全體生命的真正的福祉為前提來創造我們的生活,不再只是侷限在誰對誰錯、誰輸誰贏、誰藍誰綠、適者生存的價值觀裡面,那人類的體驗肯定會完全不同,可以說人類這才真正的進化了。
要這樣做肯定不能繼續沿用舊模式 - 將全體人民的權力交給少數幾個人來負責/管理/統御,這樣只會再延續歷史而複製同樣的結果到未來,唯一的解決方案就是"真的"民主,必須有一套體制每個人民都是總統/決策者/負責任的那個人,所有人有平等的權力為自己發聲,所有人有平等的權力決定共同想過什麼樣的生活,所有人對於共同創造的後果負有平等的責任

看到這些文字肯定有人會想這太理想化了、太遙遠了、不可能,是的,我們的生活/世界系統是人類共同創造的,我們相信不可能就會創造不可能而繼續活在舊模式中。所有的理想是靠行動一步一步實踐達成的。

對於不斷重複發生在生活/國家/世界中的體驗感到不滿、無力、憤怒、厭倦嗎?想要真的活在互信互助互愛、共生共榮的世界中嗎?
那麼開始學著給出自己想要的,開始將學習讓愛平等的包含所有的生命,這不是理念、不是感受,而是實際的行動。
提供給願意行動帶出真的改變、真的創造的人們,藍圖和方針平等生命基金會已經準備好了,請加入我們並研究生活收入保證提案 (Living Income Guaranteed)

2014年3月22日星期六

Day 341 - 到底是誰的錯 - 自我修正


當我看到自己在一個像徵錯誤的事件發生時,如果感知到別人在指責/抱怨是我犯錯,而心智中浮現了"又不是我的錯"、"又不只是我的責任"、"不公平"...等想法並連結著生氣/不爽/壓抑/委屈等情緒反應時,我停止並呼吸,確保自己不進入心智的習慣性反應模式之中,然後主導自己去了解和解決需要被處理的問題。
我了解到對於被指責犯錯時的想法/情緒反應,是我以求生存/保護心智自我為出發點,經過長時間不斷的參與/重複相同的心智模式而制約自己來的,到了一種自動化運作的程度,讓我相信這種心智反應模式就是自己。而現在我看到了當我參與這個自動化的心智反應模式時,我是沒有主導權和力量的,我將主導權和力量讓給了心智意識系統,而被一個與我分離的創造物被牽著鼻子走。

當我看到自己在一個像徵錯誤的事件發生時,如果感知到那是某個人的錯、某人必須負責,或沒我的事,或我也沒辦法時,我停止並呼吸。
我了解到這些想法只是自己透過心智創造出來的分離信念,透過參與這些想法我忽視/掩蓋了自己是共同創造者的事實與責任,長時間以來一直用同樣類似的藉口來催眠自己,到了相信這是真實的地步,然而這其實只是我害怕改變自己的藉口。

我了解到當一件象徵"錯誤/正確"的事件發生時,所有參與者都是這個事件的共同創造者,透過一段時間的直接或間接參與而共同創造出來的後果。在這之中,所有參與者都是創造者/源頭,同時是創造/過程,也是自己的創造物/後果如同一個整體。
因此,如果我不願去看到並承擔起自己這部分的責任,只指責其他人或期望其他人為自己的體驗/世界的現況負責,那麼我作為共同創造者只會延續著去創造和體驗相同的、重複的後果,而地球作為物質生命則會如實的反映給我們看本質上我們是誰 - 那並不是像我們相信/想像的那樣美好的。
因此,當一個國家中有一件象徵"錯誤/正確"的事件發生時,所有國民都是共同創造者;當整個地球中有一件象徵"錯誤/正確"的事件發生時,所有生命都是共同創造者,透過共同都相信的價值觀來創造的,例如我們都相信對與錯、好與壞、正面與負面、贏與輸、高頻與低頻、富與貧是正常的,我們就會依此來創造自己和整體的體驗。而由於一直以來我們就是這樣在創造和體驗的,所以除此之外似乎也看不到其他的可能的生活方式了。

而我現在了解到全體生命活在平等的好/贏/富足中共生共榮是可能的,因為我是共同創造者之一,我可以開始創造這樣的創造物/後果出來,透過實踐一體與平等的原則,停止接受和允許自己繼續創造二元性的後果。


共同創造者們,實踐一體與平等的原則,創造對全體生命最有益的生活,請研究Desteni和由平等生命基金會提出的生活收入保證(Living Income Guaranteed)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