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30日 星期日

Day 151 - 靈性/Desteni性格的思想維度2

接續 Day 145 - 靈性/Desteni的內在對話
接續 Day 150 - 靈性/Desteni性格的思想維度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下面這些畫面/記憶如同想法,以這些想法作為靈性/Desteni性格的啟動方式,開始參與有關’回歸生命’的想像、內在對話/暗聊、情緒/感覺反應、行為的程序:

  • 突然浮現了某個記憶中的一句話/一個畫面,例如靈性導師說過的一句話或者說話的畫面、我對朋友說過的一句話或者說話的畫面。
  • 在閱讀文章時,當我覺得了解了其中的意思,這時候會浮現我在向朋友講解/教導剛剛所了解的知識的想法、畫面。例如閱讀到自我寬恕的效用,我覺得了解了,此時一個'向朋友講解/教導自我寬恕的效用'的想法、畫面就出現了。
  • 在閱讀文章時,浮現了與內容相關的記憶/畫面,例如閱讀到有關金錢恐懼的段落,此時會浮現記憶中我的一個朋友有這樣的情況。
  • 對目前這裡的情境觸發相關的記憶/畫面。
  • 浮現未來要做的事的想法或畫面,例如突然浮現晚一點自我寬恕日記的內容要寫些什麼
而這些記憶/畫面/字句/人/能量/情境都跟’回歸生命/靈性/修行’有關連。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靈性/Desteni性格與回歸生命與靈性與修行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我是如何的根據靈性/Desteni的性格來定義自己,毫不質疑的接受/參與這個性格所產生的想法和這個性格中其他心的智維度,沉浸在心智的幻像世界中,使我與自己/這裡/物質/整體是分離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認為
和’回歸生命’相關的想法/畫面/記憶是重要的、有道理的、吸引人的、對我有幫助的、好的、對的、正面的,而不斷的被這些想法/畫面/記憶所吸引並且跟隨著它們,借此來啟動我的靈性/Desteni性格。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如果不去認真的思考靈性/Desteni性格所產生的想法的話,會使我錯失重要的了解/洞見/領悟,會使我錯失了解決一個問題/困境的機會,會影響到我回歸生命的進程。而沒有了解到正是我不斷的參與靈性/Desteni性格,不斷的強化/演化心智意識系統,才使得我不斷的實體化相同模式的問題/困境,並延遲了自己/整體回歸生命的進程。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思考可以帶給我了解/洞見/領悟,可以幫助我回歸生命。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真正的了解/洞見/領悟不用透過思考,因為我只能根據自己的心智結構來思考,思考的範圍只侷限在心智意識系統中,無法找出回歸生命的解答,因為心智意識系統永遠會想辦法使我遠離生命來維持自己的生存。而真正的了解/洞見/領悟是生命與生俱來卻被忽略的常識。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被靈性/Desteni性格控制/影響/驅動,而對於回歸生命的訊息特別有興趣,不斷的想要尋找/了解這些訊息以成為我的知識,然後以這些知識來強化/演化靈性/Desteni性格。
所以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以回歸生命的知識來強化/演化心智意識系統/性格,而不是用來支持自己停止心智意識系統/性格,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活出知識,將知識作為我一體平等的表達/體驗。

2012年9月29日 星期六

Day 150 - 靈性/Desteni性格的思想維度


參考 Heavens Journey to Life : Character Dimensions – THOUGHT Dimension: DAY 164
接續 Day 145 - 靈性/Desteni性格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與'回歸生命'相關的思想作為記憶/圖像自動的浮現在我的有意識心智中,讓我覺得很有吸引力而不自主的跟隨著思想進入心智之中。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到當有意識心智中的思想浮現的那一刻,我是如何的接受和允許自己根據思想去定義我是誰/我與自己的關係/我與這裡的關係。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到當思想浮現的那一刻我是有選擇的,我可以接受和允許自己去參與思想,去看看思想在向我表達些什麼,或者我可以維持在這裡不被思想牽著鼻子走。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長久以來作為心智中的靈性性格/Desteni性格而活,接受和允許自己參與/跟隨著與'回歸生命'相關的思想,聽思想的命令,而不是維持在這裡與自己在一起,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為我/我的世界負起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跟隨著靈性性格/Desteni性格中’正面共振’的思想實體化,例如:向我的朋友教導/陳述什麼是一體平等、跟別人講解我走過進程的領悟/經驗的想法/畫面,這讓我體驗到優越感。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跟隨著靈性性格/Desteni性格中’負面共振’的思想實體化,例如:根據Desteni的知識去解讀/批判一個靈性導師/修行者/光行者的想法/畫面,而讓我體驗到焦躁、生氣的情緒。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讓一個思想把我引誘進心智之中,而不是維持在這裡以增進我與自己的關係,為自己在這個世界的未來作出貢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到一個思想如同一個影像/畫面是如何的在控制/支配我是誰,如同在物質/實際生活的一瞬間我如何去做決定。這也表示了我在心智中被影像/畫面影響的程度,而不是我實際的活在物質世界這裡。

我承諾自己當我注意到與'回歸生命'相關的思想出現在心智時,我停止參與這個思想並回到呼吸,支持自己穩定維持在身體/物質世界這裡。
我了解到當我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跟隨著思想時,不論是正面或負面的思想,它都會帶領我到心智的深淵,消耗我的身體精華轉換成能量來餵養心智,並使我完全的與自己/這裡分離,使我無法為我/我的世界負起責任。

2012年9月27日 星期四

Day 149 - 活出知識2


接續 Day 148 - 活出知識


當我覺察到自己正準備開始或已經開始有關’回歸生命’的思考/想像/回憶/內在對話/暗聊/能量反應時,我停止並回到身體呼吸。

我了解到我是活著的文字,我所表達的每一個字都有其後果要去負責的。

我了解到當我有觀點、看法、意見而其連結著畫面時,這些其實是心智中的知識/訊息結構。

我了解到當我實際的活出知識時,我與知識才是一體平等的,不是分離的,否則知識只是被心智意識系統利用來和別人競爭/衝突/爭吵的利器,用來捍衛人格/自我,用來創造自己的優越感/有力感/正面能量體驗,用來逃避自己的恐懼/自卑感/無力感/負面能量,用來確保自己的生存,用來取得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利益全體生命。。

我了解到自己過去將’回歸生命’在心智中賦予了重要性,賦予了’好的/對的/正面的’的定義,而不斷的想離開這裡去追求/完成回歸生命這件事。
而現在我了解到生命就在這裡,就在每一刻身體的呼吸中。

我了解到參與’回歸生命’的思考/想像/內在對話/暗聊只是繼續餵養/演化心智意識系統,強化心智意識系統的力量,強化我的性格/人格,強化我與自己/別人/整體的分離,而無法實際幫助自己回歸生命。

我了解到隨著累積的知識/訊息越多,我或許能演化成為一個高級/優越的心智意識系統,但是卻不能改變’我是誰’,我仍然只是系統而非生命。

我了解到當累積的知識/訊息越多,所要進行的自我寬恕也就越多,才能解構心智中的知識/訊息結構。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在身體呼吸,透過呼吸讓自己慢下來,讓我可以更清楚的覺察到/看到跟’回歸生命’有關的想法/想像/內在對話/暗聊/能量反應的出現與模式,進而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回到呼吸,停止參與這些心智模式/元件。

我承諾自己透過寫作了解自己的性格/人格之中,思考/想像/內在對話/暗聊/能量反應/行為模式/實體化後果是如何在運作與呈現,並且透過自我寬恕來將其解構。然後重建能夠支持自己實際的/一體平等的活在物質世界的心智模式,並活出這些新的模式,而不是將這些新模式淪為心智中的知識結構,導致自己仍然停留在舊模式中,無法做出實際的改變。

Day 148 - 活出知識



接續 Day 145 - 靈性/Desteni性格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利用知識/訊息/經驗來作為和別人競爭/衝突/爭吵的利器,用來捍衛人格/自我,用來創造自己的優越感/有力感/正面能量體驗,
用來逃避自己的恐懼/自卑感/無力感/負面能量,用來確保自己的生存。在這之中,知識/訊息/經驗只是用來強化心智,用來爭取自己的個人利益,用來加強與其他人/整體的分裂。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所聽到的訊息經過了解後成為了知識,然後就只停留在了解知識、表達知識的階段,而沒有實際的平等如一的活出知識。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確實的活出’每一刻在身體呼吸/每一刻在這裡’的知識。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確實的活出每次自我寬恕完後的自我修正。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與知識/訊息/經驗是分離的,這些被心智意識系統利用來取得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利益全體生命。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活出知識,讓活著的知識作為我生命的表達與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我是活著的文字,我所表達的每一個字都有其後果要去負責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知識/訊息而形成了觀點、看法、意見,並且連結著畫面儲存在心智中。
而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我是如何的以想法/畫面作為入口,進入心智人格的想像、內在對話/暗聊、情緒/感覺反應、行為模式之中,然後就把這些心智元件當成是我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知識就是力量,而渴望不斷的累積知識,如同不斷的強化心智意識系統的力量,支持自己作為心智意識系統繼續利用知識來和其他心智意識系統競爭求生存,根據知識來表達/行動/做決定,而遺忘了如何作為生命來表達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不斷的利用知識來創造心智中的系統,然後允許自己作為系統而活,被系統控制/影響/奴役,所以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活過,是系統在活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與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現在的世界系統正是由訊息/知識堆積出來的,我的知識與別人的知識互相衝突/競爭,而將生命作為競爭下的犧牲品 - 例如:人力勞工、動物絕種、
樹林砍伐、大自然的汙染。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隨著累積的知識/訊息越多,我或許能演化成為一個高級/優越的心智意識系統,但是卻不能改變’我是誰’,我仍然只是系統而非生命。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領悟到當我累積的知識/訊息越多,所要進行的自我寬恕也就越多,才能解構心智中的知識/訊息結構。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回歸生命’在心智中賦予了重要性,賦予了’好的/對的/正面的’的定義,而不斷的想離開這裡去追求/完成回歸生命這件事,卻忘了生命就在這裡,就在每一刻身體的呼吸中。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參與’回歸生命’的思考/想像/內在對話/暗聊可以幫助自己回歸生命,而在每次與’回歸生命’相關的字句/想法/畫面/記憶在腦中浮現時,我就被吸引然後沉迷在其中,卻沒有看到當我參與思考/想像/內在對話/暗聊時,我正背離了生命而支持/加強心智的力量與對自己的分離,我離生命也就越來越遠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回歸生命’的思考/內在對話/暗聊來替心智意識系統充電,來強化我的性格/人格,來強化我與自己/別人/整體的分離。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Desteni的訊息’在心智中賦予了重要性,賦予了’好的/對的/正面的’的定義,而不斷的想要閱讀更多的訊息,了解更多的知識,卻沒有實際的活出Desteni的知識。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Desteni的訊息/知識作為思考/內在對話/暗聊的素材,用來餵養心智意識系統,而不是支持自己回歸生命。

2012年9月25日 星期二

Day 147 - 寬恕和媽媽爭吵的記憶2

接續 Day 146 - 寬恕和媽媽爭吵的記憶


當我’企圖透過生氣/憤怒的爭吵,來將自卑/無力的體驗轉變成為優越/有力的體驗’的模式啟動時,我停止並回到呼吸。

我了解到在這個模式中,自卑&優越者、無力&有力者都是我,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這些二元性存在,而對方作為優越/有力者只是我的投射。

我了解到在這個模式中,生氣/憤怒的背後是害怕被別人傷害的恐懼,而我企圖利用生氣/憤怒來保護自己。

我了解到每當我生氣/憤怒時,我作為心智正在向身體擷取資源轉換成為生氣/憤怒的能量,所以我不用被別人傷害就已經先傷害自己了。

我了解到讓我生氣的情境/人只是在向我反映內在我仍然接受生氣/憤怒的存在,我仍然企圖透過指責/抱怨別人,希望透過別人改變來改變我的體驗,逃避為自己的體驗負責任,沒有站起來停止並指導自己的體驗。

我了解到在這個模式中,我希望在競爭/衝突/爭吵中贏得勝利,來掩飾/逃避自己的自卑/無力的負面能量體驗,轉變成為優越/有力的正面能量體驗。

我了解到在這個模式中,我仍然渴望正面能量體驗,害怕負面能量體驗,而沒有僅僅回到呼吸並停止心智能量性的體驗。

我了解到逃避自卑感/無力感/負面能量體驗,其實是在逃避我自己所創造的後果,是在逃避/害怕自己。而由於我接受和允許了自己逃避/害怕與我分離的情境/體驗,所以我會不斷的創造並體驗我所逃避和害怕的,因為我逃不開我自己。

我了解到我與自我/心智意識系統的關係正是優越&自卑感、有力&無力感的關係,只要我還接受和允許自己被心智意識系統影響/控制/奴役,我永遠是自卑/無力的。

我了解到是我接受和允許了’企圖透過生氣/憤怒的爭吵,來將自卑/無力的體驗轉變成為優越/有力的體驗’的這個模式存在,讓這個模式影響/控制我,所以這個模式不斷的實體化到我的生活中讓我體驗,除非我站起來停止這個模式。

我承諾自己以呼吸讓自己安住在這裡來通過生氣/憤怒的能量,確保自己不被生氣/憤怒的能量驅動而去表達,如果能量反應很強烈,那麼我僅僅閉嘴不說話,支持自己在這裡呼吸,不再屈從於’企圖透過生氣/憤怒的爭吵,來將自卑/無力的體驗轉變成為優越/有力的體驗’這個模式的控制。

我承諾自己如果仍然不自主的參與了’企圖透過生氣/憤怒的爭吵,來將自卑/無力的體驗轉變成為優越/有力的體驗’的模式,我繼續透過寫作去了解哪裡有我仍然沒有看到/沒有自我誠實的部分,再進行寬恕。並確保自己不進入自我批判之中,形成了進一步的餵養心智。

Day 146 - 寬恕和媽媽爭吵的記憶

接續 Day 145 - 靈性/Desteni性格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緊抓著’青少年時常常和媽媽吵架,過程中我總是非常的生氣/憤怒,很想要吵贏媽媽,但是每次我都輸了,因為她是大人’的記憶不放。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青少年時常常和媽媽吵架’的記憶,定義了自己是個自卑/無力的角色,而媽媽是個比我優越/有力量的角色。當我相信自己是自卑/無力的角色時,我企圖透過生氣/憤怒來和媽媽如同是優越/有力量的角色爭吵,希望能夠爭吵勝利而體驗到優越/有力感,改變自己的自卑/無力感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當與一個我認為比我優越/有力量的人意見不同時,會觸發了我的自卑/無力感,並且接著以生氣/憤怒的表達方式來表達自己,希望對方能夠屈服於我的意見並改變他的意見,而使我的體驗從自卑/無力感轉變成為優越/有力感。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企圖透過生氣/憤怒的爭吵,來將自卑/無力的體驗轉變成為優越/有力的體驗’的模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在’企圖透過生氣/憤怒的爭吵,來將自卑/無力的體驗轉變成為優越/有力的體驗’的這個模式中,裡面的自卑&優越者、無力/有力者都是我,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這些二元性存在,而在這個記憶中媽媽只是我內在優越/有力者的投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每當與一個我認為比我優越/有力量的人意見不同,而開始參與’企圖透過生氣/憤怒的爭吵,來將自卑/無力的體驗轉變成為優越/有力的體驗’這個模式時,會觸發’我再怎麼說也沒有用;你聽不懂我在說什麼’的想法,然後開始'你只聽到你想聽的,根本不是我所表達的;因為你比我優越/有力量,所以我無法表達我想說的'的內在對話/暗聊,而壓抑了自己的表達,並且壓抑/累積著無力感/憤怒的情緒。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被強勢/優越/有力量的人批評/否定,如同害怕被強勢/優越/有力量的人認為我是錯的,如同害怕我的自我定義/性格/人格被否定了,如同害怕我的生存價值被否定了,而體驗到不被認同的負面能量,所以企圖用生氣/憤怒來保護自己/反擊對方。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生氣/憤怒的背後是害怕被別人傷害的恐懼,而企圖利用生氣/憤怒來保護我。
而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每當我生氣/憤怒時,我作為心智正在向身體擷取資源轉換成為生氣/憤怒的能量,所以我不用被別人傷害就已經先傷害自己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生氣/憤怒可以改變所遭遇的體驗,或者可以改變對方。而我現在了解到讓我生氣的情境/人只是在向我反映內在我仍然接受生氣/憤怒的存在,我仍然企圖透過指責/抱怨別人來逃避為自己的體驗負責任,而沒有站起來停止並指導自己的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競爭輸贏的遊戲,希望在競爭/衝突/爭吵中贏得勝利來掩飾/逃避自己的自卑/無力的負面能量體驗,轉變成為優越/有力的正面能量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仍然渴望正面能量體驗,害怕負面能量體驗,而不是僅僅回到呼吸並停止心智能量性的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逃避自卑感/無力感/負面能量體驗,其實是在逃避我自己所創造的後果,是在逃避/害怕自己。而由於我接受和允許了自己逃避/害怕與我分離的情境/體驗,所以我會不斷的創造並體驗我所逃避和害怕的,因為我逃不開我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男性自我(ego)來定義自己,想要透過競爭/衝突來獲得勝利,想要透過優越/有力感來掩飾自己的自卑/無力感。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心智中的自我可以保護我免於受傷/負面體驗,可以幫助我生存。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給與心智中的自我力量,讓自我比我還優越,可以控制/影響我,告訴我改怎麼表現/體驗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我與自我/心智意識系統的關係正是優越&自卑感、有力&無力感的關係,只要我還接受和允許自己被心智意識系統影響/控制/奴役,我永遠是自卑/無力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領悟到是我接受和允許了’企圖透過生氣/憤怒的爭吵,來將自卑/無力的體驗轉變成為優越/有力的體驗’的這個模式存在,讓這個模式影響/控制我,所以這個模式不斷的實體化到我的生活中讓我體驗,除非我站起來停止這個模式。

2012年9月21日 星期五

Day 145 - 靈性/Desteni性格

接續 Day 4 - 靈性人格、靈性知識Day 78 - 爭論靈性知識Day 101 - 和朋友聊Desteni


在我的心智中有很大比例的內在對話/暗聊是跟回歸生命有關的,例如:向我的朋友教導/陳述什麼是一體平等、跟別人講解我走過進程的領悟/經驗、在和別人爭論什麼樣才是真的一體平等/對全體生命最好/生命、透過我現在所了解的Desteni的知識去解釋一個經驗/一個情境、根據Desteni的知識去解讀/批判一個靈性導師/修行者/光行者、回憶一段看過的知識內容、回憶與朋友談論進程的過程。
或者當我看到facebook上那些有關光與愛、修行消業、正面思考的發文時,也都會觸發批判性的內在對話/暗聊。

簡的來說就是我把自己行走在回歸生命的進程中的知識/領悟/經驗,轉變成為餵養心智的養分,變成心智中喋喋不休的內在對話/暗聊,形成了一邊企圖停止心智,一邊又繼續支持心智運作的矛盾。當然現在我了解到這些內在對話/暗聊都是我與自己分離的部分,我非常大程度的根據自己的靈性性格/Desteni性格來定義自己,然後不斷參與這些性格所產生的想法/內在對話/暗聊。但是即使有這個了解,而且我也覺察到這種情況,不過卻仍然非常容易被這類的想法/內在對話/暗聊所吸引,而參與/沉迷在其中。

這種性格的養成從我一開始接觸佛教修行時就開始了,那時候會根據我所接收到的佛教知識/訊息/信念來批判這個世界的情況/周圍的人事物/甚至批判自己。後來轉換到新時代,也根據那些通靈訊息/光與愛的知識來否定佛教或這個世界中某些’過時’的觀念。現在接觸了Desteni,這個模式仍然在持續運作。

在這個模式中,我被靈性性格/Desteni性格所驅動,根據所學的知識形成腦中大量的想法/內在對話/暗聊,頭腦根本停不下來,而沒有去活出所學的知識,實際的幫助自己停止思考/心智活動。
反而在我參與靈性性格/Desteni性格所產生的想法/內在對話/暗聊時,常會體驗到優越感,因為我自認為知道的比別人多/正確,我有過人的領悟和實修實證的體驗。而除了優越感外,我也常體驗到焦躁、生氣的情緒,因為這種時候我正在跟心智中想像的對象爭論誰的見解是對的,進行比較輸贏的遊戲。

在寫到這裡時,觸發了青少年時常常跟媽媽吵架的記憶,內容在吵什麼已經沒印象了,不過記得每次吵架的時候我總是非常生氣/憤怒,我很想要吵贏媽媽,當然每次我都輸了,因為她是大人。
根據這個記憶,我青少年時允許了自己作為自卑/無力的角色,而渴望透過爭吵/衝突來取得勝利,體驗優越/有力量的感覺,而我所擁有的知識/訊息/信念/經驗就是拿來掩飾自己的自卑/無力感,和別人爭吵/衝突的利器。

這個模式我現在仍然接受和允許它繼續影響/控制我,而我也了解到繼續參與這個模式對於消除自卑/無力感沒有幫助,對於解決生活的問題/痛苦沒有幫助,對於我和整體回歸生命的進程沒有幫助,所以我必須支持自己了解並停止這個模式。

2012年9月20日 星期四

Day 144 - 在家裡不自由5

接續 Day 140 - 在家裡不自由Day 141 - 在家裡不自由2Day 142 - 在家裡不自由3143 - 在家裡不自由4


當因為姪子黏在我身旁而造成我覺得受不了/吃不消/不自由/不耐煩/生氣時,我停止並回到呼吸。

我了解到我會覺得受不了/吃不消/不自由/不耐煩/生氣,根源是我沒有在這裡呼吸,我與這裡/自己/姪子/全體是分離的,我對在這裡的一切不滿意,而認為一定有什麼比當下已經在這裡的更重要/更好/更多需要去追求/嘗試/達成的事情,想去做又無法去做,所以產生/累積了這些情緒。

我了解到當我想離開這裡去做某件事情時,我已經賦予了這件事情重要性/特別性,所以我與這件事情是分離的而且我比這件事情還要渺小,所以會被我想要做的事情影響/控制而失去了主導原則/力量。

我了解到由於我不滿意現狀/這裡,而不斷的參與過去的回憶或者對於未來的想像,所以即使我的身體在這裡,但注意力卻跑到過去/未來的某個時間點去了,形成了我與自己的身體是分離的,我與這裡是分離的,我與生命是分離的,自然我與自由也是分離的。

我了解到'想要離開這裡去做些什麼'是一種慾望,而這種慾望是從一開始我與這裡分離的時候,就產生了一種尋找自己的慾望,開始了無止盡尋找自己的旅程。

我了解到當我存在著不自主的慾望時,那麼我與這裡是分離的。而只要我接受和允許自己與這裡是分離的,那麼慾望是永恆的,尋找的旅程是永恆的,對自己/這裡不滿意是永恆的,分離、痛苦與恐懼也是永恆的。

我了解到當我被慾望驅動而想要某個對像時,我與這個對像是分離的不是一體平等的,我是想要透過這個分離的對象來使我圓滿/來滿足我,而我也接受和允許自己得到和失去這個對像。

我了解到慾望就是人類性高潮時的能量,而慾望/能量不是我,它的目的是要轉移我對自己/這裡的注意力。

我了解到’對這裡不滿意、想離開這裡去做某件事、有股慾望想要做什麼’是心智意識系統的活動,而只要我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被心智意識系統驅動/控制/影響/奴役,那麼我是沒有自由的。所以即使我能夠如願的做我想做的事/心想事成,其實我仍然失去了生命的自由。

我了解到自由不能/不用爭取和獲得,而只能作為生命享受自由。所以當我沒有在這裡呼吸,而對這裡不滿意並不斷的投入思考/想像/情緒/回憶,想要獲得某些比這裡更多/更好的體驗時,或者想離開這裡去做某件事情以體驗我所認為的自由時,那麼我已經不在這裡了,我迷失在心智意識系統之中,我已經遺失自由了。

我了解到自己過去將'心智中的性格/模式能順利的實體化到物質世界'定義為自由。而我現在了解到心智/意識自由的代價,是犧牲我/生命/物質的自由,因為我已經屈從了心智意識系統的控制/影響,我只能照著心智意識系統給的指令如同想法/情緒反應/內在對話/信念去行動和體驗自己,而我失去了主導原則,遺忘了自己與全體生命一體平等的本質。

我了解到當我站在分裂的源頭作為心智意識系統體驗自由時,我的自由是建立在其他人的不自由上的。

我了解到只有當全體生命都體驗平等的自由時,自由才是真的存在。

我承諾自己在呼吸中陪伴姪子,有效率的處理/指導每一刻在這裡發生的情境,然後去嘗試和調整陪伴姪子的時間運用,例如和姪子直接的溝通、請求其他家人的協助,溝通時確保我在呼吸中表達而沒有想法/情緒的介入。並且停止參與’我想要去做某件事/我還沒有去做某件事’的想法,和’受不了/吃不消/不自由/不耐煩/生氣’的情緒,停止讓’對這裡不滿意/被慾望驅動’的模式繼續實體化。

2012年9月19日 星期三

Day 143 - 在家裡不自由4

接續 Day 140 - 在家裡不自由Day 141 - 在家裡不自由2Day 142 - 在家裡不自由3


當我為姪子的表現感到擔心/恐懼或者被觸發任何情緒時,我停止並且回到呼吸。

我了解到我自認為在愛姪子,但這份愛是在教導他什麼是擔心/恐懼,和要怎麼避免擔心/恐懼,所以我給他的愛等於是給他擔心/恐懼,而不是支持生命。

我了解到我給出什麼就會回收什麼,當我給出擔心/恐懼,我也將回收擔心/恐懼的後果,所以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擔心/恐懼存在我之內並且成為我。

我了解到當我為姪子的表現感到擔心/恐懼時,我已經定義了什麼對姪子是好的/對的/正面的,什麼是壞的/錯的/負面的,而擔心/恐懼如果姪子沒有照著我的價值觀去表現,那麼他以後可能會活得不好。而其實是我在擔心/恐懼我不能成為我期望中理想的人,不能去過我期望中理想的生活,我在擔心/害怕我不能夠活得好,而我將我的恐懼與期望投射到了姪子身上。

我了解到姪子作為一個小孩子的表現,是在反映給我看我內在仍然接受和允許了些什麼,所以我可以利用和姪子互動時被觸發的情緒反映,回過頭來檢視我自己,而不是繼續將我所接受和允許了情緒/模式投射到姪子身上。

我承諾自己去覺察在和姪子的互動中,何時我不自主的將擔心/恐懼或者任何情緒/感覺投射到姪子身上,而每當這些情緒/感覺/想法浮現時,我停止並回到呼吸,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在呼吸中和姪子互動,支持姪子如同我穩定的在這裡表現自己。並且找時間寫作和自我寬恕,進行深入的了解並解構這些不自主的情緒能量和心智模式。



當我在做一件事情中途被打斷時,而觸發不爽/生氣/或任何情緒時,我停止並回到呼吸。

我了解到自己’在做一件事情時中途被打斷’會被觸發情緒反應,是因為我認為我的意志不能夠被貫徹/執行,我想做的事不能夠順利被完成,如同我作為心智意識系統的性格/模式無法順利的實體化到物質世界中,所以我是作為心智意識系統企圖透過不爽/生氣等情緒來達到實體化某些性格/模式到物質世界的目的。

我承諾自己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當我做事被打斷時,我停止正在做的事情,在呼吸中回應被插入的事件,在呼吸中傾聽對方的表達並根據我的實際情況做回應,如果能處理我就馬上處理,不能的話就告知那個人說明自己的情況,或許晚一點再處理,過程中確保自己穩定沒有想法/情緒反應的介入。

2012年9月18日 星期二

Day 142 - 在家裡不自由3


接續 Day 140 - 在家裡不自由Day 141 - 在家裡不自由2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想要離開這裡去做些什麼'是一種慾望,而這種慾望是從一開始我與這裡分離的時候,就產生了一種尋找自己的慾望,開始了無止盡尋找自己的旅程。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當我存在慾望,表示我與這裡/自己是分離的,所以我開始無止盡的尋找自己,永遠對於這裡/自己不滿意而認為一定有什麼比這裡更好/更多/更棒/更重要,一直覺得哪裡不對勁/不夠好/不滿意,而沒有看到只要我接受和允許自己與這裡是分離的,那麼慾望是永恆的,尋找的旅程是永恆的,對自己/這裡不滿意是永恆的,分離、痛苦與恐懼也是永恆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我不滿意/不完整/不圓滿/不開心’、'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不夠好'這樣的感覺/想法,並且相信這些體驗是真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進入心智中尋找自己,企圖從心智的那裡/過去/未來某個地方找到自己,而沒有了解到我已經在這裡了,我在身體中呼吸,所有人類/動物/大自然/這個世界就如同我與我一體平等的在這裡。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被慾望驅動而想要與我分離的某樣東西/某種關係,例如:金錢、愛、房子,而使自己比我想要的對象還要渺小,讓這個對象可以控制/影響我,讓我在這個對像面前是無力的,而沒有了解到我與這個對象是一體平等的,不是分離的,沒有優劣之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我必須透過一個過程/一段關係來使我圓滿,而想要/需要/渴望一個與我分離的對象來達到圓滿/來滿足我。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賦予與我分離的對象重要性/特別性,認為他是有價值的,而想要去得到/追求/做/完成他,而錯過了最重要的 - 我/生命/整體/這裡。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被慾望驅動而去動行,卻從來沒有去了解並質疑過我的慾望從哪裡來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慾望作為一種能量,其來源是人類性高潮時的能量,人類性行為時所產生的性高潮能量會傳輸到集體意識空間中的慾望空間,而當我仍然作為心智意識系統而不自主的被慾望驅動時,我就是從慾望空間中接收其他人所產生的性能量傳輸進我的心智,然後產生我的慾望的。
而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這個慾望不是我,它的目的是要轉移我對自己/這裡的注意力。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透過我想要/需要/渴望某樣東西,我就可以得到它,而沒有了解到此時這樣東西已經與我分離而不是我了,所以我也會失去它。
所以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接受我自己。

2012年9月17日 星期一

Day 141 - 在家裡不自由2

接續 Day 140 - 在家裡不自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我能做我想做的事情就代表我是自由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能做想做的事/心想事成’與自由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想離開在這裡的情境去做某件事情,而沒有在這裡呼吸,與在這裡的情境一體平等,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活著的話語來表達/體驗在這裡的情境如同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對這裡不滿意、想離開這裡去做某件事’是心智意識系統的活動,而只要我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被心智意識系統驅動/控制/影響,那麼我是沒有自由的。所以即使我能夠如願的做我想做的事/心想事成,其實我仍然失去了生命的自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自由不能/不用爭取/獲得,而只能作為生命體驗自由。所以當我沒有在這裡呼吸,而對這裡不滿意並不斷的投入思考/想像/情緒/回憶,想要獲得某些比這裡更多/更好的體驗時,或者想離開這裡去做某件事情以體驗我所認為的自由時,那麼我已經不在這裡了,我迷失在心智意識系統之中,我已經遺失自由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做一件事情中途被打斷時,會覺得不爽而帶著情緒去回應別人,或者心不在焉的應付別人卻仍然繼續做我的事情。而沒有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在呼吸中回應被插入的事件,在呼吸中傾聽對方的表達並根據我的實際情況做回應,如果能處理我就馬上處理,不能的話就告知那個人說明自己的情況,或許晚一點再處理,完全不需要想法/情緒反應的介入。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在做一件事情時中途被打斷’與'不自由'連結在一起,因為我認為我的意志不能夠被貫徹/執行,我想做的事不能夠順利被完成,如同我作為心智意識系統的性格/模式無法順利的實體化到物質世界中。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心智中的性格/模式能順利的實體化到物質世界'定義為自由。而沒有了解到心智/意識自由的代價,是犧牲我/生命/物質的自由,因為我已經屈從了心智意識系統的控制/影響,我只能照著心智意識系統給的指令如同想法/情緒反應/內在對話/信念去行動和體驗自己,而我失去了主導原則,遺忘了自己與全體生命一體平等的本質。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我站在分裂的源頭作為心智意識系統體驗自由時,我的自由是建立在其他人的不自由上,因為心智意識系統所創造出來的世界,是優勝劣敗、適者生存、互相競爭的世界。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只有當全體生命都體驗平等的自由時,自由才是真的存在。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意志能夠被貫徹/執行’、’心智中的性格/模式能順利的實體化到物質世界’,與自由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我想要做的事,通常我已經賦予了它們重要性,或者定義他們是有價值的/對的/好的/正面的,所以我想要去完成它們,但卻與它們分離了。
所以當姪子不讓我做想做的事,或者打斷我正在做的事情時,我已經認定了他這樣的行為是錯的/不好的/負面的,而對他錯的行為產生抗拒、受不了、生氣、不耐煩......等反應,並且相信我自己是不自由的。

2012年9月15日 星期六

Day 140 - 在家裡不自由

接續:Day 74 - 重新定義字詞:陪伴


我會搬出去住是覺得在家裡很不自由,很大的原因是我認為自己忍受不了與爸爸相處,而另一個原因卻是我覺得自己忍受不了姪子,即使我非常的喜愛他,但是只要在家裡他就會牢牢的黏在我身邊,要我陪他玩東玩西的,造成我完全沒有辦法做我想做的事,這真的讓我覺得吃不消。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賦予了姪子某種重要性/特別性,因此對他特別的喜愛,而喜愛他的同時也很容易將擔心/恐懼投射到他身上,所以這種既喜愛又擔心/恐懼的關係是建立在心智/意識中,而不是建立在一體平等的生命上。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教育姪子什麼是擔心/恐懼,和要怎麼避免擔心/恐懼,然後認為這就是我對他的愛。而沒有了解到這種愛 = 恐懼。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我所認為好的方式在教育/對待姪子,而對姪子的表現進行調整/禁止/壓抑或者鼓勵/讚賞,卻沒有了解到我這麼做的出發點雖名為愛,但實際上背後是恐懼,害怕姪子如果沒有學好/教育好以後會影響到他的人生體驗甚至生存。卻沒有了解到他作為小孩子是在表達生命,而我正根據我的價值觀在壓抑/扼殺生命,我的做法才是真正會造成他負面的人生體驗和影響到他的生存。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擔心/害怕姪子未來像我一樣要體驗人生的種種痛苦/希望他過得好一點,卻沒有看到我是在害怕/排斥我過去和現在的生活中的種種痛苦體驗/希望自己過得好一點,而將我的恐懼與期望投射到了姪子身上。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以姪子長時間的跟在我身旁/要求我跟在他身旁作為觸發點,觸發了我會覺得受不了/吃不消/不自由,進而轉變成為不耐煩/生氣的情緒。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認為是姪子佔據了我的時間,才會讓我感到受不了/吃不消/不自由/不耐煩/生氣,而沒有看到根源是我與自己/全體/這裡的分離,我認為一定有什麼比當下已經在這裡的更重要/更好/更多需要去追求/嘗試/達成的事情,而對於這裡存在的一切不滿意,不斷的想要去做些什麼,於是當我的時間被佔據無法讓我去做些什麼的時候,我便認為自己被困住了,而觸發並累積受不了/吃不消/不自由/不耐煩/生氣的能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認為某些事情是很重要的,例如:去看Desteni的教材、寫作與自我寬恕,而不斷的想去做/完成這些事情。卻沒有考慮到我現實的情境是陪伴姪子,所以這個時刻無法去從事那些我認為重要的事情,而當我因此不斷的參與’我想要去做某件事/我還沒有去做某件事’的想法,和感到’受不了/吃不消/不自由/不耐煩/生氣’時,我只是把自己困在這個心智模式中,而無法有效的處理/指導每一刻在這裡發生的情境。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當我接受自己被困在某個心智模式中時,我早已失去自由,而外在的情境只是我失去自由的反映而以。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由於我經常性的參與’對這裡不滿意’的性格/模式,使我經常性的與這裡是分離的,而不斷的跑到心智中的那裡/某些地方去,而拖延自己/整體回歸生命的進程。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由於不滿意現狀/這裡,而不斷的參與過去的回憶或者對於未來的想像,所以即使我的身體在這裡,但注意力卻跑到過去/未來的某個時間點去了,形成了我與自己的身體是分離的,我與這裡是分離的,我與生命是分離的,自然我與自由也是分離的。

(待續)

2012年9月14日 星期五

Day 140 - 父子關係 - 很多害怕2

接續 Day 139 - 父子關係 - 很多害怕


當我擔心/害怕爸爸或別人會認為我是錯時,當我害怕爸爸或別人對我的看法時,當我害怕爸爸或別人對我生氣時,我停止並回到呼吸。

我了解到我害怕犯錯的背後是害怕體驗到負面能量或者影響到我的生存。

我了解到我會因為害怕犯錯而在意/害怕爸爸或別人對我的看法,但其實我是根據自己的心智結構來翻譯/解讀別人會怎麼看待我,所以我是在意/害怕對自己的看法。

我了解到當我害怕犯錯時,我已經認定了什麼是錯/對的,並且相信我可能會因為犯錯而遭受到別人的懲罰或者破壞關係,而使自己體驗到負面能量。

而我現在了解到只要我允許害怕犯錯存在我內在,每當犯錯的恐懼被觸發時我就已經體驗到負面能量了,所以相信害怕犯錯可以避免負面能量體驗是自我矛盾的。

所以我了解到不主動表達自己或壓抑自己的表達是無法避免犯錯的,不去做決定或者避免做決定是無法避免犯錯的,因為我已經接受和允許了’害怕犯錯’的程式存在,我就是犯錯的根源,除非我停止它。

我承諾自己透過每次’害怕犯錯’被觸發的機會,去檢視我內在還接受和允許了什麼樣對錯的價值觀/心智結構和模式,並且在呼吸中穿越被觸發起的恐懼或者任何情緒能量,實際的超越/停止’害怕犯錯/害怕別人對我的看法/害怕別人對我生氣’的模式,支持自己更有效的活在物質世界,改變物質世界的體驗。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將了解/領悟落實在生活中,真正實際的活出來,不然這些了解/領悟仍然只是一堆知識和訊息,仍然與我是分離的,而我/我的生活/我的關係/我的世界仍然無法改變。

2012年9月13日 星期四

Day 139 - 父子關係 - 很多害怕

接續 Day 138 - 父子關係 - 衝突

害怕與人發生衝突、害怕犯錯、害怕別人對我生氣、害怕別人對我的看法,
這些害怕之前就已經做過大量的自我寬恕了,但是這次回到家和爸爸相處時,這些模式仍然全部都跑出來,真的根深蒂固阿。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記憶/從小到大的經驗和我所發展出的性格/人格,根深蒂固的擔心/害怕爸爸認為我是錯的,並且擴大為擔心/害怕別人認為我是錯的。在這個模式中我試圖著根據爸爸/別人對我的看法/眼光來看待我自己,並且去調整我的想法/價值觀/行為來向爸爸/別人的校準,以確保我不會因為犯錯而體驗到負面能量或者影響到我的生存。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意/害怕爸爸對我的看法,並且擴大為在意/害怕別人對我的看法,而其實我是根據自己的心智結構來翻譯別人會怎麼看待我,所以我是在意/害怕對自己的看法。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記憶、外在的知識/訊息、別人的價值觀,而形成了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觀念/定義/認知,並且將這些觀念/定義/認知拿來捍衛/發展自己的性格/人格。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害怕犯錯可以避免犯錯,而沒有看到由於我接受和允許了對於犯錯的恐懼而不斷的創造出'害怕犯錯/犯錯的情境/指責我犯錯的人'這些後果來讓我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當我害怕犯錯時,我已經認定了什麼是錯的,並且相信我可能會因為犯錯而遭受到別人的懲罰或者破壞關係,而使自己體驗到負面能量。卻沒有覺察到當我允許害怕犯錯存在我內在時,每當犯錯的恐懼被觸發時我就已經體驗到負面能量了,所以相信害怕犯錯可以避免負面能量體驗是自我矛盾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由於害怕犯錯,而傾向不主動表達自己或壓抑表達來避免犯錯的發生,在這個模式中我形成了自己不擅於表達的信念,對表達充滿了無力感和挫折感。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由於害怕犯錯,而不去做決定或者避免做決定,有時候還自認為這是隨和,例如:與朋友要去吃飯時,對方問我想吃什麼,我會不自主的回答’都可以’。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擔心/害怕因為犯錯而使爸爸對我生氣,並且擴大為擔心/害怕因為犯錯而使別人對我生氣,如同害怕體驗負面能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擔心/害怕別人(媽媽)向爸爸告我的狀,讓爸爸認為我哪裡做錯了而對我生氣。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即使領悟到了一個人會生氣是因為他接受和允許了生氣存在他裡面,其實他是在對自己生氣,而我只是他的一面鏡子告訴他裡面存在著什麼。卻沒有將這個領悟帶到生活中去看到爸爸是在對自己生氣,而還習慣性的認為爸爸是在對我生氣。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即使了解到是我接受和允許了生氣存在,所以在我的世界中便會出現生氣的後果,卻沒在我認為爸爸/別人對我生氣的那一刻去看到他只是我的一面鏡子向我揭露著內在接受和允許了什麼,所以我不需要去害怕這個情境,而是回頭過來呼吸並停止內在反應,看看我的內在發生了什麼事。

2012年9月12日 星期三

Day 138 - 父子關係 - 衝突

與家庭的關係,尤其是與爸爸的關係非常大的影響到我在這個世界的體驗、我與世界的關係。最近因為要照護開刀的爸爸而搬回家住一陣子,每天很大量的’家庭業力’在發生讓我體驗,趁這個機會好好的面對並做個清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深蒂固的擔心/害怕和爸爸起衝突,並且擴大為擔心/害怕和別人起衝突。而我現在了解到外在的衝突是在向我顯示內在衝突的存在,所以我是在害怕自己的內在衝突,如同我在害怕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和爸爸起衝突、和別人起衝突、自己的內在衝突,與害怕連結在一起,所以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害怕本身。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以前和爸爸起衝突的記憶,而認為起衝突彼此都會很生氣/很受傷,然後造成冷戰/隔閡,而這種體驗很難受,所以我企圖透過避免衝突,來避免再次體驗這樣的情況。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企圖透過避免外在衝突,來避免負面能量體驗,卻沒有看到我無法免除內在衝突,所以仍然得體驗負面能量,除非我為自己的體驗負起責任而站起來停止內在衝突,並指導我自己的體驗向一體平等/對全體生命最好的原則校準。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擔心/害怕如果表達跟爸爸不同的意見會造成與爸爸的衝突,而沒有看到我已經認為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並執著於我的價值觀是對的而爸爸的價值觀是錯的。而對與錯是同時存在的二極性,當我允許了對的,錯的同時就存在,所以這兩者都是我自己,那麼我與爸爸因為意見不同而形成的衝突,其實是我內在對與錯的衝突的反映。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表達與爸爸不同的意見’與’和爸爸衝突’與'擔心/害怕'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因為表達自己的意見而與爸爸/別人發生衝突,所以企圖壓抑自己的表達/迴避直接的溝通/保持距離來避免可能的衝突發生,而沒有看到我所維持的表面和平其背後是恐懼。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表達自己是很正常的事情,表達與別人不同的意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而這之中並不需要情緒/能量參與在其中,我可以作為主導原則表達自己,當我觀察到表達的後果我並不喜歡的話,那麼我可以修正自己的表達向一體平等/對全體最大獲益校準。


當擔心/害怕和爸爸或別人起衝突時,我停止並回到呼吸。

我了解到當我害怕與一個外在對象起衝突時,我其實是把自己內在的衝突投射到他身上,所以我擔心/害怕與他起衝突,其實是在擔心/害怕/逃避面對我的內在衝突。

我了解到當我用壓抑/迴避溝通/保持距離的方式來避免衝突的發生時,我與自己的本質保持著距離,我其實是在壓抑/迴避去面對內在的恐懼卻期盼著世界和平,然而我現在了解到外在的世界是我內在世界的反映。

我了解到我一直擔心/害怕因為和別人的意見不同而發生衝突,而這其中我必定認為我的意見是對的,別人也認為他的意見是對的,但都認為對方的意見是錯的,而我現在了解到與別人意見不同而發生的衝突,是我自己內在對與錯的衝突的反映,所以我有能力和責任來停止/改變自己的體驗。

我了解到我過去相信/認為避免與別人發生衝突就可以避免我不想體驗的負面能量,卻沒有自我誠實的看到當我內在存在衝突時,我仍然得體驗負面能量,除非我為自己的體驗負起責任而站起來停止內在衝突,並指導我自己的體驗向一體平等/對全體生命最好的原則校準。

我現在了解到表達自己是很正常的事情,表達與別人不同的意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而這之中並不需要情緒/能量參與在其中,我可以作為主導原則誠實/詳細的表達自己,當我觀察到表達的後果我並不喜歡的話,那麼我可以修正自己的表達向一體平等/對全體最大獲益校準。

我承諾自己不被情緒驅動而壓抑自己的表達/迴避直接的溝通/和對方保持距離,而是確保自己在呼吸中,我是穩定的,然後作為主導原則去直接/誠實/清楚的表達自己/和對方溝通,並且觀察溝通的後果,繼續透過寫作、自我寬恕、自我修正來向一體平等/對全體最大獲益校準。

2012年9月11日 星期二

Day 137 - 照護爸爸2

接續 Day 136 - 照護爸爸


當我在接近/親近爸爸時,如果我不自主的覺得抗拒/不自在的話,那麼我停止並回到呼吸。

我了解到我與爸爸的抗拒感來自我站在自認為好的/對的立場,在抗拒/排斥爸爸不好的/錯的立場,我與爸爸是分離的。

而我了解到我的世界是我接受/允許/創造的,當我在抗拒我爸爸或任何人時,我是根據一部分的我,在抗拒/排斥另一部分的我,我是在抗拒自己。

所以我了解到當我抗拒親近爸爸時,其實我是在抗拒親近自己。

我了解到對於爸爸的距離感/抗拒感/不自在/討厭,都只是在揭露/反映我內在接受和允許了些什麼,是在揭露/反映我與自己/心智意識系統/整個世界的關係。

我了解到我抗拒爸爸的原因,有一部分是害怕去改變我與爸爸的關係,因為我會害怕如果和爸爸的關係改變後,我和爸爸的距離消失了,那麼我又要像以前一樣被爸爸控制,我又不自由了。

而我現在了解到我對爸爸的距離感/抗拒感,是我內在對自己的距離感/抗拒感的反映,不能每一刻在這裡在身體呼吸,不能與自己親密,也顯示了我與心智意識系統的關係。當我願意負起責任改變自己的體驗時,我站在與爸爸/自己/心智意識系統是一體平等的位置,指導自己從有距離轉化到自我親密,這時候我是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力量來指導爸爸如同我/自己/心智意識系統,所以我不會再允許自己被爸爸控制,我也不會再允許自己被心智意識系統控制。

我了解到如果我與爸爸的距離感消失了,而我卻仍然被爸爸控制,仍然感覺到不自由的話,那麼我內在一定還有自我欺騙/隱藏的部分存在,仍然需要透過寫作、自我寬恕、自我修正來了解/揭露/停止其餘的心智結構。

我承諾自己透過呼吸來通過抗拒/不自在的能量,不被抗拒/不自在的能量驅動而思考/行動,並且作為主導原則來和爸爸互動,並且繼續透過寫作、自我寬恕、自我修正來了解和停止我與爸爸的舊關係,重新建立一體平等的新關係,當然我了解到這會需要時間與耐心。


當我被爸爸/別人命令時,如果我不自主的覺得抗拒、甚至生氣的話,那麼我停止並回到呼吸。

我了解到我會抗拒被爸爸命令,是因為我抗拒被爸爸控制,我害怕不自由。

而我也了解到只要我接受和允許自己被心智意識系統控,那麼我就沒有自由可言。

我了解到我不一定要執行爸爸/別人的’命令’,我可以在呼吸中表達自己的意願,而不必帶著情緒。

我了解到當我在抗拒爸爸/別人的命令時,我是在抗拒在這裡發生的情境/後果,而這些是我接受/允許/創造的,所以我其實是在抗拒自己。

我承諾自己不參與抗拒/生氣的反應而進行表達,或者壓抑情緒反應,而是回到呼吸,並作為主導原則決定我要不要執行爸爸/別人的命令,如果我不願意做的話,那麼我在呼吸中表達我的意願。

我承諾自己如果還是起了抗拒/生氣的反應而進行表達的話,或者壓抑情緒也壓抑了表達的話,那麼我透過寫作進一步的了解我忍不住/壓抑的情緒和相關心智模式/結構,並對我所看到的進行自我寬恕。

2012年9月10日 星期一

Day 136 - 照護爸爸

這幾天爸爸開刀住院,我們全家人都輪流著去照顧他。
由於我跟父親的關係是很疏離的,對他也有一種距離感/抗拒感,平常都沒有什麼在交談互動,所以現在要每天親近的照護他,對我來說挺不太自在的。
在父親剛開完刀的那天,他特別點名要我去幫他翻身、餵他喝水,因為平常我太少接近/照護他了,他要我學著多做一點。在被點名的那個當下,我對爸爸本來有的抗拒感又更加強了,因為平常我就不喜歡/甚至討厭爸爸了,現在被’命令’去做這些事情真的是有股不願意的力量,但是在覺察到這些內在反應後,我選擇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穿越這些情緒/抗拒,在呼吸中去進行這些動作。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以親近的照護爸爸作為觸發點,觸發了我抗拒/不自在的感覺。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親近/接近爸爸,與抗拒/不自在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我的價值觀而認為爸爸很多的價值觀/行為是不好的/錯的,所以我站在自認為好的/對的立場,來抗拒/排斥爸爸不好的/錯的立場,我與爸爸是分離的。
而沒有了解到我的世界是我接受/允許/創造的,我是根據一部分的我,在抗拒/排斥另一部分的我,我是在抗拒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當被爸爸/別人命令時,會產生抗拒、甚至生氣的情緒,而不想要照著命令去行動。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命令與控制連結在一起,所以我抗拒爸爸的控制。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我不一定要執行爸爸/別人的’命令’,我可以在呼吸中表達自己的意願,而不必帶著情緒。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當我在抗拒爸爸/別人的命令時,我是在抗拒在這裡發生的情境/後果,而這些是我接受/允許/創造的,所以我其實是在抗拒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當我抗拒親近爸爸時,其實我是在抗拒親近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從小到大和爸爸互動的記憶而不喜歡/討厭爸爸,並且建立起和爸爸有距離感/抗拒感的關係。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記憶/過去的經驗來定義爸爸是什麼樣的人,我是什麼樣的人,我與爸爸的關係,而我害怕改變這些定義/關係。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心智意識系統告訴我是誰/爸爸是誰/我們是怎麼樣的關係。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即使了解到我與爸爸是一體平等的,但卻無法實際活出和爸爸一體平等的關係,因為我仍然接受心智意識系統的影響/控制/指揮。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如果和爸爸的關係改變後,我和爸爸的距離消失了,那麼我又要像以前一樣被爸爸控制,我又不自由了。
卻沒有了解到我和爸爸的距離感/抗拒感,是我內在對自己的距離感/抗拒感的反映,也顯示了我與心智意識系統的關係。所以如果我與爸爸的距離感消失了,那表示我與自己的距離感消失了,因為我願意負起責任改變自己的體驗,站在與爸爸/自己/心智意識系統是一體平等的位置,指導自己從有距離轉化到自我親密,這時候我是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力量來指導爸爸如同我/自己/心智意識系統,所以我不會再允許自己被爸爸控制,我也不會再允許自己被心智意識系統控制。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如果我與爸爸的距離感消失了,而我卻仍然被爸爸控制,仍然感覺到不自由的話,那麼我內在一定還有自我欺騙/隱藏的部分存在,我仍然沒有了解這部分的心智模式如同我自己,我仍然允許自己被心智意識系統控制,所以我仍然允許被爸爸控制,我仍然跟自己是分離的/有距離的,所以我跟爸爸必定是分離的/有距離的。

(待續)

2012年9月8日 星期六

Day 135 - 被仁波切稱讚2



當被
我相信/認為是特別的/有影響力的/比我優越的人物或者任何人稱讚時,如果我被觸發了開心/沾沾自喜/任何的正面能量反應,我停止參與反應而回到呼吸。

我了解到我此時根據了優越&卑微的二元性來定義對方和我的關係,而使我與對方分離了。

我了解到我賦予了對方和他的話語重要性,認為他說的話是很有價值的,所以當我被他稱讚時,我的價值也提升了。
而現在我了解到我的價值是在這裡與全體一體平等的生命,而不是定義/評價/觀點/能量。

我了解到我將稱讚的話語定義為正面的/好的/對的,所以受到稱讚如同收到正面能量,而使我與稱讚的話語是分離的。

我了解到當自己被稱讚時,我相信我做的事情必定是做得還不錯/很好,而賦予我在做的事情一個正面的/好的標記,造成了我與在做的事情是分離的。
所以當我因為被稱讚而請反應時,我與稱讚我的人是分離的,我與稱讚的話語是分離的,我與被稱讚的事情/點是分離的,而我與自己也是分離的。

我了解到當我被
我相信/認為是特別的/有影響力的/比我優越的人物的稱讚時,會想要向別人分享/炫耀,事實上我是在期待別人的反應能夠讓我體驗更多的正向能量。

我了解到當我在稱讚別人時,往往企圖給與對方正面能量,而使對方也回饋我正向能量,形成一個正向能量的交流/氛圍,來讓我感覺很好。

我了解到當我在稱讚別人時,往往是根據從小到大累積的價值觀來稱讚別人是好的/對的/正向的,而不是作為活著的話語稱讚別人如同自己。而全世界的人都這樣在稱讚別人,如果不這麼做可能會影響到我的生存,所以我稱讚別人的背後動力是害怕不能生存,如同害怕死亡。

我了解到當我參與任何的能量反應,不論是正向還是負向的,我都是在支持/參與心智意識系統,如同支持分裂與滿足個人利益,而不是支持一體平等/對全體生命最有利的。

我了解到稱讚可以不用來支持自己/別人如同自己分裂和能量性的表現,而可以與一體平等/對全體生命最好的原則校準,稱讚自己/別人如同自己願意支持生命/作為生命/活著的話語的表現。

我承諾自己這時候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運用呼吸讓自己慢下來,並且指揮自己去回應當下的情況,如果對方稱讚我是為了正向能量的交流,那麼我停止帶著能量的回應,不繼續讓能量的交流運作下去,而是回應我被稱讚的點的實際情況,例如:我這麼做的原因/過程/目的;或者只是讓自己離開那個情境。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停止被任何心智能量驅動而表達自己,不管是感覺還是情緒。
我了解到當我允許自己被心智能量驅動表達時,我已經失去了主導原則而比心智意識系統還要渺小,受到了能量的影響/控制,只能作為生物機器人來表達自己,而不是作為生命/活著的話語在表達自己。

2012年9月7日 星期五

Day 134 - 被仁波切稱讚

收到一位仁波切的來訊,內容是看過我的Blog後稱讚我優秀。
在看到這封被稱讚的內容後,我心中有點開心/沾沾自喜,有想要向別人分享/炫耀一下的想法。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被仁波切稱讚後,觸發了我開心/沾沾自喜的感覺,和想要向別人分享/炫耀一下的想法。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仁波切定義為特別的/有影響力的/比我優越的人物,使我與仁波切分離了,而沒有領悟並活出與仁波切一體平等。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優越&卑微的二元性來定義仁波切和我的關係。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那些我相信/認為是特別的/有影響力的/比我優越的人物的話語賦予重要性,認為他們說的話是很有價值的,所以當我被他們稱讚時,彷彿我的價值也提升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別人對我的看法/話語來定義我的價值,而沒有了解我的價值就是在這裡與全體一體平等的生命,而每一刻在這裡給出一個呼吸而非想法。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領悟到當我會因為被認知中特別的/有影響力的/比我優越的人物的稱讚而感到開心/沾沾自喜時,同時我也會因為害怕被認知中特別的/有影響力的/比我優越的人物說我不好/不對,而因此讓我的情緒受挫如同感到負面能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稱讚的話語定義為正面的/好的/對的,所以受到稱讚如同收到正面能量,而使我與稱讚的話語分離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被稱讚時,相信我做的事情(寫的blog)必定是做得還不錯/很好,而賦予我在做的事情(寫的blog)一個正面的/好的標記,使我與在做的事情(寫的blog)分離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收到仁波切如同特別的/有影響力的/比我優越的人物的稱讚時,會被開心/沾沾自喜的正面能量驅動而想要向別人分享/炫耀,期待別人的反應(例如:羨慕、稱讚),讓我體驗更多的正向能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被能量驅動我的行為/表現,然後企圖體驗到更多的能量回饋,而不是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指揮自己的行動/表現,與我的行動/表現一體平等。
我寬恕自己沒有了解到當我參與任何的能量反應,不論是正向還是負向的,我都是在支持/參與心智意識系統,如同支持分裂與滿足個人利益,而不是支持一體平等/對全體生命最有利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當我在稱讚別人時,往往企圖給與對方正面能量,而使對方也回饋我正向能量,形成一個正向能量的交流/氛圍,讓我感覺很好。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當我在稱讚別人時,往往是根據從小到大累積的價值觀來稱讚別人是好的/對的/正向的,而不是作為活著的話語稱讚別人如同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我根據價值觀在稱讚別人,而整個世界的人也都這樣子在做,所以我會怕害如果不這樣做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表現自己,也害怕別人會排斥我,彷彿會影響到我的生存。所以我在稱讚別人的背後動力是害怕不能生存,如同害怕死亡。

我寬恕自己沒有了解到稱讚可以不用來支持自己/別人如同自己分裂和能量性的表現,而可以與一體平等/對全體生命最好的原則校準,稱讚自己/別人如同自己願意支持生命/作為生命/活著的話語的表現。

(待續)

2012年9月6日 星期四

Day 133 - 別人幫我出錢買東西3

接續
Day 131 - 別人幫我出錢買東西
Day 132 - 別人幫我出錢買東西2



當別人要(出錢)送我東西/請客時,如果我不自主的想要表現得客氣的話,我停止並回到呼吸。


我了解到我想要表現得客氣是因為害怕被別人認為我貪心/貪小便宜,而我認為貪心/貪小便宜是負面的/不好的/錯的,所以我希望給別人我是好人的印象,而利用我認為是正面的/好的/對的態度 - 客氣作為包裝來回應別人的行為。


我了解到過去我一直相信’當別人花錢送我東西時我要客氣,但當我花錢送別人東西時我要大方,這樣我才會受人歡迎,才會讓別人喜歡’的信念,而這個信念的背後其實我是為了讓自己能夠生存,所以我是在害怕死亡。


我了解到由於我賦予了金錢價值/正面能量,所以當別人花錢送我東西/請客時,我就如同被給予了有價值的東西,如同接收到了正面能量。而我也了解到所有我們在使用/體驗的東西,都是地球無條件提供給居住者使用的,而這些東西的價值是人類作為心智意識系統賦予/強加在其上的,並非真實。


我了解到由於我認為貪心/貪小便宜是負面的/不好的/錯的,所以我希望自己別成為那樣的人,也藉由討厭/排斥/輕視貪心或貪小便宜的人來與他們分割,而事實上我是在討厭/排斥/輕視自己,因為我接受了貪心/貪小便宜存在我/我的世界之內,而那些貪心/貪小便宜的人只是我內在的反映。


我了解到我認為客氣是好的/對的/正面的,用客氣的性格來定義/包裝自己,而這仍只是我作為心智意識系統用來追求個人利益/求生存的機制,不是我作為生命在這裡的表現。


我了解到我是在用客氣的性格來隱藏內在的貪心/貪小便宜,以免被別人發現我的真實樣貌而影響到了我的評價/體驗/生存。


我了解到不論是貪心/貪小便宜,還是客氣/大方,只要是與能量、對錯/好壞的價值觀連結在一起,那麼就是心智意識系統用來裝扮自己/求生存的機制,都是為了自己個人的利益而非全體生命的利益,都是自私自利的。


我了解到貪心/貪小便宜/客氣/大方可以不是用來支持心智意識系統,而可以與一體平等/對全體生命最有利進行校準,例如去滿足自己/別人如同自己身體的需求,讓身體更舒服,讓自己作為身體可以享受在物質世界的體驗。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在購買東西時,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評估買的東西是否能夠支持我的身體/日常生活必需/一體平等/對全體生命最好的原則。


我承諾自己去覺察我在使用金錢時,對什麼樣的情境/環境/人/事/物有想法/情緒/感覺/內在對話/記憶/行為的反應,並且透過寫作、自我寬恕、自我修正來停止這些自動化的反應,讓金錢不再與我是分離的關係,而是與我一體平等的表現;並且致力於推廣/支持一個對全體生命最好的新系統 - 平等金錢系統,一個能夠支持將人類作為心智意識系統轉化成為生命的系統。

2012年9月4日 星期二

Day 132 - 別人幫我出錢買東西2

接續 Day 131 - 別人幫我出錢買東西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定義錢是有價值的,並賦予正面能量,所以當別人花錢送我東西/請客時,我就如同被給予了有價值的東西,如同接收到了正面能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所有我們在使用/體驗的東西,都是地球無條件提供給居住者使用的,而這些東西的價值是人類作為心智意識系統賦予/強加在上面的,並非真實。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討厭/排斥/輕視貪心或貪小便宜的人,所以也不想成為這樣的人,也害怕被別人認為我會貪心/貪小便宜,而選擇了用客氣作為我的性格,作為我待人處事之道。
卻沒有了解到貪心/貪小便宜也存在我之內,所以我討厭/排斥/輕視貪心或貪小便宜的人時,其實我是在討厭/排斥/輕視自己;所以我害怕被別人認為我會貪心/貪小便宜,其實我是在害怕自己的想法/信念。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別人認為我貪心/貪小便宜’與害怕連結在一起,所以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害怕本身。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被別人認為我是貪心/貪小便宜的,因為我已經根據了客氣的性格來定義我自己,所以如果我被認為是貪心/貪小便宜的,那麼'我是客氣'的自我定義就受到了挑戰,如同我害怕改變自己的性格;也如同我的生存受到了挑戰,如同害怕死亡。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改變自己(的性格)與害怕連結在一起,所以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害怕本身。
我寬恕自己接受按允許了自己將生存受到挑戰、死亡與害怕連結在一起,所以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害怕本身。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誠實的看到我內在的確存在了貪心/貪小便宜,而由於害怕被別人發現我真實的樣貌,所以企圖用客氣來包裝自己,來隱藏自己的貪心/貪小便宜。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被別人發現我真實的樣貌’與害怕連結在一起,所以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害怕本身。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貪心/貪小便宜與自私連結在一起,而客氣/大方就與自私無關,卻沒有了解到貪心/貪小便宜/客氣/大方只要是與能量、對錯/好壞的價值觀連結在一起,那麼即使是客氣/大方也是一種心智意識系統用來裝扮自己/求生存的機制,也是為了自己個人的利益而非全體生命的利益,也仍是自私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客氣/大方與正面的/好的/對的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貪心/貪小便宜與負面的/不好的/錯的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貪心/貪小便宜/客氣/大方可以不是用來支持心智意識系統,而是與一體平等/對全體生命最有利校準,例如去滿足自己/別人如同自己身體的需求,讓身體更舒服,讓自己作為身體可以享受在物質世界的體驗。

(待續)

Day 131 - 別人幫我出錢買東西

今天收到一個Destonian的Email,說他可以送我兩份Eqafe的產品,要我告訴他我想要什麼?
在選產品時,不由自主的會考慮到價格,而我有興趣的產品剛好是比較貴的,所以就觸發了’他會不會覺得我故意選貴的、他會不會覺得我很貪心/貪小便宜’這樣的想法。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選購商品時,不由自主的會優先考慮到價格,而不是考慮商品是否支持我的身體,是否幫助我與一體平等和全體的利益校準。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當別人要出錢送我東西/請客時,我會認為我必須要客氣一點,不能選太貴的東西,這樣子才不會被認為我很貪心/貪小便宜。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當別人花錢送我東西時我要客氣,但當我花錢送別人東西時我要大方,這樣我才會受人歡迎,才會讓別人喜歡。
而沒有看到這樣待人處事的原則背後,目的是為了讓自己能夠生存,害怕如果不照這個原則去做的話,就會被別人給予負面的評價而影響到自己的生存。所以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死亡。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不照著信念/原則去做’,與害怕連結在一起,所以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害怕本身。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別人送我東西,如同給予我正面能量,所以我也必須以客氣回應,如同我也以正面能量回應,這樣子以後別人才會想再送我東西/以正面能量對待我。
雖然從小到大被教導去追正面能量是理所當然的,全部的人都這樣在做,但卻沒有了解到追求正面能量體驗如同支持自己在現今的世界系統中追求個人利益的時候,就犧牲了全體生命的利益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只感受到情緒/感覺如同能量,卻沒有覺察到每當能量運作時,我的身體的疼痛,因為所有的能量體驗是心智意識系統從身體轉化而來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裝作沒看到現今世界系統的運作,是從動物/大自然/人類/地球如同生命轉化資源成為金錢的,雖然我不喜歡/抱怨現在世界系統的運作方式,但是卻同時在支持世界系統的運作,相信對於現狀我也無能為力改變。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是我和其他的人如同我個別和共同的接受/允許/創造這個世界,既然我們有能力創造目前的體驗,也有能力停止/改變後續的體驗,而實際的解決方法/工具就在
Desteni提供的訊息DIP課程平等金錢系統裡面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放棄/失去正面能量體驗,如同害怕放棄/失去個人作為心智意識系統的利益,即使代價是犧牲自己/全體的生命的利益。


(待續)

2012年9月2日 星期日

Day 130 - 我不要跟父母一樣4

接續
Day 127 - 我不要跟父母一樣
Day 128 - 我不要跟父母一樣2
Day 129 - 我不要跟父母一樣3



當我和姪子/父母/其他人相處中,如果因為對方的表現不如我的期望,而我想對他們生氣/抱怨時,我停止並回到呼吸。
我了解到當我在發洩情緒時,我是在逃避面對/走過在這裡發生的事情,指責是別人造成我發怒的而沒有站起來負起自己的責任,去了解到我為什麼接受/允許/創造這樣的情況存在,既然這個情況不是我想體驗的,那麼我就作為指導原則來指揮自己停止/改變它,並且實際觀察/走過我修正的後果,直到我對同樣的情況不再有反應,直到在這裡發生的一切是我想體驗的為止。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不被生氣/情緒驅動而去進行思考/回憶/想像/參與更多的情緒/行動,而抱怨/指責別人或者對別人發怒/發洩情緒,而是作為主導原則指揮自己在呼吸中表達/溝通,如果不確定是否還有能量反應或無法停止能量反應的話,那麼我停止表達或溝通而只是回到呼吸等待能量通過。

如果我已經對別人發怒/發洩情緒了,而感到愧疚/後悔或其他情緒的話,我停止並回到呼吸。
我了解到當我仍然無法作為主導原則停止一個舊模式時,其中可能還有隱藏沒看到的心智結構,或者我仍然沒有下定決心穿越這個舊模式。
我了解到當我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愧疚/後悔而想自責時,我已經相信自己是錯的了,並且想要懲罰自己的錯,或者想要為自己的錯贖罪,這樣會讓我好過一點,但這樣子的愧疚/後悔/自責仍是心智模式的一部分,參與這些情緒/行為仍然是在支持/延續/沉溺於心智意識系統,所以唯有站起來停止愧疚/後悔/自責才能實際的停止這個心智模式。
我承諾自己停止自我評判/自責,停止讓自己深陷/延續在心智能量/模式之中。並且透過寫作去了解我還接受、允許、隱藏了什麼樣的心智結構讓我無法作為主導原則指揮自己的表達,而被想法/情緒驅動我去表達,並對我所看見的模式/結構進行寬恕。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實踐寬恕後的自我修正,這是一個對自己誠實負責的進程,而我每一次的妥協將會拖延自己的進程時間。

我承諾自己當面臨實體化在物質世界的後果,而有’我不知道怎麼改變/我沒有辦法改變’的想法,或者體驗到無力感/挫折感時,我回到呼吸,不繼續投入想法/情緒之中,而繼續創造/實體化相同的後果。
我了解到想法/情緒必須要我去參與/賦予力量,才能夠影響/控制我,才能夠創造後果,所以我停止參與思考/情緒而僅僅用呼吸代替,並透過自我寬恕解構思考/情緒的結構,那麼我也正在創造一體平等的生命的後果。

我承諾自己實踐給出我想收到的,既然我希望回歸/成為生命,那麼我致力於每一刻與物質世界這裡校準,每一刻在身體呼吸,每一刻給予這個世界一個生命的呼吸而不是一個想法/情緒,支持自己回歸生命,並且準備好環境給下一代/以後的小孩子 - 平等金錢系統,可以傳承小孩子們生命而非虐待生命的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