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31日 星期三

Day 177 - 濫用紀律

接續 Day 171 - 給小狗紀律

有時候矯正的行為也會常常走到極端,真的變成了冷漠/嚴厲的態度,認為我是領導者而小狗必須遵從我的領導,當牠不遵從時,我就會用強硬的肢體動作來控制牠,有時候甚至會超過適當的力道而變成’暴力’,同時夾帶著生氣或急躁的情緒,但這種情況下往往達不到我的目的,反而容易造成我跟小狗進一步的衝突。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有時候在使用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時,走到了極端上,認為小狗不接受我的領導/矯正就是錯的,因為牠不遵從我的指令/要求,所以對小狗’犯錯’的行為感到生氣,並急著想要矯正小狗,使小狗達到我期望的狀態。
就如同從小到大,我從父母、師長、工作時的長官身上看到和學習到的,以為使用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就是這麼一回事 - 要求別人完全的遵從自己的指令/要求,如果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就發脾氣或情緒起伏 - 而這已經變成了一個根深蒂固的模式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使用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對待別人時,如果對方不能遵從/符合我的命令、要求、期望的話,就認為對方做錯了並感到生氣,將自己內在的生氣發洩/指責到別人身上,用冷漠/嚴厲的態度對待別人,期望別人能夠因此改變。而不是停下來呼吸,為自己生氣的體驗負責,改變自己的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記憶中"報告狗班長"的教導作為一個範本,並期待著小狗在我的領導/矯正下可以符合範本中的表現,當事情不如我預期時,我就開始急躁或生氣。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學習作為領導者是個過程,是需要耐心的嘗試和從錯誤中學習的,慢慢的讓自己停止在這個過程中浮現的所有心智/能量反應,慢慢的了解與實踐自我領導,讓領導作為與我一體平等/對全體生命對好的表現。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學習領導的過程中,使用冷漠/嚴厲的態度在審視小狗,彷彿期待著牠犯錯,然後我就可以用力量/權威來制裁牠,而不是我平靜穩定的在呼吸中帶領小狗,如同我平靜穩定的指揮我自己行動,將這一刻小狗和我在這裡的情境/體驗視為一個整體。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被急躁/生氣的能量驅動而試圖用強硬的肢體動作去矯正小狗的行為,卻沒有了解到小狗此時是根據我的能量來做反應的,當我接受和允許自己急躁/生氣時,小狗也會不是平靜穩定的,牠就是在反映急躁/生氣給我看。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被急躁/生氣的能量驅動而試圖用強硬的肢體動作去矯正小狗,而製造了我和小狗進一步的肢體衝突,這不僅達不到我想要矯正的目的,反而強化我的心智模式,強化了我和小狗的分裂、緊張關係、不信任感。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緊抓著記憶中小狗犯錯的表現/小狗齜牙裂嘴的表現/小狗咬人的行為,而對小狗產生不信任感,卻沒了解到其實是我沒有自我信任,我將信任放置到記憶上面,而從記憶建立了我對小狗的恐懼、分裂、不信任的關係。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與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是分離的,而作為心智意識系統在活出這些字詞,利用這些字詞來強化自己的性格/人格,為了個人的利益、讓自己可以活得更好而使用這些字詞,透過濫用這些字詞不斷的強化自己與其他人/整體生命如同自己的分離,而不是為了全體生命的利益而使用/活出這些字詞。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對錯的二極性結構下,將自己分離進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之中,如同我根據一部分的心智結構來定義/限制我是誰並認為我是對的/好的/正面的,然後與其他部分的自己衝突/摩擦,認為其他部分的自己是錯的/不好的/負面的,而害怕與自己分離的其他部分的自己,對與自己衝突的其他部分的自己生氣,卻沒有了解到這全部都是我,而分離、恐懼、生氣則是我的本質,我只是不斷的透過物質世界的鏡像在看到我自己是誰/我接受和允許了什麼罷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由於我與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是分離的,如同我與領導是分離的,而這樣來領導小狗只會發展出分離的關係,因此實體化了肢體的衝突/摩擦。
而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到這個世界的鬥爭/戰爭就是這樣形成的 - 以為自己與其他人/整體是分離的 - 而當我接受和允許了分離存在,我就是在支持戰爭存在,即使我非常不願意發生/體驗戰爭。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不是與我分離的字詞,當我每一刻在這裡呼吸,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去指揮自己的行動,去負擔起對自己和現實世界的責任,去改變自己的體驗,那麼我就是自我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我與這些字詞是一體平等的,我活出這些字詞。

2012年10月30日 星期二

Day 176 - 小狗好可愛3

接續
Day 174 - 小狗好可愛
Day 175 - 小狗好可愛2


當小狗表現得不平靜穩定時,我卻因為牠表現得很可愛、和善、熱情而心軟/不忍心/捨不得去矯正
牠回到平靜穩定的狀態時,我停止參與心軟/不忍心/捨不得的能量,回到呼吸,先讓自己平靜穩定下來。

當小狗表現得不平靜穩定而我矯正牠時,如果浮現內疚感或者”我是不是在壓抑小狗的表現?我是不是太冷漠/嚴厲了?我是不是做錯了?”的想法,我停止參與能量與想法,並且回到呼吸,讓自己回到平靜穩定。

我了解到我對小狗的矯正過程,完全是我內在的反映。當我不忍心在小狗很可愛、很和善、很熱情卻不平靜穩定時矯正牠,就如同當我體驗到順境/正面能量時"不忍心/捨不得"矯正自己、主導自己老老實實的回到呼吸一樣。而對於小狗的領導/矯正沒有效率,就如同我自己的進程行走得沒有效率是一樣的。

我了解到當小狗不在平靜穩定的狀態時,就如同牠不在這裡而被心智意識系統接管,這時候我作為主人如果不去矯正小狗讓牠回到平靜穩定的狀態,那麼我就是在支持牠如同我自己被心智意識系統控制,這時候才真的是在壓抑小狗作為生命的表現。

我了解到當我支持小狗作為心智意識系統而非作為生命時,我也在支持自己繼續作為心智意識系統而非作為生命。當我在壓抑小狗作為生命的表現時,其實我是在壓抑自己,因為我屈服於心智/能量的控制。

我了解到"去制止小狗很可愛、很和善、很熱情的表現,是冷漠的/嚴厲的/錯的"這個想法是我作為心智意識系統的解讀 - 認為不支持心智意識系統的表現就是冷漠的/嚴厲的/錯的。


我了解到不管小狗表現得怎麼樣,如果牠無法平靜穩定而我卻不去引導牠回到平靜穩定,那麼我就是接受和允許了牠作為心智意識系統的表現;如果我也因為小狗的表現而觸發並參與了能量反應,那麼我也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作為心智意識系統,這樣的情況才是對小狗/我自己/生命的漠視與殘酷,這才是錯的如同不是對全體生命最好的。

我了解到小狗是我內在的反映,而我一直將內在的天使與惡魔投射到小狗身上,我一直從人類的角度在解讀小狗,把自己的想法、信念強加在小狗身上,而不是真實的去觀察、了解小狗的需要與表現,去物質性的與小狗在呼吸中互動而沒有任何記憶、想法、想像、暗聊、能量介入,去了解小狗如同了解未知如同了解我自己,讓小狗與我從分離的關係中真實的回歸一體平等,活出對小狗和我最好的情況,如同對全體生命最好的情況。

我了解到只要我接受天使或惡魔存在我之內,不論我體驗到順境或逆境,不論我體驗到正面能量或負面能量,我的本質都是邪惡的,因為所有二元性能量體驗都是犧牲生命(我的身體、物質世界的資源)而來的。

我承諾自己去學習並實踐在小狗表現得不平靜穩定時,我在呼吸中平靜穩定的給予牠適時的矯正,讓牠也回到平靜穩定,讓小狗/我/周圍的環境如同一個整體是平靜穩定的,如同我了解到這是生命正常的狀態 - 沒有能量/情緒/感覺的起伏波動,這是對小狗/我最好的,也是對全體生命最好的。

我承諾自己當小狗表現得不平靜穩定時,如果我對小狗的表現起了能量反應,我指揮自己輕柔的回到呼吸,等待能量通過,讓自己先回到平靜穩定的狀態;如果我已經參與了能量反應,和/或其他的心智維度,那麼我事後進行寫作來自我誠實的了解自己仍接受和允許了什麼才造成了我所體驗的後果,然後透過自我寬恕停止這些分裂,並致力於實踐自我修正的行為。

我承諾自己去繼續去了解小狗如同了解未知如同了解我自己,透過和小狗互動的過程中,自我誠實的揭露並且停止我所接受和允許的分裂與恐懼,停止我所投射到小狗身上的天使與惡魔,支持小狗與我作為生命。

Day 175 - 小狗好可愛2

接續 Day 174 - 小狗好可愛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小狗表現得很可愛、很和善、很熱情時,如果我對小狗進行矯正的動作讓牠平靜穩定下來,會觸發我內疚的情緒,和”我是不是在壓抑小狗的表現?我是不是太冷漠/嚴厲了?我是不是做錯了?”的想法。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當小狗不是在平靜穩定的狀態時,就如同牠不在這裡而被心智意識系統接管,這時候我作為主人如果不去矯正小狗讓牠回到平靜穩定的狀態,那麼我就是在支持牠如同我自己被心智意識系統控制,這時候才真的是在壓抑小狗的表現 - 沒有支持牠作為牠本來所是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當我支持小狗作為心智意識系統而非生命時,如同我在壓抑小狗時,其實我是在壓抑自己,因為我屈服於心智/能量的控制,我支持自己繼續作為心智意識系統而非生命。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如果我制止小狗很可愛、很和善、很熱情的表現,就是冷漠/嚴厲,卻沒有看到這就是我對生命的態度 - 對生命冷漠如同漠視、嚴厲如同殘酷,而將很多的注意力/熱情放在心智意識系統中,然後再從心智意識系統的角度來解讀,認為不支持心智意識系統的表現就是冷漠的/嚴厲的/錯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以人類的角度來和狗溝通互動,以自我為中心的解讀小狗的行為/習性/表現,而不是實際去觀察/了解狗的語言/認知/習性/程式,去嘗試什麼樣才是對小狗和我雙方都是最好的情況。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內在的天使與惡魔投射到小狗身上,當小狗表現得可愛、和善、熱情時,就將自己內在的窩心/溫暖/心軟等感受投射到小狗身上,認為"牠現在是一隻乖小狗",而去給小狗愛撫/稱讚;當小狗表現得不如我意時,就將自己內在的生氣/憤怒/挫折/無力感等情緒投射到小狗身上,認為"牠是故意的/牠明知故犯/牠太可惡了",而去抱怨/指責小狗所造成的問題/困擾。卻沒有看到、了解到這些全是我自己的投射,因此我是如何的活在心智分離的世界中,而不是活在代表一體平等的物質世界這裡。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不論我體驗到順境或逆境、正面能量或負面能量,都是屬於心智意識系統中的二極性能量體驗,而心智能量的來源是生命 - 我的身體和這個物質世界的資源,所以當我體驗到越多能量,不管正面的還負面的,我都是在犧牲生命來滿足個人作為心智的能量體驗和生存。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以分離的角度來看待/解讀/感知這個世界,而認為我與整體如同我自己的其他部分是分離的,所以必須要保護自己/求生存,與其他部分的自己摩擦/衝突/戰爭,然後再害怕/指責/抱怨自己的體驗。而不是承擔起對自己/自己的世界的責任,在每一刻的呼吸中自我誠實的去面對我所創造的後果,去了解裡面我接受和允許了哪些分裂/恐懼,然後停止它們,改變它們,重新建立一個一體平等如同對全體生命最好的生活方式。

2012年10月28日 星期日

Day 174 - 小狗好可愛

背景資料:報告狗班長狗狗心事

接續 Day 171 - 給小狗紀律
當小狗的行為需要被矯正時,但牠又表現得很可愛、很和善、很熱情,這時我常常會不忍心去矯正牠,或者矯正後會感到內疚,並認為我是不是在壓抑小狗的表現?我是不是太冷漠/嚴厲了?我是不是做錯了?

在看了"報告狗班長"和"狗狗心事"之後,才了解到過往我一直用自己作為人類的角度來看待小狗,和小狗互動/溝通,但其實狗有牠們自己的語言、認知、溝通方式,而作為一個狗主人如果不懂得狗語言,常常會造成自己或家人的問題、困擾,同時也容易造成小狗身心的傷害,再嚴重一點就可能變成主人在沒辦法解決問題的情況下拋棄小狗而成為流浪犬,然後小狗被抓去收容所等待再被收養或者安樂死。

而在狗的世界中,確認領導地位是最基本又最重要的一件事,當我開始養狗時,自然的把狗當做寵物,認為是我在照顧牠,提供牠飲食起居環境的。但是在狗的眼光中卻不是這麼一回事,如果家庭這個領域中沒有牠認可的領導者,牠就會以領導者自居,而主人和其他家人們就是牠必須要保護的狗群/小孩們。所以例如很多時候,小狗在家裡對主人跟進跟出的,主人認為這是小狗親近/跟隨的表現,但其實狗是認為我必須保護我的部下/小孩。

所以,根據我現在的了解,在現在這個世界中,要養一隻狗當寵物,就必須學習怎麼作為狗的領導者,這樣一來可以卸下小狗想要承擔領導者的重擔,同時很多狗主人認為的問題與困擾自然會消失。就像是狗會不自主的執行了"擔當領導者"的程式,而如果狗主人如果帶著覺知去承擔起領導者的責任的話,那麼就可以讓小狗不用去陷在這個模式/程式裡面,而只需要放鬆下來,和主人一起享受舒適和愉快的生活就好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小狗的行為需要被矯正時,會因為牠表現得很可愛、很和善、很熱情,觸發我的心軟而不忍心/捨不得去進行矯正的行為,導致小狗的表現也一陣子很順從,一陣子又開始我行我素了,讓矯正/領導很沒有效率。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到我對小狗的矯正過程,完全是我內在的反映,當我體驗到順境/正面能量時,常常會"不忍心/捨不得"矯正自己,讓自己停止參與正面能量體驗,而老老實實的回到呼吸,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而不是屈從於心智/能量的引導。這一樣來拖延了我回歸生命的進程,讓自己的進程行走得很沒有效率。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被心軟/不忍心/捨不得的能量驅動/控制/改變我的想法與行為,讓
我對自己訂定的進程/協議(學習領導如同學習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讓步而無法貫徹執行,如同我對心智/能量讓步而不是在每一刻的呼吸中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去行走進程。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了解了"平靜穩定是小狗的自然狀態,所以作為狗主人如同領導者的責任就是必須讓狗維持平靜穩定,而要讓狗平靜穩定,狗主人必須自己先是平靜穩定的"的觀念後,在狗表現得很可愛、很和善、很熱情同時又不平靜穩定的情況下,我被心智中心軟/不忍心/捨不得的能量驅動/控制而不去進行矯正 - 讓狗平靜穩定下來,反而這時候給牠愛撫、擁抱、鼓勵,如同強化牠不平靜穩定的情況。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當我在強化小狗不平靜穩定的情況時,其實我也在強化自己的不平靜穩定,如同輕易的放棄了自我主導意志而屈服於心軟/不忍心/捨不得的能量之下,如同強化自己的心智模式/性格/人格。

2012年10月27日 星期六

Day 173 - 給小狗紀律3

接續 Day 172 - 給小狗紀律2


當我必須要使用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來對待別人時,如果這時候體驗到愧疚感,或者浮現了"是否在壓抑別人的表現?我是否太過冷漠/無情/嚴格了?我是否做錯了?"的想法,我停止參與這些想法和能量反應,並回到呼吸。

當我在面對別人使用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來對待我時,如果這時候體驗到了排斥感,或者浮現了"對方在壓抑/限制我,造成了我的不自由"的想法,我停止參與這些想法和能量反應,並回到呼吸。

當我在給予別人自由/尊重時,卻體驗到我認為對方太放肆、太超過的行為,造成了我受不了/不耐煩/急躁/生氣的情續反應時,我停止並回到呼吸。

當我處在完全自由、放任、受尊重的情境中,需要為自己去做些決定/行動,卻害怕為自己未來的體驗負責任,而期待這時候有人可以站出來作為力量/權威的象徵,來給我一些控制/規則/紀律讓我去執行時,我停止參與這個模式並回到呼吸,然後使用主導意志開始進行該做的事情,並且自我誠實的面對我所創造的後果,如果不喜歡就進行修正。

我了解到我一直認為的"自由/尊重"和"不自由/壓抑/限制",其實是我心智中的二極性結構,而當我參與這兩極的任何一端時,我都體驗到了不自由/壓抑/限制的感受,如同我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被心智意識系統奴役一樣的活在不自由/壓抑/限制之中。

我了解到當我體驗到不自由/被壓抑/受限制時,其實根源就是我自己,透過我接受、允許自己去參與心智和能量,將自己的力量/權威/紀律/控制權交給了心智和能量,而讓自己處於無力感之中,所以只有我可以讓自己體驗到不自由/被壓抑/受限制的感受,除非我站起來為自己的體驗負起責任,去實際的面對、了解並且停止自己的不自由/被壓抑/受限制如同停止心智意識系統,然後重新建立並活出自我自由與自我尊重 - 每一刻作為我是誰在身體呼吸,做對全體生命最好的事,如同做對自己最好的事。

我了解到在現在的世界中,與任何的對象相處都必須要透過溝通和協議,所以這時候適當的使用力量/權威/控制/紀律來訂定規則是必要的,讓彼此可以共同生活和運作,並且從這個過程中,可以使用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來向對彼此最好、對全體生命最好、對自己最好的方向校準。

我承諾自己去學習/實踐如何使用或面對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並且透過寫作、自我寬恕、自我修正來停止在實踐的過程中所浮現的任何的心智/能量反應,讓我與這些字詞不是分離的,而讓這些文字與我一體平等如同活著的文字。如同我了解到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可以拿來向對全體生命最好、對自己最好的方向校準,而不是只為了自己的利益才使用這些字詞。

2012年10月26日 星期五

Day 172 - 給小狗紀律2

接續 Day 171 - 給小狗紀律

在學習怎麼作為狗群的領導者來領導小狗的過程中,發現由於我過去一直很排斥使用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去對待別人,同時也很排斥被別人用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來對待,所以我與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等字詞是分離的,賦予了這些字詞負面的/不好的/錯的定義。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使用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與負面的或不好的或錯的連結在一起,形成了我排斥使用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來對待別人,同樣的也排斥別人使用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來對待我。
因此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與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是分離的,無法活出這些字語,讓這些字語作為與我一體平等的表現。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使用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對待別人時,會有愧疚感,認為我是否在壓抑別人的表現?我是否太過冷漠/無情/嚴格了?我是否做錯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與"愧疚感/壓抑/冷漠/無情/嚴格"等字詞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排斥/討厭被別人用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對待,因為我認為這樣是在壓抑/限制我,造成了我的不自由,因此也盡量不這樣對待別人,並且認為不使用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來待人,就如同給予對方自由/尊重,是好的/對的/正面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與"不自由"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覺察到當我一昧的給予小狗或別人自由/尊重時,常常體驗到我認為對方太放肆、太超過的行為,造成了我受不了的情況,而生起了不耐煩/急躁/生氣的情緒反應,這時候我內在的感覺仍是不自由/被壓抑/受限制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到當我一昧的排斥和抵抗別人對我使用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如同排斥和抵抗不自由/被壓抑/受限制的體驗時,其實我已經先被這些體驗佔領了,我已經先被恐懼佔據了 - 害怕去體驗它們,我已經接受和允許了不自由/壓抑/限制的存在並且賦予它們力量來控制/影響我,然後創造後果讓自己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到當我處在完全自由、放任、受尊重的情境時,常常因為害怕為自己未來的體驗負責任,而期待這時候有人可以站出來作為力量/權威的象徵,來給我一些控制/規則/紀律讓我去執行,彷彿這樣一來責任就在那個人身上了。
所以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為自己(未來)的體驗負責任,害怕為自己創造的後果負責任,因此將自己的力量/權威交託到某個與我分離的人身上,而當被別人用控制/規則/紀律對待時,卻又感到不自由/被壓抑/受限制而想反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到這種給予"自由/尊重"和給予"不自由/壓抑/限制",其實是我心智中的二極性結構,而當我參與這兩極的任何一端時,我都體驗到了不自由/壓抑/限制的感受,如同我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被心智意識系統奴役一樣的活在不自由/壓抑/限制之中。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到我害怕站起來為自己負責任的後果 - 就是必須體驗到不自由/受壓抑/被限制,因為我就是根源。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到不自由/壓抑/受限制的根源就是我自己,透過我接受、允許自己去參與心智和能量,將自己的力量/權威/紀律/控制權交給了心智和能量,而讓自己處於無力感之中,所以只有我可以讓自己體驗到不自由/被壓抑/受限制的感受,除非我為自己的體驗負起責任,去實際的面對、了解並且停止自己的不自由/被壓抑/受限制如同停止心智意識系統,然後重新建立並活出自由與自我尊重 - 每一刻在身體呼吸,做對全體生命最好的事,如同做對自己最好的事。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在現在的世界中,與任何的對象相處都必須要透過溝通和協議,所以這時候適當的使用力量/權威/控制/紀律來訂定規則是必要的,讓彼此可以共同生活和運作,並且從這個過程中,可以使用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來向對彼此最好、對全體生命最好、對自己最好的方向校準。

2012年10月25日 星期四

Day 171 - 給小狗紀律

接續 Day 165 - 小狗是我內在的反映


在學習怎麼作為狗群的領導者來領導小狗的過程中,我主要是根據"報告狗班長"裡面的知識和畫面來學習、模擬,盡量讓自己完全照著主持人的教導,像一個機器人一樣的執行指令,然後看看在這個過程中我會出現什麼樣的反應,到目前為止 - 反應真的很多。

在這個過程中,發現由於我過去一直很排斥使用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去對待別人,同時也很排斥被別人用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來對待,所以我與力量/權威/控制/規則/紀律等字詞是分離的,賦予了這些字詞負面的/不好的/錯的定義。
所以當要開始用這些方式來對待小狗時,很難徹底的去執行領導的程序,目前常發生的情況有:


  • 小狗的行為需要被矯正時,但牠又表現得很可愛、很和善、很熱情,這時我常常會不忍心去矯正牠,或者矯正後會感到內疚,並認為我是不是在壓抑小狗的表現?我是不是太冷漠/嚴厲了?我是不是做錯了?
  • 有時候矯正的行為也會常常走到極端,真的變成了冷漠/嚴厲的態度,認為我是領導者而小狗必須遵從我的領導,當牠不遵從時,我就會用強硬的肢體動作來控制牠,有時候甚至會超過適當的力道而變成暴力,同時夾帶著生氣或急躁的情緒,但這種情況下往往達不到我的目的,反而容易造成我跟小狗進一步的衝突。
  • 在和小狗開始發生衝突/對峙時,我很容易就參與了生氣/憤怒的情緒而想要用力量來制止牠,通常是大聲斥喝牠,但是發覺在這種情況下狗是不會屈服的,反而會和我更加對立。甚至有幾次對峙到後來,還發生了肢體衝突,就是狗真的用牙齒開始攻擊我了,而我也會用工具來保護自己並且攻擊牠,還好都沒有發生什麼嚴重的傷害,但是這樣的過程之後,狗和我之間形成了不信任的關係,牠會和我保持距離,也不讓我像以前一樣的摸牠,只要撫摸牠就吠叫並咬我的手;而我其實也不太敢靠近牠或摸牠,每次靠近或者要摸牠時,過去牠攻擊/咬我的記憶/畫面/聲音就浮現出來,同時帶著恐懼的能量。我好幾次本來要摸牠或替牠綁狗繩時,由於恐懼,所以我後來還是沒有去做這些動作。
  • 在路上用聲音跟肢體動作矯正小狗時,會在意周圍的人的看法,常常浮現"別人會不會覺得我太粗暴/我太殘忍了/我在虐待動物"的想法,然後心虛的看看四周人的反應,彷彿是我做錯事了所以要看看大家的反應。

這個過程還在進行中。

2012年10月23日 星期二

Day 170 - 害怕被狗傷害

接續
Day 165 - 小狗是我內在的反映
Day 168 - 有關狗的記憶
Day 169 - 有關狗的記憶2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以觸摸小狗做觸發點,觸發了心智中"小狗齜牙裂嘴的畫面"、"小狗低吼的聲音"、和"害怕被傷害的恐懼"。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參與"害怕被傷害的恐懼"後,會接著以"憤怒的姿態來攻擊小狗、保護自己",企圖以憤怒來壓制牠,並且改變牠的行為,但其實小狗也會以同樣的模式來回應我,並且這個連結著恐懼、憤怒的互動模式也記錄進了我的記憶,而不斷的複製/累積/創造相同的情境讓我體驗,而累積得越多我就越難超越。
所以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到"害怕被傷害"並不能使我免於被傷害,反而使我必須不斷的經驗相同的情境,除非我為自已負起責任,每當害怕被傷害的恐懼浮現時,停止參與這個模式,回到呼吸安住在這裡,讓能量通過,並進行自我寬恕,直到這個恐懼不再存在為止。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害怕被傷害的恐懼。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認為我與其他生命是分離的,所以我必須要保護自己避免被傷害。於是從原點開始我就以分離、恐懼作為基礎,來建構我的記憶/關係。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由於害怕被傷害,而企圖利用生氣/憤怒來攻擊其他生命、保護自己,進而支持並實體化這個世界的種種戰爭。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生氣/憤怒存在並且發洩/投射到其他生命上,抱怨/指責是別人造成了我生氣/憤怒的體驗,卻沒有在生氣/憤怒浮現的那一刻告訴自己:"生氣/憤怒又來了,這次我絕對不在被引誘進去",然後立即的回到呼吸等待能量通過,為我自己的體驗負起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企圖利用生氣/憤怒來壓抑/掩飾/逃避我的恐懼。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我與整體生命是一體平等的,所以當我害怕被其他生命傷害時,我其實是在害怕被自己傷害,我其實是在害怕自己;而當我對其他生命生氣/憤怒時,我其實是在對自己生氣/憤怒;當我在抱怨/指責其他生命時,我其實是在指責自己沒有為自己的體驗負起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身體受傷害。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體驗到身體受傷的痛。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身體來定義我是誰,而害怕失去/破壞我的身體。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身體來定義我是誰,而不是我在這裡等同於身體,與身體一體平等。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當身體受傷或疼痛時,是身體在支援我,告訴我仍然接受和允許了哪些系統/分裂/恐懼存在,我仍然沒有為這些部分負起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每當參與害怕受傷的恐懼時,就會體驗到胸口篷派的能量和痠脹、喉嚨緊繃、上背部的疼痛、頭部發脹,就如同是身體在為我的能量體驗付出代價。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心裡/情感上受傷害的感覺,如同害怕體驗到負面能量,如同害怕死亡。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能量體驗,如同參與感覺、情緒體驗,並根據能量來定義我自己,相信/認為能量體驗是真的,讓能量來控制/影響我。
我寬恕自己接受允許了自己著迷於能量體驗,每當能量在身體中浮現時,我就開始參與並且被驅動/改變我的身體行為,而沒有在能量浮現時,作為主導原則意使自己回到呼吸,安住在物質這裡。

我了解到"害怕被傷害"並不能使我免於被傷害,反而使我必須不斷的經驗相同的情境。

我了解到我與整體生命是一體平等的,所以當我害怕被其他生命傷害時,我其實是在害怕被自己傷害,我其實是在害怕自己。

我承諾自己當走在路上時,如果有狗在路邊/狗盯著我看/狗對我吠叫,而觸發起害怕狗會傷害/攻擊我的恐懼時,我回到呼吸等待恐懼能量通過,確保自己不被恐懼影響我的行動,而是我主導自己在呼吸中繼續走路或者走別條路。

我承諾自己當有人靠近我養的小狗,而觸發起害怕小狗再咬人的恐懼時,我先回到呼吸,讓身體是放鬆的而非緊張/緊繃的抓著狗繩,並且平靜穩定的告訴對方小狗是有攻擊性的。

我承諾自己當害怕被傷害的恐懼浮現時,我停止參與相關的思想、想像、暗聊,停止繼續參與恐懼的能量,或可能被引發的生氣/憤怒情緒,而是回到身體呼吸,等待能量通過,支持自己停止/超越這個模式。

我承諾自己當發覺自己因為參與了被傷害的恐懼,而開始進入生氣/憤怒的攻防模式時,我立即停止並回到呼吸,等待能量通過,支持自己停止/超越這個模式。


我承諾自己去覺察/了解/學習身體發送的訊號 - 傷、痛、病、......,如同那是和身體溝通的一種方式,透過身體的支援來幫助自己覺察/了解/停止心智意識系統。

2012年10月22日 星期一

Day 169 - 有關狗的記憶2

接續 Day 168 - 有關狗的記憶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緊抓著"我養的小狗在和別的狗玩時,對方的狗主人想要摸牠卻被牠咬流血"的記憶不放。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這個記憶,現在溜狗時,每當有人靠近小狗就會觸發我害怕小狗再咬人的恐懼,並且被恐懼影響而開始緊張的抓著狗繩,預防別人太接近小狗兒受到傷害。而不是在呼吸中穩定的通過這些情境,並且平靜的知告別人小狗是有攻擊性的,別太靠近。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緊抓著"有幾次在撫摸我養的小狗時,小狗本來很興奮,卻突的對我/女朋友低吼,或者突然的朝我/女朋友吠叫並且咬一口"的記憶不放,而被這個記憶影響導致我現在不敢撫摸小狗,甚至不敢碰小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這個記憶,當女朋友要和小狗靠近互動時,會觸發"小狗對女朋友低吼的聲音"、"小狗對女朋友吠叫的聲音"、"小狗齜牙裂嘴的畫面"、"小狗攻擊女朋友的畫面",並且連帶著擔心、緊張、恐懼的能量,害怕女朋友被小狗攻擊。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這個記憶,當我要撫摸小狗,或者替小狗栓狗繩時,會觸發"小狗對我低吼的聲音"、"小狗對我吠叫的聲音"、"小狗齜牙裂嘴的畫面"、"小狗攻擊我的畫面",並且連帶著擔心、緊張、恐懼的能量 - 害怕被狗傷害,進而被恐懼驅動而影響了我的行為 - 不敢撫摸小狗,或者請女朋友來幫忙栓狗繩,或者乾脆不帶小狗去散步。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使用一些方法/策略來逃避面對我的恐懼,而不是直接的去面對/了解/停止/超越恐懼。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緊抓著"有一次我和小狗躺在床上,女朋友後來也要坐到床上時,小狗突然衝過去對她吠叫,我對這個情境感到緊張又害怕"的記憶不放。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被狗突然的/不可預測的/不可控制的攻擊,如同害怕受到意外傷害/害怕發生意外事件,卻沒有看到是我接受和允許這些恐懼存在,並且讓自己去參與這些恐懼的,並且因此創造後果來讓我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狗/動物與"不可捉摸/不可預測/有攻擊性的/有危險性的"連結在一起,便且將這些特質與恐懼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因為不了解狗/動物而害怕牠們,並且將內在的恐懼投射到牠們身上。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與狗/動物是分離的,而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被與我分離的對象傷害。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對於不了解的對象感到恐懼,如同對未知感到恐懼,如同害怕受到傷害,如同對死亡感到恐懼。而沒有接受和允許自己在呼吸中去了解那些我不了解的對象,借此擴展我的了解與覺察,讓我與不了解/未知的對象從分離變成一體平等,並且領悟到恐懼對於去了解未知並沒有幫助也沒有必要。

2012年10月21日 星期日

Day 168 - 有關狗的記憶

接續 Day 165 - 小狗是我內在的反映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緊抓著”小時候奶奶家養的大狼犬朝我跑過來,而我對此感到很緊張、害怕、有壓迫感”的記憶不放。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緊抓著"小時候在奶奶家因為愛玩拿棍子打鄰居家的狗,而被狗咬到流血"的記憶不放。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緊抓著"學生時代騎腳踏車上下學時,或者後來在路上騎機車時,路邊的狗突然跑起來追我/對我吠叫,我感到很緊張、害怕而加速騎車"的記憶不放。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緊抓著"某天晚上我在騎機車時,看到對面馬路旁有一個老人拿著雨傘在跟狗對峙,我當時認為是狗在攻擊老人,但是我快速騎車經過而沒有去幫忙,事後對此感到有些愧疚"的記憶不放。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狗攻擊老人是錯的,如同強勢者攻擊弱勢者是錯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我沒有去幫忙被狗攻擊的老人是錯的,並對於我的"犯錯"感到愧疚。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緊抓著"某天我在汐止火車站附近被一隻大狗跟隨,我不知道牠想做什麼而感到很緊張、害怕,於是拔腿狂跑,而狗也開始追我,還好我借著人群阻擋把狗甩掉了"的記憶不放。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這些記憶,導致現在走在路上時,如果有狗在路邊的話(尤其是狗盯著我看時),會觸發起我害怕狗會(突然的)朝我跑過來攻擊我的恐懼,並且被恐懼影響我的行動 - 緊張、害怕的經過狗,或者掉頭走別條路。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這些記憶,導致現在走在路上時,如果有狗在對我吠叫,即使牠被關住或栓住了,我還是會被觸發恐懼的能量反應。

2012年10月18日 星期四

Day 167 - 懲罰犯錯的小狗2

接續
Day 165 - 小狗是我內在的反映
Day 166 - 懲罰犯錯的小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獎勵做對者,懲罰犯錯者"的模式,將這個模式視為理所當然的去實行。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我比某個對象更有力量/更優越,所以我可以獎勵或懲罰對方,來帶給自己和對方正/負面的能量體驗,藉此操控對方來滿足我。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對/錯的二元性,根據自己的記憶/價值觀來判定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有力/無力、優越/卑微的二元性,並且在參與中體驗到正向/負向的能量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所謂的’對’,當與一體平等校準時,那麼’對’可以重新定義為:對全體生命最好的,是支持一體平等生命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所謂的’錯’,當與一體平等校準時,那麼’錯’可以重新定義為:不是對全體最好的,如同只關心自己的利益,只支持分裂與不平等。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所謂的’獎勵’,當與一體平等校準時,那麼獎勵可以重新定義為:反映/反應給對方如同我知道自己實踐了對全體生命最有益的事/實踐了一體平等。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所謂的’懲罰’,當與一體平等校準時,那麼處罰可以重新定義為:反映/反應給對方如同我知道自己接受和允許了什麼分裂或不平等,並支持對方如同我去面對自己、去承擔起自己的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我認為小狗犯錯的事 - 尿尿在地上、對我低吼的行為,是在向我反映/反應我內在接受和允許了什麼 - 例如我對這個情境起反應,而開始參與思考、想像、暗聊、能量反應、身體反應的過程。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小狗尿尿在地上、對我低吼是錯的,並且開始”懲罰犯錯者”的行動,而沒有了解到我是在懲罰自己,透過我對這個情境起反應,而開始參與心智/能量活動的過程中,我不斷的從身體擷取精華轉換成為心智能量,如同我所體到驗的心跳加速、胸口篷派的能量和痠脹感、喉嚨緊繃、上背部疼痛、頭部發脹的情況。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沉迷這整個心智/能量的過程中,而沒有作為主導原則意使自己停止參與並回到呼吸,不再餵養/強化這整個模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對於一直重複相同的模式而無法停止/超越感到挫折/憤怒,卻沒有僅僅實際的’停止’任何心智活動而只是回到呼吸。


我承諾自己當再看到地上有狗尿時,我停止參與對這個畫面/情況所觸發的生氣反應,而立即的回到呼吸,然後實際的、物質的開進行該處理的事情 - 清理狗尿。

我承諾自己當小狗對我低吼、齜牙裂嘴時,我停止參與對這個畫面/情況所觸發的生氣、恐懼反應,確保自己不繼續參與想像與暗聊,而立即的回到呼吸,然後實際的、物質的開進行該處理的事情 - 例如停止和小夠對峙,確保彼此不會發生進一步的衝突;並且繼續去了解/學習如何站在狗的立場與牠相處;同時,也繼續透過寫作、自我寬恕、自我修正的過程,來幫助自己停止/超越這個模式。

我承諾自己當發覺自己參與"小狗跑過來翻肚皮的畫面"和生氣/挫折的能量時,我停止參與並回到呼吸。

我承諾自己當發覺自己參與"牠(小狗)明知故犯/牠明知道這樣做是錯的/牠是故意的"暗聊時,我停止參與並回到呼吸。

我承諾自己當發覺自己參與生氣/憤怒/挫折/恐懼的能量反應時,我停止並堅持在這裡呼吸,等待能量通過,確保自己不被能量驅動而去說話、行動。

我承諾自己當發覺已經體驗到身體疼痛的反應,例如心跳加速、胸口篷派的能量和痠脹感、喉嚨緊繃、上背部疼痛、頭部發脹的情況;或者我已經被能量驅動而改變自己的行為,例如進行懲罰的動作時,我停止並回到呼吸。我知道對這整個心智模式還不夠覺察,仍然被這個模式/能量體驗影響、控制了我的身體和行為,所以我繼續透過寫作、自我寬恕、自我修正來支持自己了解並且停止這個模式/能量體驗。

2012年10月17日 星期三

Day 166 - 懲罰犯錯的小狗

接續 Day 165 - 小狗是我內在的反映


從養小狗的一開始,當牠尿尿在地上時,我會大聲的叫牠名字過來並懲罰牠,牠好像也知道自己這樣作會被懲罰,於是牠就會表現出一副頭低低的彷彿做錯事的姿態走過來,然後躺在地上翻肚皮搖尾巴。
懲罰過幾次後,牠還是持續的尿在地上,這開始讓我感到生氣與挫折、沮喪,認為牠是故意的,於是用更嚴厲的方式懲罰牠。
而牠被懲罰過幾次後,也開始改變牠的行為,當牠躺在地上翻肚皮搖尾巴,而我準備接近牠時,牠會開始對我低吼,這個情況觸發了我怒氣,但同時也觸發了我害怕被牠傷害的恐懼。
由於小狗的情況沒改進,而因為懲罰也使我們的關係變得更緊張,我終於放棄用懲罰的方式了,並開始嘗試用"報告狗班長"裡面教導的方式來對帶小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以小夠尿尿在地上作為觸發點,觸發了我認為該懲罰牠以示警戒,希望透過懲罰可以改變牠的行為。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實行多次懲罰後小狗仍然尿尿在地上的情況下,開始對於小狗尿尿在地上這件事情感到生氣、挫折、沮喪。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看到地板/地毯上的狗尿時,或者在心智中浮現"小狗跑過來翻肚皮"的畫面時,會觸發了我生氣、挫折、沮喪的情緒,和"牠明知故犯/牠明知道這樣做是錯的/牠是故意的"的暗聊,更增幅了生氣的能量,接著大聲的叫小狗的名字並進行懲罰牠的行動。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小狗對我低吼、齜牙裂嘴時,參與了"做錯事還這種態度"的暗聊,讓我體驗到更多憤怒的能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小狗對我低吼、齜牙裂嘴時,觸發了害怕被牠傷害的恐懼,並參與"我被小狗咬到手流血"、"小狗如果傷害我,我就用力的反擊牠"的想像,或"不知道牠會不會攻擊我"的暗聊,而想像或暗聊都連結著憤怒的能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緊抓著"觸摸小狗時,小狗低吼、齜牙裂嘴、或攻擊我"的記憶不放,並且將這個記憶與小狗齜牙裂嘴的畫面、低吼聲、和害怕受傷害的恐懼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以現實中或心智中小狗低吼的聲音、齜牙裂嘴的畫面作為觸發點,觸發了害怕被小狗傷害的恐懼。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這整個過程中,每當參與生氣/被傷害的恐懼時,常常會體驗到身體中心跳加速、胸口篷派的能量和痠脹感、喉嚨緊繃、上背部疼痛、頭部發脹的情況
,如同犧牲身體來餵養心智能量

2012年10月16日 星期二

Day 165 - 小狗是我內在的反映



我養的小狗一直不肯乖乖的在給牠的尿盤上大小便,而喜歡尿在廚房的地板上,所以我幾乎要每天清洗地板,對此我還蠻頭大的。


試過很多方式來矯正小狗大小便的行為都沒用,例如:大聲的罵牠、把牠關在廁所裡、只是平靜的指著盤子要牠下次到這邊大小便、或者在牠大小便在尿盤上的時候就給牠食物獎勵牠、......,所有這些方式或許可以達到短暫一兩天的效果,之後要故態復萌了。

後來在朋友的介紹下,我看了”報告狗班長”,並且開始嘗試裡面對待/教育小狗的方式。裡面提到狗的世界是群體生活的動物,在一個群體中狗不是當領導者不然就是跟隨者,而作為一個狗主人如果想要和自己的狗好好的相處,就必須要做這個"狗群"的領導者,領導著狗如何跟自己一起生活。

於是我試著照節目中的方法去改變和狗互動的方式,這個轉變的過程中和小狗發生了很多衝突,而我發現到自己一直將內在的心智結構/情緒/感覺投射到小狗上面,而創造出我的世界中的問題小狗。例如我認為必須給狗多一點尊重、自由、和關愛,這樣子牠就可以過得更開心,而不太去領導、訓練小狗。但是這是用人類的心智結構/程式在解讀小狗的心智結構/程式,我只看到我想看到的,並不了解小狗在狗群中的關愛是怎麼在表現,不了解小狗作為生命的表現,不了解小狗每一刻都活在這裡,所以主人怎麼投射牠就怎麼反應;也沒了解到現在這個階段給小狗適當的領導、訓練、規則是必須的。

最近,在試著作為領導者的角色去領導小狗、給小狗制定規則的過程中,發現了自己還是很排斥、抗拒去使用"力量/權威/控制/規則",於時當開始要使用這些工具時,我內在也浮現了很多的反應出來。例如:在路上遛狗而狗情緒高漲時,我用繩子用力的拉狗,或者用腳碰一下狗來讓牠停下來,這時"別人會不會覺得我太粗暴/太殘忍了"的想法就浮現了,然後身體動作上就忍不住的看看四周人的反應,彷彿是我做錯事了所以要看看大家的反應。
或者,照著影片的教導,在狗太興奮時要制止牠,使牠安靜穩定下來,因為這才是小狗的正常狀態。而當我制止小狗,讓小狗從興奮回到安靜穩定的狀態時,我會感到內疚,認為我是不是在壓抑小狗的表現?我是不是太冷漠了?我是不是做錯了?

在”報告狗班長”中不斷的看到了一隻被主人認為有問題的狗,如何在相當短的一段時間內就可以被主持人矯正了,而小狗行為被矯正的同時,主人投射到小狗上的心態也必須要被矯正了,不然小狗還是會回到原來的行為模式。也讓我更了解小狗/動物是怎麼樣在支援人類的,牠們完全是人類內在的反映。

所以,我真正需要領導的不是小狗,而是能夠作為主導原則領導心智意識系統如同我自己,我將開始透過寫作、自我寬恕、自我修正來支持自己和小狗一起走過這個過程,來讓自己能在穩定中領導小狗如同領導我自己。

Day 164 - 實踐真理2

接續 Day 163 - 實踐真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認為真理是一個與我分離的對像,而企圖去尋找真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企圖從宗教、靈性中尋求真理,而沒有了解到當我尋求真理的出發點與自己是分離的時候,那麼所找到的真理也將會是支持分離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真裡存在這裡,如同在每一刻的呼吸中我是誰。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真理一直在這裡,這個物質現實世界中的體驗,就是我的真理/真相,就是我內在一體平等的反映。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期望透過尋求真理來讓自己離苦得樂,來逃避面對我自己是誰,逃避去了解/承擔在這裡所有我不喜歡的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真理是美好的、偉大的、正面的,就像是那些開悟者、靈性大師所展現出來的模樣,所以渴望自己能尋得真理,然後活得像他們一樣。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追求真理其實是為了正面能量體驗,讓自己活得更好,利用真理作為合理化的藉口來滿足我個人的利益/優越感,而不是考慮什麼是對全體生命最有益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忽視已經在這裡的真相,而進入心智中的那裡尋找/體驗真理,如同在自我欺騙。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這樣的真理與欺騙是一個二元性的結構,仍然是心智中的幻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經典、靈性書籍、師父/靈性大師的教導,並且從那些我認為他是開悟者的人身上,去學習、揣摩"如果我知道真理了,那我會怎麼表現我自己",而在心智中形成了"什麼是真理"、"真理應該是怎麼樣"的概念/結構,並根據這些"真理"來定義我自己是誰,形成了我的靈性/Desteni性格。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我所建構的真理如同我的性格/人格來告訴我該怎麼活,該怎麼體驗自己,而不是我作為主導原則指導自己的表達,並為自己創造的體驗/後果負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為我創造的體驗和後果負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真理如果不能夠落實在物質世界上,讓全體生命都可以平等的活在真理的表達與體驗中,那麼這樣的真理仍然是分離的、不平等的,仍然是心智的欺騙。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對世界的現況其實是覺察的,如同我對自己內再發生了麼事其實是覺察的,卻刻意的忽視,而利用真理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讓自己活在我所認為的真理的美好世界中,而與現實世界分離了,卻沒有了解到其實我是在害怕面對世界的現況如同害怕面對我自己。


我了解到真裡並不是與我分離的,真理存在這裡,如同在每一刻的呼吸中我是誰。

我了解到真理並不是與我分離的,真理就是已經在這裡如同是我的真相 - 這個物質現實世界就是我和全體生命一體平等的反映。

我了解到真理/一體與平等不論放到哪裡都要行得通,不是只有在心智/能量層面可行,而物質層面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我了解到真理如果有接受和允許任何的分裂或不平等存在,那麼這樣的真理還是心智的欺騙,只會支持和實體化欺騙 - 如同現今的世界。

我承諾自己在了解了什麼是真理之後,還要致力於去實踐真理,停止繼續接受和允許分離幻像中的真理如同我的性格/人格,而致力於每一刻在這裡呼吸,自我誠實的表達自己,透過寫作、自我寬恕、自我修正來幫助自己實踐真理,支持自己從分裂、不平等回歸一體、平等。

我承諾自己致力於將真理/一體平等落實到物質世界中,參與能支持一體平等/對全體生命最好的團體,實際建立一個能夠支持全體生命的新系統 - 平等金錢系統,讓全體生命都能夠平等的活在真理中。

2012年10月14日 星期日

Day 163 - 實踐真理

接續
Day 145 - 靈性/Desteni性格
Day 160 - 信任



靈性/Desteni性格的形成,有很大的一股動力是想要追尋真理,而追尋真理背後的動機是想要離苦得樂,而離苦得樂的慾望背後是害怕面對我自己,於是寄望透過尋求真理能把我從迷惘、痛苦的生活中救贖出來,而不用去真正的面對自己。
所以我開始大量參與宗教、靈性領域的團體與活動,閱讀很多相關的書籍,透過閱讀的過程中,我開始在心智中建構起"什麼是真理"、"真裡應該是怎麼樣"的認知,並且從那些我認為他是開悟者的人身上,去學習、揣摩"如果我知道真理了,那我會怎麼表現我自己"。於是漸漸的,我對於真理/開悟形成了一個完整巨大的心智結構 - 那就是我的靈性/Desteni性格。

在這個過程中,我不斷的認為真理是一個與我分離的對象,需要經過一段修行/旅程才能夠尋獲,例如:


  • 我曾經相信每個人都有佛性,只是我們迷失了,所以需要修行來證得佛性,而只有證悟我們的本來面目才可以離苦得樂,因為佛經、師父是這樣說的。
  • 我曾經相信所有人都是從源頭來的,所有的好的/正向的特質都來自源頭 - 像是愛、豐盛、喜悅,所以我們只要向源頭校準,與源頭重新連結,那麼所有正向的特質就會顯化到我的生活中了,因為靈性書籍、導師是這樣說的。
  • 我曾經相信地球是一個靈魂學習的地方,我們所有人都是來這裡學習穿越生命課題,來這裡提升靈性的,所以在這個世界上的貧窮、苦難、姦淫擄掠只是幫助我們揚升的過程與幻像,因為靈性書籍、導師是這樣說的。

當然還有像佛經、咒語、吸引力法則、信念創造實相、高靈/外星訊息、......等都曾經被我奉為真理的去相信與尊從,卻從來不去質疑和挑戰:為什麼我相信這樣就是真理?為什麼真理必須是這樣的?

似乎所有的真理都會有一體平等的概念,但是我沒有看到或了解到的是,由於我尋求真裡的出發點一開始就是與自己分離的了,所以在分離的前提下怎麼可能還有一體平等?怎麼還會有真理?所以在分離的前提下所找到/證到的真理,所支持和實體化的仍然是分離與不平等。
而這個世界的真理教導把一體平等當成是一個概念、知識、或者能量體驗,卻無法真實的實踐在物質世界中,正如同這個世界就是活生生的證據,如果真理與物質世界是一體平等的 -
為什麼接受和允許貧富差距存在而不去創造一個所有生靈平等均富的生活?
為什麼接受和允許開悟者和凡夫存在,只因為那個人被預先程式化成為開悟者或凡夫,而不創造讓所有人能平等的去享受/探索生命的世界?
為什麼接受和允許了有與物質世界這裡分離的天國/淨土/高維度時空,而不讓這裡就是?
為什麼內在證到/體驗到喜悅、豐盛、愛,在物質現實世界這裡卻是這幅模樣?
因為這個世界的真理認為自己與物質世界整體生命是分離的,將這些分離與不平等視之為理所當然,並且建立了種種合理化的藉口,而刻意忽視和逃避已經在這裡如同自己的"真理/真相" - 饑荒、戰爭、虐待生命、......,然後根據自己所認為的真理去創造並活在個人的天堂/淨土幻像中,讓自己與物質現實世界處於極端的分離。

現在我了解到所謂的真理並不是與我分離的,真理就是已經在這裡如同是我的真相 - 這個物質現實世界就是我和全體生命一體平等的反映。我了解到一體與平等不論放到哪裡都要行得通,不是只有在心智/能量層面可行,而物質層面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所以,要實踐真理/一體平等,那麼我就必須面對/了解我自己如同我的心智意識系統、這個世界,面對/了解我的恐懼,每一刻在呼吸中自我誠實的活出我是誰,透過自我寬恕逐漸的停止所有的分裂與不平等,並且重新建構和活出一體平等的新模式。
同時,參與支持一體平等生命的團體,建立一個能夠讓全體生命活在一體平等中的新系統 - 例如:平等金錢系統,實際的物質的去實踐一體平等,讓一體平等實體化到物質世界上,如此內在外在真正一體平等成為一個生命。

現在,真理/一體平等對我還只是知識/原則,而我致力於實踐/活出它。

2012年10月12日 星期五

Day 162 - 信任3


 接續 Day 161 - 信任2


我承諾自己當發覺自己信任一個人/知識如同信任一個心智結構/記憶時,我對這個情況進行自我寬恕,如同我了解到這個時候我與這個人/知識是分離的,而我此時是在自我欺騙。

我承諾自己去練習每一刻在這裡呼吸,將注意力放在我的身體/物質世界這裡,當我發現自己又跑到心智中的那裡而沒有在這時裡時,立即主導自己做一個深呼吸並回到這裡,去漸漸增進我對身體/物質現實世界的參與/連結,而漸漸的停止我對心智幻像世界的參與/連結,並且透過寫作、自我寬恕、自我修正來幫助自己了解並且停止心智意識系統,
幫助自己活出自我誠實並且建立自我信任

我承諾自己在生活中跟別人應對進退時,當面臨到有需要我回應/做決定的片刻時,我先確保自己在呼吸中自我誠實的看看自己,然後再作表達。

我了解到過去我傾向信任一個與我分離的對象而沒有自我信任,而當我信任一個與我分離的對象時,我其實是渴望和這個對象建立關係,如此一來我就可以操控這個對象,或者期待這個對象來為我負責任。

我了解到當我利用信任來和別人建立關係、操控別人時,我其實是為了個人利益而利用信任來取得正面能量體驗和確保自己的生存,不是為了全體生命的利益。

我了解到當我信任一個與我分離的人時,我正支持自己和對方作為心智意識系統在活著,而’信任’正是連結兩個心智意識系統的關係線。

我了解到當我信任別人是因為希望別人能為我負責任時,我是在害怕為我/我的世界負責任,害怕體驗我接受和允許的後果,而我將不可避免的創造並體驗到我所害怕的後果。

我了解到當我越在這裡呼吸,越自我誠實的面對/表達自己時,我也將越活出自我信任。

2012年10月11日 星期四

Day 161 - 信任2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信任放置到一個與我分離的對象上,例如:靈性導師、Desteni訊息/知識、記憶,而即使發覺到我所信任的對象是有問題的/不對勁的,依然在’我信任他’的前提下,忽略了自己的疑問/質疑,裝作沒有這回事如同自我欺騙。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透過信任,而與我信任的對象分離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透過信任,而與每一刻在這裡呼吸的自己分離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寧願信任一個不穩定的/會變動的對象,也不願意自我信任,不願意信任在這裡寂靜的、穩定的自己,所以當我信任時,出發點其實是自我欺騙。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我欺騙,並且實體化了這個世界中的所有欺騙。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濫用’無條件的信任’這句話,將信任無條件的放置在一個與我分離的對象上如同自我欺騙,而不是無條件的自我信任如同自我誠實。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到當我信任一個與我分離的對象時,我其實是渴望和這個對象建立關係,如此一來我就可以操控其他人,或者期待別人來為我負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想要/渴望別人信任我,這樣一來我就可以操控他們。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利用信任來操控我的世界。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利用我所信任的人的話/知識來支持我的立場、觀點、想法、性格/人格,用這些話/知識企圖來說服、操控其他人,用與我分離的字詞/知識來進行表達,而不是我作為活著的話語/知識,與話語/知識一體平等的表達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希望別人信任我,如同希望別人認同、支持我。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為了個人利益而利用信任來取得正面能量體驗和確保自己的生存。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當我信任一個與我分離的人時,我正支持自己和對方作為心智意識系統在活著,而’信任’正是連結兩個心智意識系統的關係線。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為我/我的世界負責任,害怕體驗我接受和允許的後果,而期待透過信任其他人,讓別人來為我負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害怕負責任,因為我害怕失敗/害怕做錯/害怕體驗後果,卻沒有看到當我信任的出發點是自我欺騙時,我已經失去自己了,而我將不可避免的會體驗到自己創造的後果。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到是我透過接受和允許才產生後果的,所以當我害怕後果時,我是在害怕面對我自己是誰,害怕了解我已經變成什麼樣的人。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濫用信任來作為藉口,讓我不用自我信任,讓我逃避去負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依賴記憶來告訴我如何表達/體驗自己,而沒有在每一刻的呼吸中自我誠實的表達自己,將自我信任作為應用自我誠實時的表現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到當我被記憶控制/影響時,恐懼就由此滋長,我的問題就產生了,世界的問題也就產生了。

2012年10月10日 星期三

Day 160 - 信任




在我的靈性/Desteni性格的形成與運作中,有一個很基礎的因素是我將信任放置到某個與我分離的人或知識上面,例如信任師父、通靈者、經典、通靈書籍/訊息,而不會去對那個我信任的人或知識提出任何質疑,即使有時候有覺得不對勁,卻仍然在'我信任這個人/知識'的前提下,忽視了我的質疑;而在修行、靈性、回歸生命領域以外的人/知識,我很容易的就可以提出質疑了,因為我不信任他們。

因此,在靈性/Desteni性格運作到行為上時,常常會出現:'佛說......'、’Desteni說......’之類的話,或者表達一段與我分離的知識,例如:’每個人都有佛性’、’我就是神’、’一切都在神聖秩序中’、'我們都是一體平等的',用一個我信任的人的話/知識來支持我的立場、觀點、想法,用這些話/知識企圖來說服、操控其他人,用與我分離的字詞/知識來進行表達,而不是我作為活著的話語/知識,與話語/知識一體平等的表達自己。

這樣子的表達方式,常常發生在我跟別人進行有關’回歸生命/修行/靈性’的談話中,為了讓對方覺得我言之有理,進而認同我並且讓我因此體驗到優越/欣喜感。或者在和別人爭論的時候,拿來捍衛自己的立場,企圖證明/說服對方相信我的論點,並且通常在爭論中會體驗到生氣/不耐煩/焦躁之類的情緒,如果成功的說服對方時我體驗到優越感/欣喜/正面能量,如果無法說服對方則體驗到挫折/失望/無力感/生氣/負面能量。
整體來說還是作為心智意識系統在捍衛自己的性格/人格,為了個人的利益而追求正面能量和確保自己的生存。

當我在說/用'信任'時,沒有看到和了解到的是,我並沒有自我信任,我寧願將信任放置到一個不穩定/會變動的外在對像或者內在心智結構/記憶上,也不願信任在這裡寂靜的、穩定的自己,因為我太害怕負責任了,所以期待一個分離的對象來替我負責任,這樣我以為就可以不用面對在這裡的錯誤、失敗、痛苦了。
而由於我的出發點就是自我欺騙 - 將信任分置到與我分離的對象上,所以我也一直體驗到我的創造物:讓我失望、不信任的人、事、物、情境,和不斷出現的錯誤、失敗、痛苦。

2012年10月9日 星期二

Day 159 - 靈性/Desteni性格的情緒/感覺反應維度2

參考:Character Dimensions – REACTION Dimension (Part 4): DAY 173
接續:
Day 145 - 靈性/Desteni性格
Day 158 - 靈性/Desteni性格的情緒/感覺反應維度


我承諾自己當我注意到/看到一個(有關回歸生命的)想法穿越過心智時,協助和支持自己回到呼吸,安住於物質世界並且主導/移動自己去負起我在物質世界中的責任。
我了解到如果在想法出現的那一刻,我沒有在物質世界中立即的主導/移動自己的話,我將會接受和允許自己被能量體驗所驅動,而和這個想法所連結的能量體驗/反應也將佔據我,將我帶到心智的深淵之中,使我遠離在這裡的真實世界。

我承諾自己當我看到自己正參與在一個負面共振的想像中,例如看到自己正和某個靈性/修行人士爭辯而體驗到生氣的能量時,去看到/了解到由於我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這個想像:我正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創造關於這個想像的能量體驗,如同我是那個接受和允許自己去參與想像的人,並且將我是誰連結/定義到這個想像和能量體驗/反應上。
而所有這些我可以在一個瞬間就停止,透過一個決定和一個行動如同做一個深呼吸並且進行身體/物質的移動,在這之中可以問一個問題:'心智真的比我有"力量"嗎?或者和心智力量的關係其實存在於"接受和允許,而我只是不了解它?"'。
因為我可以在自我覺察中做出一個停止參與的決定,透過呼吸去穿越能量反應,如同我去物質的/實際的移動自己,而能量和想像將會在這個物質的/實際的移動中開始消失/離開,
如同我做了決定去移動自己並且不再接受和允許自己被心智和其中的維度、能量所驅動,那是長久以來我一直自動化的接受和允許自己用(心智和其中的維度、能量)來定義/決定我是誰的。

我承諾自己當我看到自己正進一步的深入心智中,從負面的想像和能量反應走到正面的,卻沒有注意到有什麼在我面前這裡時,協助和支持自己回到呼吸。
我了解到在這一刻我正接受和允許了自己遠離實相並且進入/等同於正面能量體驗/反應如同想像中,被能量體驗/想像所控制和定義,在'那裡'創造能量而沒有做出決定在這裡與自己如同身體/物質在一起,並且物質的/實際的在現實世界中移動自己。

我承諾自己協助和支持自己去停止參與'用想像和能量在心智中的那裡進行創造',因為那沒有任何實質、脈絡或者對物質實相有任何貢獻。

我承諾自己去建立在物質的/真實的世界中'我是誰'的擴展、發展、學習和成長,去成為一個真正活著的人類,在這裡作為一個生命進化自己,而不是進入/作為能量的心智,因為那只會在死亡後就停止存在了,並且在那些還活著的人的記憶裡終將消失。

我承諾自己當我面臨一個要負責任的片刻時,協助和支持自己去看到/了解到我正參與內在的字句/對話/暗聊,和能量體驗/反應(例如:''向朋友講解/教導知識'的暗聊並且連結著正面能量體驗),那是透過我參與思想和想像而產生並實體化的:去看到/了解到我如何的使用文字和它們之中的能量體驗,來使得心智如同思想和想像實體化。用我的文字來做為創造/進化我內在人格和能量的虛幻實相 - 而不是將我是誰向一體平等的生活校準,使用/作為文字在一體平等如同對全體最好的原則中向實際的/真實的/物質的生活校準。

我承諾自己去表達我們人類是如何的在心智中定義和體驗文字,那只用來服務心智中的人格和在其中的體驗,而不是我們人類將文字向物質的/實際的生活校準,並且將我們自己和我們的生活向對全體最好的,也對我們自己最好的校準。
但是,我們一直為了個人的利益/目的而操控、扭曲和誤解文字,每個人都在各自的心智中用文字和定義來創造幻想/夢幻的實相,沒有人活在實際的/真實的/物質的世界中,所以現在我們要個別且共同的面對我們忽視、無知和放棄活在物質這裡的責任的後果。

我承諾自己當我看到自己的想像、能量體驗和暗聊開始改變進入正面的情境時,協助和支持自己去看到/了解到我在那個片刻正透過能量在創造和演化心智中的虛幻實相,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創造一個二極性到在物質這裡的真實實相中,並且使得心智如同能量/體驗比在我面前物質的/真實的片刻更重要。

我承諾自己當看到我的暗聊中對於在這裡實際的/真實的片刻,正進入/成為負面的和/或正面的情境時,協助並支持自己停止參與,做一個呼吸,並且改變我的文字 - 從能量的文字改變成活著的文字;在那個片刻中,改變/轉換我在心智如同暗聊中對文字如同能量的關係,到我變成活著的文字如同'主導意志',如同我意使自己在物質中移動我自己。

2012年10月8日 星期一

Day 158 - 靈性/Desteni性格的情緒/感覺反應維度

參考:Character Dimensions – REACTION Dimension (Part 4): DAY 173
接續:Day 145 - 靈性/Desteni性格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我是誰定義到一個完全虛幻的實相中的能量體驗上,而與我的身體分離了,從來沒有質問'為什麼,當我的每一次呼吸都在身體中時,我卻沒有與身體在一起,成為身體,與身體一體平等,與身體溝通,"體驗"身體?
為什麼我活在一個與身體分離的實相/系統之中,作為心智作為能量而我卻不知道其全部的情況,對其一點也不理解、不了解,不知道思想是從哪裡來的,能量是如何創造的,這些為什麼看起來會自動出現在心智中而我卻一點也無法控制?'。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如此容易地就跟隨著能量體驗和能量的化身如同人格中的維度 - 如同接受思想、想像、暗聊和行為,經常到它已經成為了一種"接受" - 而我甚至從未停止片刻去考慮到我的身體、呼吸和在這個世界/實相中我與其他對象(如同所有生靈、生物、微生物 - 在這裡實際的活生生的實相)的溝通、互動和參與,我對他們的覺察是多麼的微不足道。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靈性/Desteni性格/人格中,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在其中,被能量反應/體驗所控制和定義,如同我已經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心智中以能量和體驗為出發點的維度,例如思想、暗聊、想像。創造一個與在這裡真實的實相完全不同的版本。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到由於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想體驗靈性/Desteni性格中的能量體驗偏好,如同我在心智中操控自己作為一個人格在思想、想像、暗聊和反應的維度裡面 - 沒有去實際地看看我們人類如何的接受和允許自己一直跟隨著心智中的能量體驗偏好。從負面和正面的能量中操控自己;企圖跟隨著能量從心智進入現實。而在這個過程中,所有人忙著渴望在爭吵/衝突中獲得勝利,以體驗優越/有力量的感覺如同正面能量體驗,並藉此掩飾內在的自卑/無力感如同負面能量體驗,而不是每個人站起來作為主導原則,指導自己的體驗 - 停止優勝劣敗、適者生存的模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透過在心智中參與、定義和體驗,產生所有那些生氣、焦躁、優越、自卑、有力、無力的能量反應,而不是簡單的實際的活在物質世界中。
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我在想像中所偏好的正面能量體驗比責任/紀律更重要,而我跟隨著心智進入實相中 - '為了能量而在能量中做其他事',而不是我承諾自己實際的活在這裡。

我承諾自己當發現我在心智中參與能量反應/經驗時去協助和支持自己,去看到/了解到在靈性/Desteni性格中伴隨著能量反應的思想、想像、暗聊的本質:去看到/了解到我在那個片刻中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能量體驗,而沒有實際的活著。

我承諾自己去協助和支持與自己建立寫作的自我協議,關於我每日需要被注意、完成和進行的責任,並且協助和支持自己去規劃我每日/每星期的生活,以我能優先確保自己可以負起我在物質/實際事務的責任的方式,去完成真正需要做的事情,並且在一日的責任被完成後,給自己去放鬆/休息/娛樂一下。
在這之中,確保我在現實中主導自己,並且將更明確和肯定的知道當能量反應/體驗實體化在我對於任何責任的關係上時,我承諾自己應用我的主導意志和物質/實際地移動自己,不接受、允許自我放棄和進入靈性/Desetni人格之中,而是去實踐我在世界中的紀律和自我紀律,如此一來我內在外在的生活是一體平等的。

我承諾自己在我與情緒/感覺反應的關係上協助和支持自己,從在心智中被能量指揮、定義、創造,走向重新定義與字詞的關係,再成為活著的字詞,所以在這個過程中,我將自己向實際的、真實的、物質的生活校準,將我是誰貢獻到物質存在中,而不是延續因為所有個人在心智中創造幻像卻沒有活在物質中而實體化在這個世界的後果。
並且作為一個活生生的範例,直到所有人終於了解到我們在心智中所創造的將不會在物質中延續,所以寧願將我們自己和我們的生活校準成為我們走在這裡並且活在這裡 - 我們建立一個永恆的世界,讓世世代代的存有如同我們自己仍然會再來,如同讓站起來的生命真正地實體化,而不是停止存在並且只促成這裡的物質/所有人類的犧牲和後果。

2012年10月6日 星期六

Day 157 - 靈性/Desteni性格的暗聊維度5

接續:
Day 145 - 靈性/Desteni性格
Day 151 - 靈性/Desteni性格的思想維度2
Day 153 - 靈性/Desteni性格的暗聊維度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以這一刻在這裡的情境作為觸發點,觸發與情境相關的記憶/畫面如同想法,然後開始’用Desteni的知識來解釋目前的情境’的暗聊,或沉迷於回憶之中,並參與著暗聊或回憶的能量體驗。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企圖利用所擁有的知識來解釋/翻譯/感知目前體驗到的情境,用我所認為對的觀點/看法強加在物質世界上面,而沒有只是在這裡體驗這一刻的情境如同我自己的表現,形成了我與自己/這裡/物質的分離。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企圖利用心智中的知識結構來建構我的虛幻世界,形成了我與現實世界的分離。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習慣性的想要根據心智中的知識結構去弄懂/合理化在這裡發生了什麼事,而不是僅僅在這裡的呼吸中體驗一體平等的物質世界如同我自己的表現。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認為給予這一刻在這裡的情境一個解釋/觀點,比只是在這裡呼吸更重要。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用Desteni的知識來解釋目前的情境’暗聊的能量體驗,參與了心智建構的虛幻世界,而沒有在這裡呼吸,參與物質的現實世界。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認為參與心智/能量的虛幻世界,比參與物質的現實世界更重要。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了’用Desteni的知識來解釋目前的情境’暗聊之後,又繼續沉迷於其他有關’回歸生命’的暗聊,例如:進一步的參與’思考/解釋一個有關回歸生命的領悟/洞見/經驗/訊息/知識’、’向朋友講解/教導Desteni的知識’的暗聊,不斷的餵養/強化靈性/Desteni性格。

我承諾自己當覺察到自己參與了’用Desteni的知識來解釋目前情境’的暗聊,或者正企圖想要弄懂在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時,我停止並回到呼吸。

我了解到此時我只是在用我認為對的觀點/看法強加在物質世界上面,此時我與物質世界是分離的。

我了解到此時我是在企圖利用心智中的知識結構來建構我的虛幻世界,此時我與現實世界的分離。

我了解到自己會習慣性的想要根據心智中的知識結構去弄懂/合理化在這裡發生了什麼事,而沒有僅僅在這裡的呼吸中體驗一體平等的物質世界如同我自己的表現。

我了解到當我這麼做時,我只是在餵養/強化靈性/Desteni性格和心智意識系統,壓抑生命。

2012年10月5日 星期五

Day 156 - 靈性/Desteni性格的暗聊維度4


接續:
Day 145 - 靈性/Desteni性格
Day 151 - 靈性/Desteni性格的思想維度2
Day 153 - 靈性/Desteni性格的暗聊維度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批判靈性導師/修行人/光行者’的暗聊,和’與靈性導師/修行人/光行者爭辯真理’的暗聊,在暗聊中常常伴隨著生氣/焦躁的能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曾經相信/認為宗教/靈性知識是真理,並賦予其對的/好的/正面的定義。而後來接觸Desteni的知識後,因為拓展了自己的了解,覺察到了宗教/靈性知識中的欺騙之後,開始賦予其錯的/不好的/負面的定義,並且開始反抗/排斥/斥責與宗教/靈性相關的人事物。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到我越抵抗什麼就越給什麼力量,所以當我反抗/排斥/斥責與宗教/靈性相關的人事物時,反而強化了宗教/靈性與我的對立與分裂。
所以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支持自己只是回到呼吸並且停止對靈性/宗教的抵抗與對Desteni的認同。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根據Desteni的知識來定義自己,認為Desteni的知識如同我是對的/好的/正面的,宗教/靈性知識是錯的/不好的/負面的,而在我之內形成了Desteni如同我,與宗教/靈性如同其他人的二元性對立關係。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認為Desteni的知識如同我是對的/好的/正面的真理,宗教/靈性知識是錯的/不好的/負面的欺騙,而在暗聊中與虛幻的對象進行對錯的真理爭辯。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不滿意現實世界中宗教/靈性人士的表達,而在暗聊中與虛幻的對象進行真理的爭辯,期望在爭辯中能夠說服/改變對方,並不斷的體驗到爭辯時生氣/焦躁的能量,和對於現實世界無力/挫折/不滿意的能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每個人/全體都在回歸生命的進程中,所謂的靈性導師/修行人/光行者也在各自的進程中,每個人只是根據自己目前的了解在表達自己,就像我一樣。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了解了宗教/靈性是支持現在的世界系統和心智意識系統的運作,而不是/無法支持一體平等的生命之後,開始反抗/排斥/斥責宗教與靈性,卻沒有看到當我在這麼做時,我仍然是在參與/支持心智意識系統,我與宗教/靈性並沒有分別。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到這個世界就是我內在一體平等的反映,而這個世界中與宗教/靈性相關的人事物也是與我一體平等的,所以我反抗/排斥/斥責宗教與靈性,其實就是在反抗/排斥/斥責我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透過參與暗聊來反抗/排斥/斥責宗教與靈性,和支持/認同Desteni,來強化自己的性格/人格/心智意識系統,並且繼續壓抑生命。

我承諾自己當覺察到自己正在參與’批判靈性導師/修行人/光行者’的暗聊,或’與靈性導師/修行人/光行者爭辯真理’的暗聊時,我立即停止參與,並且做一個深呼吸支持自己回到這裡。

我了解到我越抵抗什麼就越給什麼力量,所以當我反抗/排斥/斥責與宗教/靈性相關的人事物時,反而強化了宗教/靈性與我的對立與分裂。

我了解到當我在反抗/排斥/斥責宗教或靈性時,我仍然是在參與/支持心智意識系統並且壓抑生命,我與宗教/靈性並沒有分別。

我了解到這個世界就是我內在一體平等的反映,而這個世界中與宗教/靈性相關的人事物也是與我一體平等的,所以我反抗/排斥/斥責宗教與靈性,其實就是在反抗/排斥/斥責我自己。

我承諾自己透過寫作、自我寬恕、自我修正,來停止與宗教/靈性的對抗,如同停止與自己的分裂,停止繼續為心智意識系統充電,並且實際的活出Desteni的知識,實際的支持自己/世界如同自己回歸一體平等的生命。

2012年10月4日 星期四

Day 155 - 靈性/Desteni性格的暗聊維度3


接續:
Day 145 - 靈性/Desteni性格
Day 151 - 靈性/Desteni性格的思想維度2
Day 153 - 靈性/Desteni性格的暗聊維度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思考/解釋一個有關回歸生命的領悟/洞見/經驗/訊息/知識’的暗聊,企圖透過思考去了解/解釋一個領悟/洞見/經驗/訊息/知識。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這種暗聊之中當越思考覺得越有道理時,我體驗到了例如滿足的正面能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這種暗聊之中當只是胡亂的思考時,我體驗到了例如混沌/昏沉的負面能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當覺察到自己參與/沉浸在暗聊之中時,有時候會對自己進行自我批判,而又繼續疊加了負面能量,而不是僅僅的停止並回到呼吸。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不論我參與正面或者負面能量的暗聊,我都不在這裡,我已經放棄了自己在現實生活中的責任。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我必須把領悟/洞見/經驗/知識/訊息弄得更清楚明白仔細一點,這樣子我才能夠教導朋友或跟朋友講述,因此不斷的沉溺於暗聊中。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認為透過思考可以把領悟/洞見/經驗/知識/訊息弄得更清楚明白仔細,卻沒有看到我只是根據自己的心智結構在進行合理化的動作,並且餵養/強化/演化了心智意識系統,無法幫助自己/別人如同自己回歸生命。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思考/解釋一個有關回歸生命的領悟/洞見/經驗/訊息/知識’的暗聊,並且進一步的繼續參與'向朋友講解/教導Desteni的知識'和'向朋友講解/分享我走過進程的領悟/經驗'的暗聊,而對這些過程沒有覺察,就算覺察到了有時候還是放縱自己參與這些暗聊,而沒有作為自己的主導原則立即停止並回到呼吸,安住於實際的物質生活中。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存在’我無法停止內在對話/暗聊’這個想法,並且在我相信這個想法的時候,體驗到了無力/挫敗感。。

我承諾自己當覺察到我正在進行’思考/解釋一個有關回歸生命的領悟/洞見/經驗/訊息/知識’的暗聊時,我立即停止並且回到呼吸,然後繼續做我現實中該做的事。
我了解到不論我參與正面或者負面能量的暗聊,我都不在這裡,而是沉溺在心智中被心智奴役。
我了解到在暗聊中思考如何把領悟/洞見/經驗/知識/訊息弄得更清楚明白仔細,其實只是根據自己的心智結構在進行合理化的動作,並且餵養/強化/演化了心智意識系統,無法幫助自己/別人如同自己回歸生命。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參與靈性/Desteni性格中’未來我要做/寫些什麼’的暗聊。在一個未來要做的事的想法或畫面浮現時,我沒有安住在這裡呼吸,而是跟著這個想法/畫面而開始進入’未來我要做/寫些什麼’的暗聊之中,並且體驗到焦慮或緊張或煩躁的能量。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我必須為未來的事情做準備,而不斷的在暗聊或想像中處理未來的事,而沒有立即停止並了解到未來還沒到,我這一刻在這裡,我只能夠/只需要做我這一刻需要去面對和處理的事情,而參與有關未來的暗聊只是使我放棄了這一刻對自己和對現實生活的責任,讓我不能夠單純的處理這一刻在這裡的事情。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認為準備好未來的事情,這樣未來就是可以預知的,那麼我就安心了。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未來是可預知的’與’安心/安全感’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如果我不斷的參與心智,為未來擔憂/焦慮,而為未來做準備以換取安心/安全感,那麼這樣的安心/安全感是建立在焦慮、擔憂和恐懼上的,總有一天還是得面對自己的焦慮、擔心和恐懼,直到我站起來停止這個模式為止。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擔心/害怕未來,如同害怕未知,如同害怕死亡。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參與’未來我要做/寫些什麼’的暗聊可以幫助我獲得安心/安全感。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安心/安全感建立在一個心智結構上,而沒有信任/接受自己,沒有將安心/安全感建立在呼吸中在物質世界這裡。

我承諾自己當覺察到我正在進行’未來我要做/寫些什麼’的暗聊時,我立即停止並且回到呼吸,然後繼續做我目前實際該面對和處理的事情。
我了解到未來還沒到,我現在在這裡,我只能夠/只需要做我這一刻需要去面對和處理的事情,而參與有關未來的暗聊只是使我放棄了這一刻對自己和對現實生活的責任,讓我不能夠單純的處理這一刻在這裡的事情。
我了解到過去我將安心/安全感建立在'準備好未來的事情/期望未來是可以預知的'之上,而我現在了解到這樣的安心/安全感是建立在焦慮、擔憂和恐懼上的,是建立在一個心智結構上的,總有一天還是得面對並停止自己的焦慮、擔心、恐懼和心智模式。
我了解到真正的安心/安全感是信任/接受自己,並單純的在身體呼吸,安住在物質世界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