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2日星期三

Day 205 - 鱷魚的眼淚3

接續 Day 203 - 鱷魚的眼淚Day 204 - 鱷魚的眼淚2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當被一個我認為她愛過我/我們相處得很愉快的女性拋棄或拒絕時,體驗到了極大的痛苦、悲傷、無力感、憤恨的崩潰情緒,並且在過後的一段時間裡沉溺在自哀自憐之中,不斷的為自己找理由、藉口來合理化為什麼我那麼痛苦、悲傷、無力感、憤恨,使自己完全的被心智意識系統淹沒、控制,而我一點主導意志/力量也沒有。

在這之中,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體驗到極度痛苦、悲傷、無力感、憤恨的情緒時,參與並沉溺在這些情緒反應之中,並且透過語言、身體來向周圍的人表達我的痛苦,企圖用這種的自哀自憐、自我虐待的表現來獲取別人的安慰,而其實我是想藉由別人的安慰來進一步的合理化和支持我繼續用這種方式來體驗和表達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這個過程中,當我回憶起我和這名女性曾經在一起的快樂美好時光,而又想到現在我已經"失去了/回不去了"的時候,會觸發我忍不住的痛哭。
而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這時候我是作為心智意識系統在痛哭,被情緒、記憶、畫面、想法驅動我去痛哭的,並藉由痛哭讓自己繼續沉浸在各種情緒之中,而不是藉由這些情緒反應回頭檢視/了解痛苦的根源,找出解決之道。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當沉浸在極度悲傷、自哀自憐、無力感的情緒時,參與了"妳就是不給我機會"、"我那麼好妳為什麼不接受我"、"我就像是熱臉在貼冷屁股"、"我怎麼做都沒有用"的內在對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當想到被拒絕、被拋棄的痛苦與難堪時,會陷入憤恨之中,並且參與了"妳都沒有考慮到自己的行為有多傷人"、"我要離開妳".的內在對話,透過這些內在對話來合理化我的情緒體驗,並且指責對方造成了我的負面體驗。
在這之中,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將被拒絕、被拋棄定義為負面的、不好的,並且與痛苦、難堪、憤恨連結在一起。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在這個過程中,當我回憶起我和這名女性曾經在一起的快樂時光時,某些時候又體驗到了愛的感覺如同正面能量,並且參與"雖然她這樣對我,但是我還是好愛她"的內在對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在這整個過程中,我是如何的遊走/擺盪在正負兩極的能量之間,並且讓正負兩極的能量來操控我的外在身體表現,就如同我作為心智意識系統藉由能量來體驗和表達自己,而不是我作為生命在穩定的呼吸中體驗和表達我自己。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看到、了解到我是如何的經由現實的環境/情境,來處發儲存在身體中的記憶和能量,而每當記憶、能量被觸發時,我就相信這是真的並且參與進去,使自己淹沒在心智意識系統之中,而不是穩定的在身體呼吸。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相信愛是一種正面能量體驗,卻沒有了解到當愛如同能量是可以生滅的,不是恆常穩定在這裡的,那麼這樣的愛只是心智中的幻象而已。
而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花時間、注意力在追求心智幻象中的一種正面能量體驗,而沒有真正的活在現實世界這裡,在乎/考慮什麼是對全體生命最好的。
我寬恕自己接受和允許了自己沒有了解到當愛不是全體生命可以平等實際生活的方式時,那麼這樣的愛仍然是支持個人利益/二元分裂的能量體驗,而真正的愛還不存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